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壞事變好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今年七十三歲。

老伴在七十年代就得了重度胃下垂,九四年又成了萎縮性胃炎,就是胃癌的前期,到九五年身體更是每況愈下,吃甚麼東西都不消化,非常難受,他都感到生命到了盡頭,雖然多方求醫,效果甚微。有幸得遇大法洪傳,他修煉大法後兩個月,就恢復健康。

我看到老伴的變化,認識到大法的超常,決心放棄以前的愛好走入修煉。修煉後身體得到淨化,如肺結核後遺症──經常咳嗽、三叉神經痛、神經衰弱失眠等都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特別是老伴身體好了,使一個即將破碎的家庭恢復了往日的歡樂。

師父無量慈悲讓我們感恩不盡,所以洪揚大法義不容辭,也引導好多人得法,但是那時只是從感性上認識大法好,實修自己方面差勁了,因此在修煉的路途中,真是摔摔打打、跟頭把式的過不好關,下面把我修煉過程中的幾件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情和怕心是魔難的禍根

回想起來哪一次魔難都是自己的各種人心造成的,二零零一年十月,在嚴酷的迫害形勢下,看到同修不斷被抓,不由得怕心嚴重,招致五、六個人到我兒子家抓人,我們被迫流離失所,單位扣發了我們的退休金。

二零零三年非典時期,我被兒女情牽動的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因為閨女是主治大夫,進入非典組,兩週不准回家,小外孫剛斷奶,她婆婆身體不好,急需照管孩子的時候,自己卻不敢回家,真是把我急得心煩意亂,學法、煉功根本就靜不下來。

這強烈的執著心被邪惡抓住了把柄,七、八個人到我們的住處砸門。我們想從房上逃離,在從房上往下下的時候,我抱著一個電線桿滑下來,踩在一個磚垛的邊上,磚被先蹬下去,我隨著摔下去,右肩肘尖正好磕在磚稜上,我爬起來之後,右胳膊一點都拿不起來。但是不覺的怎麼疼,心想可能是脫臼了,我左手托著右臂轉動著往上安,試了幾次不行,心想叫醫生給安上吧。

到醫院後,一拍片,是粉碎性骨折,一塊骨頭也已經脫離原位。因為是夜裏十二點左右,值班醫生治不了,讓暫交五百元押金住院,等第二天,打石膏、或者手術,並且說「不管採用哪種方式,我的手都不可能夠著頭」,我問為甚麼?醫生說:「因為傷的部位是肩肘尖,不好固定,你的胳膊不可能一點不動,所以很難保證不留後遺症。」

這句話一下子讓我驚醒了,回想起我們修煉法輪功後,身體都發生了奇蹟般的變化,特別是老伴那麼難治的疑難病師父都給調整好了,我怎麼又想起求醫治了呢?唉!真是糊塗。

我把老伴拉到一邊說:「咱不住院了,找個地方學法煉功就會好。」他說:「你要下定決心了,我也支持你,前半生你伺候我,大不了後半生我伺候你。」(現在想這句話也不是正念,)不過當時這句話也給了我很大的支持。

我們從醫院出來,找到一個同修家住了下來。同修給弄個布條把胳膊挎起來,第二天胳膊、手指都腫起來,全是黑紫色。但是一直沒有覺的怎麼疼,是師父替我承受了痛苦。這時我的心倒安定下來,因為回家也不能幫孩子幹活了,自然就靜下心來學法、煉功。

當學到:「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師父的法一下點醒了我,認識到自己太執著兒女情了,這真是師父用重錘敲醒了我,強制讓我放棄了這個執著心。

靜心學了兩天法,第三天中午,我在沙發上坐著,手放在沙發邊的扶手上,似睡非睡,看到一個男人和我抬著兩塊木板,一塊右上角缺一塊,另一塊右上角突出一塊,我們抬著上樓,在樓道拐彎處,兩塊木板的突、缺部位正好和在一起,好像兩塊積木插在一塊,我的胳膊震動了一下,我立刻清醒了,感覺胳膊很舒服,從此我的胳膊從手指尖開始消腫,一天一個樣。

大概兩週多胳膊基本恢復正常,可是人的觀念「傷筋動骨一百天」沒變,還挎著胳膊。一個多月時,有一天聽一人說,有人胳膊傷了,打石膏兩、三週都拆了,我立刻警覺了,心想這是師父在用常人的嘴在點我呢?我的胳膊也好了,把挎帶扔了,開始確實搆不著嘴,三、四天後就能用右手吃飯了,四十天就完全伸直了,恢復了一切功能。這個跟頭真是摔的夠狠的,遭遇魔難時不在法上悟,用人心去想,能不摔跟頭嗎?

轉變觀念 壞事變好事

通過摔傷胳膊這件事使我真真切切感受到師父就在身邊,真的是同時也增加了我的正念,我想到流離失所不是大法弟子該走的路,必須回家堂堂正正在常人中正常的生活,才能被世人理解,才能講真相救眾生。我們加緊學法、發正念、給單位和孩子們寫信、要電話。在親朋好友的幫助下,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就回家了,工資也給補發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然而在魔難之前沒有這個正念,心裏還想等著形勢好轉才能回家的。

講真相救眾生

二零零四年師父發表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師父講:「從現在開始,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2]從此我開始講真相,我先是給親朋好友講,去誰家都帶禮品,為了讓他們明白真相,不怕花錢。他們都很熱情,也容易接受真相。由於這次講真相的鋪墊也給二零零五年講三退時打下基礎。去山西省舅舅家,一次就講退六、七十人。

給陌生人講真相,我開始以第三者身份講,越講正念越強。講三退貫穿在我們生活的環境中,處處都能講真相,上午講真相,下午學法,每天能講退十幾人,二十多人。坐公交車與同坐的人講,一次給一個女學生講,我問她學甚麼的,她說:她是學中醫的,我說:學中醫好,咱中國古代中醫博大精深,中醫治本,講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正氣是甚麼,就是道德,良心,叫人行善積德,有利於身體健康。法輪功也叫人修心向善,和中醫的要求是一樣的。她很贊同,並問我是甚麼學校畢業的,知道這麼多?我說:「你可不要反對法輪功。」她說不了解法輪功,我又講法輪功的基本真相,並講三退,她很感動,一直說謝謝!

我大部份時間是在公交車站牌處講,這裏好與人對話,南來北往的人多,但是得抓緊時間,語言要簡練直截了當。這麼多年講退的人數有多少我也記不清了,真的體會到師父就在身邊。當然有的時候由於心性把握不好,也被指責,要舉報你,譏笑你甚麼樣的人,都碰到過,都在師父呵護下有驚無險,比較平穩的走過這將近十三年。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