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的感激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

老伴真誠的道歉

一天老伴突然說:「你修煉這麼多年了,我知道師父慈悲偉大,你和你的同修都是好人,可我有的時候對你說話的態度太過了,一遇到你們同修被綁架、迫害,我就害怕、擔心你,有時干擾你做大法的事。有時你的同修來咱家,我還給她們臉色看,說不好聽的話,我忘記了我的命是師父救的,我太對不起大法,太對不起師父了,也對不起你和你的同修們!等她們再來咱家時,我要向他們道歉!」

老伴邊說,還邊流出了激動的淚水。我說,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誰還沒有錯呢,認識到了改了就行,我的同修都是修煉人,誰也不會計較這些的。只希望你以後無論任何時候都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知道大法好,又支持我修煉,退出了你加入過的中共的附屬組織團、隊,你的未來一定是美好的!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七年了,「真、善、忍」在我心中紮下了根。每遇到問題時,只要想到我是一個修煉人就能處理好。十多年江氏流氓集團的誣陷及殘酷迫害,都沒有動搖過我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在這十幾年的風風雨雨中,每走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也有老伴兒的承受和支持以及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這裏我主要談談不修煉的老伴兒因為相信大法好、支持我修煉,師父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在大法中受益的他,身心也相應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我和老伴兒今年都八十歲了。他看到我修煉大法後所有的病都好了,十幾年一片藥都沒吃,身體健康,甚麼活都能幹,我倆互相照顧,減少了兒女對我們的操心和侍候,知道這是法輪大法給我家帶來的福份。他相信大法師父,真相護身符從不離身。

他經常看大法真相資料,在看過《九評共產黨》一書後說:「這書寫的太好了,太真實了」,立即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

醫生說:「這老爺子太有福了,命真大!」

二零零三年十月份,老伴兒查出心臟部位長了一個粘液瘤,需要住院手術。手術難度大,本地中心醫院做不了,需要請北京的合同醫院的專家做。訂好一週後去做手術。

就在住院的第五天,部份粘液瘤順血管掉到大腿的根部,這讓他疼痛難忍。主治醫生說恐怕來不及了,會有生命危險,讓我們馬上趕往北京。兩個小時後我們到了事先約好的北京醫院。

急救室已經做好了準備,馬上進行檢查,隨後醫生告訴我們有兩種可能:一是有生命危險;二是可能要截肢,讓我們表態並簽字。我說我相信你們有高的醫療技術和先進的醫療設備,我老伴兒會被你們治好的,你們安排治療吧。

這突如其來的情況發生了,我作為一個修煉人要正確面對,我想我要穩下心來,我有師父管,老伴兒也認同大法好,不幸的事情不會發生在我的親人身上。我告訴老伴兒和一起來的親友一同默念「法輪大法好」,「相信法輪大法,災難來時命能保」,一遍一遍的念。

之後的五天當中醫生給老伴兒做了兩個大手術:一是取瘤,二是給心臟搭橋。手術都很順利,醫生及時告訴我們:手術成功,不需要截肢,保住了生命。參與手術的醫生們出來說:「這老爺子太有福了,命真大!」

老伴兒在醫院住了十九天就回家了。

我們深知是大法給了我們信心和力量,是師父救了老伴兒,給了他第二次生命!我們全家無法表達對師父慈悲救度的感恩!叩謝師尊!

老伴從內心感謝我為他的付出

二零一六年十月份,老伴兒因咳嗽、氣喘在社區小醫院輸了十天液,不見明顯好轉,只好住進了市中心醫院,全面檢查後的結果是:一,心臟手術後恢復的很好;二,每年的常規檢查是澳抗陽性,現在正常了;三,氣管沒有大問題;四,原來的脂肪肝沒有了;五,血糖偏高,診斷為II型糖尿病,需要住院輸液、吃藥。

