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講真相 救度有緣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我遭迫害流離失所,去年在瀋陽被當地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在警車裏,我給警察講了一路真相,五個多小時後到了我市看守所,下車時我兩條腿不會走路了,身體出現腦血栓症狀,檢查身體不合格,可警察仍然把我送進了看守所。第二天提審,兩個犯人攙著我去,與警察見面我就開始講真相:「我沒有犯罪,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信仰是我的權利。」警察說:「我們沒有說你犯罪,你身體這樣,我們想叫你快點出去,你配合我們一下。」我說:「你們抓大法弟子本來就是違法,我不簽字,一律不配合。」提審就這樣不了了之。

返回監室後,警察讓我穿號服,我不穿,幾個犯人給我摁倒在板床上往身上套,怎麼也沒套上;她們又拽我去照相,我還是不配合,結果沒照成;犯人們讀監規,我就發正念。犯人們面對警察的施壓,對我不善。警察讓我寫「三書」,我說:「那事不是我做的。」

一個犯人(她是搞房地產的)替我著急:「我們給你寫好,寫完你就出去回家隨便煉。」我回答說:「我師父叫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高尚的人,共產黨不讓做好人,用這種手段讓我們背叛大法,背叛師父。我寧可捨棄生命,也不捨棄大法!」我說完,環境一下子變了,犯人們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大家佩服我,都對我好起來。我就開始給大家講法輪大法的美好。我用師父賦予我的慈悲對待監室的每一個人,修煉環境很快開創了出來,每天都能背法、立掌發正念、煉五套功法。警察們和所長都不干涉我,全監室人都非常羨慕我。

幾次提審,我不配合,不簽字。後來所長找我談話時告訴我:「你不願做的事就不做,給身體養好。」所長給我所在704監室調來一個年輕警察,是內科醫生,對我很好,每次和我談話都很客氣。

我在監室裏能夠公開講真相,勸「三退」,全監室二十幾人除先前已退出的之外,沒有退的這十幾人,只有一個做黃金生意的大老闆不退,其他人都做了「三退」。屋裏的氣氛是一派祥和,經常哭泣的犯人不哭了,你爭我鬥的現象不見了。我的身體也恢復了健康。

一天,我又繼續深入的給做黃金生意的大老闆講真相,她已被關押二年半之久,在我之前,有許多同修都給她講過。她自視清高,在全國擁有一百五十個金店,折合人民幣三個億。她認為法輪功學員傻,讓簽字都應該簽,回去願意咋煉就咋煉,何苦非在這裏邊受罪呢。她覺的她比法輪功學員聰明,所以她一直沒有退黨。我對她說: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教人做好人的好功法,做事先為別人著想,不圖名,不圖利,做比好人還好的好人,就是更好的人。共產黨破壞法輪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就是不讓我們做好人,其黨的本性是「假、惡、鬥」,與「真、善、忍」是水火不相容。我們是被迫害的,你也不例外。共產黨利用你的這個人才,開始讓你多掙錢,讓你發財,發大財;後來當官的和你拉關係,利用權力引導你賄賂他們、送禮;再後來他們推卸責任,把罪過都擱在你的頭上;到最後把你關進。

聽到這兒,她接過話茬:「你說的真對,真是這樣。我搞項目,他們都大力支持,這手續、那手續當官的都幫著辦,好處對半扒。最後你犯罪了,他們沒罪。」她深有感觸的對我說:「大姐,你說我心裏去了,共產黨是卸磨殺驢,我被它害的好苦啊!你們法輪功善良。你進來時,身體那樣不好,沒有吃藥,自然就好了。法輪功師父真保你呀!我是黨員,你給我退了吧。我想,你師父也能保護我。」

我告訴她:「我師父不但保護你,還能幫助你。」她又接著說:「一個算命先生曾經告訴我說,我人生中有三件大事,已完成了兩件,還有一件沒完成。我退黨,大法保我平安,這是我最後的一件大事。通過你苦口婆心的良言相勸,今天我才明白。」

她又告訴我,她的案子二年多一直結不了案。她在進來之前,去國外走了一圈,借鑑人家經驗,搞新模式,政府接受不了。她沒有犯罪,是想讓許多人富起來;結果把她關了進來。多少律師、多少法官都很頭疼,都結不了她的案。

時隔不久,她的案子有了轉機,有許多人幫她。她萬分高興的對我說:「大法真靈啊!」她指著我興高采烈的對警察說:「大姐給我退黨了,這回我退黨了!」警察和我說:「你給我也退了吧。」我說:「行,我給你也退了。」在眾犯人面前,警察沒好意思直接答應,她笑了。

一天進來一個犯人,她沒穿棉衣,警察挨個監室借棉衣,沒有借到。我把棉衣借給她,警察非常高興,在全體犯人面前表揚我說:「還是人家大法弟子善良。」她還給我送來花生米叫我吃。

監室的犯人都退出了黨、團、隊後,警察給換了一個監室,並告訴這裏的犯人要照顧我。在這裏我遇到了一個同修,得知她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她的狀態不好。她的孩子在念大學,丈夫沒有勞動能力,她是家裏的頂樑柱,非常惦念丈夫和孩子,她家裏貧寒,她在裏邊都是同修們給她送錢、送衣服。我知道後,在經濟上我全力幫助她,她需要啥我就給她買啥,我又和她在法上切磋,我給她背法,她也和我一起背,她很快提高了上來,配合我給犯人講真相。

我倆時時處處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一言一行都儘量以法為師,與人為善,用慈悲心去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全室裏的犯人們都從心裏佩服我倆,一個犯人感慨的對我們說:「我真佩服你們師父,能教出你們這樣好的弟子。」所有犯人聽明白真相後,紛紛主動找我們做「三退」,「三退」完的到期出去了,陸陸續續又進來新的人,進來一個就退一個,非常順利。

在看守所的半年裏,我講退了三十多人,感到很欣慰。謝謝慈悲的師尊!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