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一心為別人好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曾經有十七種病,得法的第一個晚上,師父就為我淨化了身體,第二天一早,我就從病榻上起來了,能下地做飯了,從此我按大法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做一個一心為別人好的人。

得法一日,師父為我淨化身體

修煉前,我患有嚴重的心律失常、膽囊炎、乳房有腫塊,坐甚麼車都得用手托著乳房,加上頸椎的毛病和肩周炎,骨頭都突出來了,又患有子宮瘤、卵巢囊腫、附件炎、盆腔炎、結腸炎、痔瘡、脫肛、失眠、頭疼、咽炎,兩年不能吃鹽和醬,做菜時,我先盛出一碗,再放鹽,這樣家人能吃。還曾經因為精神失常去過三次省精神病院,另外還有附體。我是省市縣醫院看個遍,吊針是一個月一個月的打,湯藥是一個月一個月的喝,西藥常年不斷,家裏三個抽屜裏全是藥,還供上了附體。

因為我一年多不能幹活了,四十多天不能做飯了,就這樣的身體,師父在一夜之間就給我清理了。第二天早晨,我能下地做飯了,又能擦地了,我沒病了。擦完地,我就把三個抽屜的藥全都燒掉了,供的附體也扔到爐子裏燒了,香爐碗用磚頭打碎了。我決心修法輪大法了。丈夫高興的像個孩子似的說這大法太神奇了,你快好好煉功吧。從此我走上了修煉道路。在這些年的迫害中,我丈夫都非常支持我修煉。

我一身病好了,甚麼活都能幹了,心裏高興,臉上總是樂呵呵的。看見誰就告訴煉法輪功有多美好,大法師父多慈悲多偉大,大法有多神奇和超常,因此有很多人走入修煉。

師父教我為他人著想

我想著師父說的「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在街裏賣貨時,市場裏的廁所髒的進不去人,我想到師父說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2],我是師父的弟子,就要聽師父的話,我主動去打掃。走在路上,看到磚頭瓦塊、樹枝、苞米桿、碎玻璃和瓶子,只要是走路擋著的,我都把它撿起來,扔到路邊的溝裏,免得絆倒老人或扎壞車的輪胎。

二零零五年過大年時,我屯五保戶高大爺(高得勝)在大年初一得了腦血栓,當時我回老家給父母拜年了,初二回來的。我進屋,聽鄰居們正說著:這回老高頭就等死了,我就問咋的啦?別人說高得勝得腦血栓了,又是八十三歲的人了,不能動,不能翻身,更不用說做飯了,餓也餓死了。我聽到這,眼淚在眼圈裏打轉,心想這老人幹了一輩子活,一個人孤苦伶仃的,現在有病了,又沒人管,太可憐了。我是學大法的,要按真善忍去做,師父說要為善處處考慮別人,我決心照顧老人。別人怕髒,我不嫌棄。我用自己家的雞蛋蒸了四個雞蛋糕,去餵老人,老人感動的直說謝謝,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是我們師父讓我這樣做的。

我天天去給老人餵飯,我包餃子給他吃,有時麵包、蛋糕給他吃。他一喝水就嗆,我找來點滴管子,用我家礦泉水插上管子讓老人喝,一直伺候到第十四天。

第十四天早晨,我端著餃子到老人那去,一看老人已經死了。我放聲大哭,屯長和鄰居聞聲也來了。屯長說:老人衣服甚麼都沒有,咋入土啊?我說,你買來東西,我找人做吧。我找來七個大法弟子和一個信教的鄉親做的,算是把老人發喪了。

屯長和鄉親們都說:「這老高頭真有福啊,借大法的光了,比親閨女照顧的都好。」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是我師父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我要是不學大法,給多少錢我都不會幹的,是大法改變了我,我才能不嫌髒,不嫌累,做到這點的。大夥說,以後可別聽共產黨瞎說了,這麼不好、那麼不好,又抓又打不讓煉的。這是咱們親眼見的,要是都煉法輪功,這社會就好了。

我丈夫非常支持我,也做好人,身體健康。老高頭去世後,逢年過節的,都給上墳。

聽師父話多救人

這些年來,時刻想著我是大法弟子,我聽師父的話,我走到哪都不忘救人,這是我的使命、責任。先給家人和家族人親戚三退了,屯鄰退了,走路坐車、屯中、親戚朋友家紅白事,我都去講真相、勸三退,買貨賣貨我都勸退,告訴世人大法美好,大法在世界多國得到三千多項褒獎、支持議案等,共產黨怎樣的邪惡,藏字石天滅中共、天安門自焚偽案,江澤民怎樣迫害法輪功、全球起訴江澤民等等。讓世人明白真相,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黨、團、隊保平安。

我地同修去年為了讓世人能更好的了解真相,看到國外的大法洪傳形式和中共惡黨在世界各國的醜惡,給常人免費安接收新唐人衛星接收器時,別的同修找到我,要在我地安,我毫不猶豫的出錢出力,配合整體,白天晚上找人講真相,講安鍋的好處。一下安了幾十個鍋,對當地百姓明白大法好和中共的邪惡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我能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都是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幫助,在這裏我謝謝同修。

為他人著想,家庭和睦

我在家裏也想著自己是大法弟子,記住師父的話,處處為別人著想。沒修煉前,我和婆婆關係不好,她看不上我,我看不上她,矛盾重重,打嘴仗是常事。修大法後,記住師父的教導孝敬老人是應該的,我把婆婆當作自己的親媽看待,我自己捨不得花一分錢,給婆婆甚麼好吃的都捨得買,花多少錢也不心疼。婆婆總說我變了一個人,誰不煉你也得煉。

我二弟媳婦和我小弟因為差錢打的不可開交,又要離婚又要去法庭告狀,我用自己省吃儉用的錢暗中給了二弟媳婦,使他們兩家和好如初,沒有發生事情,老人也省心了。

是大法把我從一個渾身是病和自私自利的人變成一個心胸豁達,處處想著別人的人。我感恩師父,每天三點十五起床,把屋子燒熱了,梳洗完畢,打開蓮花燈,然後給師父上香,跪在師父法像前,說謝謝恩師,請師父把有緣的眾生送到弟子身邊,讓弟子給他們講清真相,讓他們三退保平安,謝謝師尊的苦度。然後起來煉功,每天都這樣做。

在這些年當中,警察無數次的到我家騷擾翻東西,一次次做真相中的驚險和講真相中碰到的險情,都在師父的保護下,解體了,真正體悟到師父講的:「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3]謝謝恩師的無量慈悲和呵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