老伴兒住院後,我每天早上八點前到醫院,晚上六點前回家。除了每天的檢查項目是孩子們跟著,其它白天時間都是我看護。

就在老伴兒住院的第四天早上,我剛到他的病房,突然感到頭暈、天旋地轉,上吐下瀉,此症狀和三十年前那一次的症狀完全相同,那次吃藥打針一週才好的。現在我是修煉人,症狀相同本質不同。師父講法時講過「真修的人沒有病」[1]。這是假相,是給我提高心性的,因為我修煉這麼多年了,不會有事的,我有師父在管。常人有病去看醫生,而修煉人要用大法來歸正自己,甚麼關、甚麼難都能夠過得去。我立即叫老伴兒給大女兒打電話,告訴她我的情況,讓她馬上來接我的班,讓姑爺開車把我送回家休息。我告訴老伴兒:別擔心,別看這次來的兇猛,都能夠在修煉中化解,我會平安無事的。

沒想到下午四點大女兒就帶著老伴回家了。老伴兒說:「這幾天都是為了照顧我把你累壞的。我這病沒甚麼大事,我出院回家做飯、照顧你,我的病慢慢就會好的。」

老伴還對我說:「這次有病住院,你忙裏忙外的,你也是八十來歲的人了,真是把你累壞了,這都是因為我耽誤了你的很多修煉時間,否則,你不會出現那種不好的狀態,我真的從內心裏感謝你為我的付出。」

聽到他的這些話,我很感動:一個不修煉的人也能做到為別人著想,這就是大法的力量!我在內心感謝他的鼓勵和支持。我說,「你不要謝我,這都是大法師父叫我這麼做的,咱們都得感謝師父!」

我沒被自己的看似病的假相所迷惑,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四天後一切恢復正常。

老伴兒同意放棄新房 保住了我的修煉環境

我們現在住的是二樓的兩室一廳,重新裝修後又已經住了十年了。孩子們想為我們改善一下居住條件,換一個比較大的房子。幾次找到新房,都因為我不願意離開現在的修煉環境以「不合適」為由給推掉了。老伴知道我的心思。

去年十月份,大女兒倆口給我們買了一套三室一廳,是一樓,還有地下室,和他們是前後樓,這樣照顧我們方便。一切都合情合理。老伴兒很高興。我想,我也不能太自私了,就沒再說「不」了。老伴兒欣喜的說:「這次買的房子比較合適,就答應他們吧?」我說,「行,我同意。」

當女兒把鑰匙拿到手後,打電話說,雖然房子是二手房,但是房主在南方做生意,年節才回來一次,房子還挺新的,讓我們過去看看。放下電話後,我和老伴兒乘公交車去看新房。

上車後,機器無法辨認我的公交卡,我只好買票乘車。我想,這卡剛剛年審過,怎麼會出問題呢?叫我悟甚麼呢?由於時間關係也沒有多想。

到了新房後,大女兒倆口子都在,高興地和我們說,你二老看還要重新裝修嗎?我倆一看挺好:三室一廳,整體廚房,房間寬敞明亮,而且不用裝修,刷一刷牆面,打掃一下就可以住了。

這時我轉念一想,要為女兒、女婿著想,我們不能要這房子,名正言順,又可以不搬家了,就對他倆說:「你們為了兒子結婚,把自己住的四室兩廳的房子裝修好給了兒子,自己搬到新買的兩室一廳去了,還是四樓,卻給我和你爸爸買了這套房子,這太委屈你們了。我建議你們把現在住的房子賣掉,搬到這個房子裏來。你們現在也都是五十多歲的人了,歲數大了還得搬家,那時沒有那個精力再折騰了。你們的孝心我和你老爸領了,我們也得為你們著想啊!」

我的這一席話,讓他倆感到很突然。於是我問老伴兒:「咱先不搬了,你同意嗎?」老伴兒停了一會果斷的說:「行!」女兒倆口感動的流下了眼淚,也就同意了我的意見。

就這樣,我們沒費時費力搬家,仍然住在老房子。我的修煉環境保住了。我想修煉人處理問題要為他人著想,其結果將是另一種景象,同樣的事情結果就不一樣了。我也很感謝老伴,原本高高興興的等著搬進三室一廳的新房,卻又因為我的建議而失去了,他卻根本沒有任何異議痛快的答應了。這件事情這樣戲劇性的結束了。

回家乘車,我的老年卡又好用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