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才能修好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六日】去年我家新開了一座饅頭房,我天天騎著電動三輪車走街串巷賣饅頭,也把法輪功真相資料傳給有緣人。

學好法,才能修好自己

由於剛開始學蒸饅頭,各種流程不太熟悉,這就佔用了大量時間,法學得少了,人心浮上來了,急躁、爭鬥心、不讓人說的心都翻了上來。其中有件事至今讓我記憶猶新。那是去年一個炎熱的夏天,我和妻子在滿頭大汗的和麵幹活,兒子因故遲遲未能過來幫忙,兒子過來後,妻子就數落起來了,兒子一生氣,隨手把一整面板饅頭扔了出去,我見狀也非常生氣,吼道「你給我撿起來」,和兒子幹了起來。兒子一拳打得我疼痛了十五天。

晚上,我和妻子在一起交流今天發生的一切,妻子說,今天的事情我也有責任,我這顆愛嘮叨的心也得去。妻子說,你還忿忿不平,你被兒子打了一拳,還沒能把你打醒,這不正是去你那爭鬥心、暴躁脾氣的好機會嗎?我倆共同學習了師父的講法:「甚麼是大忍之心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1] 「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1]我羞愧的低下了頭,我修煉這麼多年了,可連師父最起碼的要求都做不到,真是慚愧,愧對恩師的苦度,愧對大法弟子的稱號。現在想起來在和兒子的矛盾中,一次又一次觸及我心靈的事發生,其實就是去我的爭鬥心、大男子家長作風,而我卻錯失了一次次提高的機會。

我和妻子靜下心來,回憶這段時間到底是出現了甚麼漏洞。首先這段時間忙於幹活,長時間不能靜心學法,累的也沒時間煉功,把常人的生活放在了首位。今天的事情向我倆敲響了警鐘,讓我們認識到,學不好法就不能修好自己,沒有法作指導就提高不上去。我倆調整了心態,安排好學法時間、煉功時間,從平時的一思一念做起,相互提醒,遇事向內找自己的原因,踏踏實實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現在兒子也開始學法煉功了。我們在一起學法煉功,相互交流,工作上分工合作,雖然累點、苦點,可心態好,把修煉溶入了日常生活中,共同走在助師正法的修煉路上。

走街串巷講真相

每當有人買我的饅頭時,我都問他你看過法輪功真相資料嗎?他說看過,這時我就給他講「三退」保平安的事,大多數人三言兩語就能勸退,我再給他一個護身符,並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有福報,他們都很高興。若是沒看過真相資料的,我就給他一份真相期刊。也有表示不看的,我就微笑著跟他說,這麼精美的期刊,送給你看一看,你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幹甚麼的,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自殺啦、自焚啦都是假的。這樣多數也就接受真相了。也有不接受的,不接受的我就記住,下一次往這片的大門口放份傳單。盡可能的讓世人都能了解到大法真相,為世人以後得救打下基礎。

一年多來碰到過形形色色的人,有譏笑的,有關心注意安全的,有說要舉報的。不管遇到甚麼,都阻擋不了我救人的步伐。有一次我聽說一個大村子裏同修有障礙,資料發的少,那天我帶著光盤、《九評》和真相期刊到那個村子裏挨家挨戶登門發放,不久聽到警車呼嘯,本鄉派出所三個警察堵在我面前,他們搶走了我剩餘的資料,給我戴上手銬,我大聲告訴圍觀的鄉親們請記住「法輪大法好」。警察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後,要給我照相,我不配合,三個小伙子要把我關進樓梯下的小黑屋中,我堅決抵制。當天在同修們的正念加持下,我走出了派出所。回想當時只有對警察的恨,根本生不出慈悲心來,錯失了一次讓他們聽真相的機會。這一次被綁架暴露了我幾十年在邪黨文化中形成的鬥爭觀念。修煉是嚴肅的,要證實法,不是證實自我。

早些時日,由我村村幹部領著穿警服的三人到我家來,我把他們讓進屋裏來,幾個人也不坐,東瞅瞅,西看看,我留心一看一人腹前有個錄像的儀器,我厲聲問,你們誰是頭頭兒,錄像的小伙子說他是所長,我說你知不知道未經我允許你在我家照相是違法的,他無語。有一警官想把大法書拿走,我正氣十足的擋在門前說,那是我們學習的經書,你給我放下,所長叫他放下,他把書給我了。

事後,一同修說我們該去派出所講真相了。第二天我倆到了鄉里的派出所,上樓時我的心突突亂跳,我求師父加持弟子,我才穩下心來。我和所長面對面坐著,同修發著正念,我從天安門自焚是騙局,講到大法弘傳世界,從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弟子遭到報應,到現政權解凍大法書籍的出版。他時不時的插話,所長雖然沒能徹底明白,他還固守著邪黨給他灌輸的觀念,但我想為他以後得救已經打下了基礎。

以上是我一年多來修煉路上的幾個小片段,由於學法少,有做的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