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講真相、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日】二零零五年四月份,我和幾名同修去法院門口貼救人真相,被監控錄像錄下來了。我們幾人遭警察綁架,被帶到派出所。

警察單獨逼供,問我叫甚麼名,我回答:「我是大法弟子。」以下再問我甚麼,我全回答:「法輪大法好。」一個虎視眈眈的警察對我拳打腳踢,我開始絕食。晚上給我帶進一個陰森森的屋子,一群警察又問我:「你叫甚麼名字?你們在一起幹啥?」我還是回答:「我是大法弟子,法輪大法好。」

第二天,派出所警察給我們送進市看守所,我們被隔離分開,每人關進一個監室。到監室後,警察讓我穿囚服,我不穿,我繼續絕食反迫害。第三天,警察給我定位(把我的手腳四下分開,用像手銬樣子的刑具銬在床上,動彈不了),給我野蠻灌食,每天兩次。給我定位三天三夜。

看守所對我的這一邪惡迫害,其首惡是看守所政委。不久,該政委遭惡報被免職。

免職後,他明白了自己是迫害大法弟子遭了報應,他後悔他不該那樣對待我。他主動找我談話,向我賠禮道歉。我不恨他,我深知他是被邪靈毒害,我們大法弟子是在走向通往神的路,美好的未來是天上的神都羨慕的。對大法弟子行惡的人,是真正的被迫害對像,他們是沒有未來的,是要下地獄的,甚至有的地獄都不要他,這是多麼的可悲啊!我真為他暗暗慶幸,他終於醒悟。我語重心長的告訴他:「今後你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善惡有報是天理,善待大法弟子你會得福報的。」他向我合十,一再表示他不再迫害法輪功學員了。

他管後勤,每當他值班時,總是特殊關照我,親自給我打飯打菜,都是好吃的。我勸他不要這樣做,但是,他還是親自給我端來最好的飯菜。警察們都覺的他對我太殷勤了。他很愧疚,覺的對不起我,他還跟我說:「我法院有認識人,我給你找找人,能少判點就少判點。」我說:「謝謝。我相信你。」他和我聊天知道我女兒正讀大學,他很真誠的說:「咱倆是兄弟,你在這裏,家裏經濟肯定有困難,我每月工資五千多,你孩子我管。」我說:「謝謝你的好意。我們家經濟沒困難。」我真為他明白大法真相而高興。

剛到看守所我被「定位」迫害時,一個在押人員護理我,他是村長,是被人誣告進來的。他很善良,他勸我說:「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你該吃吃吧,別把身體搞壞了。」我看他對大法有認識,我就給他講「三退」,他很爽快的退了黨。後來他獲了福報,半年後,他的案子終於獲得清白,被無罪釋放。

一個瀋陽黑社會老大,因涉黑進來的。我給他講「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他說:「別的法輪功(學員)跟我講,我不信。你給我講,我信,我退,我是黨員。」我被「定位」迫害時,他是監室的室長,我被野蠻灌食或審問我時,我都喊「法輪大法好」!他很佩服我,讚我了不起!

有一個殺人犯,我每當在監室裏喊「法輪大法好」時,他就豎起大拇指:「就得像你們法輪功這樣。你喊,警察沒有動靜。」我給他講「三退」。他說:「我退。我是黨員。」他是關東漢,性格豪放,他懂得「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個天理,在執行的前幾天,有人給他寫了一首歌,歌詞寫得很好,他給全室人唱了這首歌,用歌聲表達了他人生即將結束的悲痛心聲。他被處決那天,他和全室人一一告別,逐個問大家:「你還想跟我說點甚麼嗎?」當他問到我時,我告訴他:「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對我深情的點點頭。

還有一個殺人犯,是黨員。我剛進來時,我煉功,他不讓我煉,怕我吃虧。我給他講「三退」,他不退。後來,他通過親眼見證我不畏強暴,堅定信仰,處處為別人著想,他敬佩我,敬佩法輪功。我再跟他講,他說:「我一定退。」

一個吸毒犯,軍人出身,是團員。開始我給他講「三退」,他不退。後來通過和我相處,我的一言一行感動了他,他從心裏明白了大法真相。我再給他講時,他說:「我看到你的所作所為,我知道了法輪功(學員)是好人。原來我特別相信電視的宣傳,我對法輪功沒有好感。通過你,我才明白電視宣傳的都是假的。我退,我一定退,我相信你。」

一個刑事犯,進來前,他是特警。他一進來,我就給他講大法真相,他說他知道共產黨腐敗,共產黨玩的這套他都清楚,他爽快答應退黨。以後的日子裏,在生活上他非常關心我,他購物時,直接給我帶一份,吃的、穿的、用的,他有份我也有份,給予我很多的幫助;在其他事情上,我的事就是他的事,事事關心我。

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一年多期間,犯人們隨進隨出,來往不斷,凡是和我見著面的人,我都把法輪大法賦予我的慈悲送給他們,講真相,促「三退」是我必須做的,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在看守所大約勸退五十多人。

尤其在我被非法關押監獄的一年期間裏,那裏的環境惡劣,面對暴力、酷刑,我用慈悲心去對待和我接觸的每個人(警察、犯人),他們都是眾生,他們都應該得救。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告訴他們「三退」保平安,多名有緣人得到了法輪大法的慈悲救度,我為這些得救的生命而欣慰。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