和孫女一起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二零零四年,兒子在被迫害中失去人身。在那個極度痛苦的歲月裏,反思自己走過的路,修煉中沒有做好,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那種心靈深處的痛,才是刻骨銘心的痛苦。

兒子離世後,我的親朋好友、鄰里同事們都不理解。面對眾多不公正給我的壓力,我決心帶著孫女堅定修煉,在孫女的成長過程中,證實大法的美好。

孫女幼小時,在師尊的呵護下,家鄉同修們對她百般的照顧。她在大法的熔煉中,純真、可愛。在幼兒園裏,她逢人就說「法輪大法好」。有一次,全園的小朋友流行一種痘症。除孫女外,所有的孩子(包括嚇得不敢來園的孩子)無一倖免。

孫女身心美好的展現,讓鄰里和同事們都刮目相看。這時再向他們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很快就被大家認可了,我的修煉環境也因此得到了改善,上門來干擾的警察都會被鄰居們勸走。

孫女上小學時,乖巧懂事,學習成績一直優異。面對入隊一事,孫女小小年紀敢於向老師表態不入隊。她的舉動讓校領導大為震驚。明白真相的班主任在允許孩子不入隊的那年,破格給孩子評為「三好學生」,給家長評為「文明家長」。

孫女小學畢業時,到外省附中學習,我也陪孫女來外地陪讀。離開了家鄉知根知底的同修,來到異地生活修煉,接觸到的同修由於對我不夠了解,我沒能溶到大家的集體學法環境中去,在那些非同尋常的日子裏,我能諒解同修們,也能自覺的做到不去打擾大家,基本上是處於自己修煉的狀態。

這幾年的大小難關,我靠的是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師尊一次次的為我解憂排難。在難耐的寂寞中,根據自己的現狀會用心的去做三件事,這裏的鄰居、學生、家長、老師,凡能接觸到的,我都會理智的去和他們講真相,給予他們得救度的機會,但總感覺不如在有同修的修煉環境中那樣,做的很多很好。每當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對那些忙於照顧孩子的老年同修們提醒的交流文章時,就會反省自己,我這條路走錯了嗎?孩子沒有父親,母親忙於生計,能力有限。我不帶著孫女修煉對嗎?我沒有選擇,必須帶好她!師父在法中說:「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1],我的理解是能帶好孫女在大法中修煉也沒有錯。

離開有同修的環境,自己修煉已是第五個年頭了,孫女也一年一年的長大,現在也即將成年了。在這樣一個充滿負面因素的社會裏,在常人環境的校園中,繁多的學業佔據了她許多寶貴的時間,再加上手機成了她不可缺少的學習工具,我感覺到了孩子的一些不好的變化,心裏著急卻又無能為力,只有常常提醒她:我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

但說歸說,修煉的時間沒有了,孫女很少學法,功幾乎是不煉了,我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正如師父在法中指出的:「常人的社會道德就是這樣被拉下去的,潛移默化。」[2]就在今年「五一三」前幾天的一個夜晚,我指出了孫女迷戀手機一事,被負面因素操控的她跳了起來,說了些不是她該說的話。問題暴露出來了,當時的我只有無奈,內心一遍遍的求師父,我該怎麼辦?第二天我告訴她:這個學我們不上了,我帶你回老家。她搖頭表示不同意。在我難過至極的同時,我托人帶了一封信給家鄉的同修,表達了一些內心的苦。事後,我能感應到同修們對我的關心,內心得到一些安慰。

幾天後,打開明慧網,看了師尊《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我愧對師尊,哭了很久。慈悲偉大的師尊在法中解開了我心中所有的心結。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它潛移默化的引導你,用各種不正的東西,你看不出來;表現在藝術上,表現在行為上,表現在各種產品上,表現在所有的一切吸引你的方方面面的東西上,把你拽下去,刺激你的癮好中把你拽下去。」[2]我沒有選擇,只有帶著孫女學法修心,在大法的修煉中,堅定的前行。在任何時候任何環境中,都不能迷失。

孫女重視學法後,也在進步。自那開始,我與孫女堅持每天的晨煉,每天堅持學法。並要求孫女合理的安排好其它的學習時間,記住師尊教導的:「一個學生的本職就是學習,你就要學習好」[3]。現在我和孫女穩健的走在修煉的路上。以後的路還會有坎坷,只有學法才是唯一的保障。

多年來,我一直期盼著孫女能去海外大法弟子的學校學習,幾乎天天思考這些。現在我真正明白:修煉人的路是師父安排的,放下一切人心。修煉人無論身在何處,都可以修煉,都可以在修煉的路上走向輝煌!偉大的師尊,偉大的法,造就著偉大的生命,我們沒有理由不去做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