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救度有緣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去年,我們幾個同修去法院門前貼真相傳單,被那裏監控錄像錄了下來,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警察審問我,我不回答,一直零口供。一警察用甩棍(膠皮包著鋼管)毆打我的腿,造成內傷。在我走不了路的情況下,兩個警察拖拉著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監號裏的犯人們見我傷勢嚴重,都非常同情,詢問我的情況。我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是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我無辜遭綁架,警察逼供,我不配合,我的腿是被一個警察打成這樣的。犯人們都欽佩我不出賣任何人,欽佩我的剛毅。

獄警帶我去醫務室檢查後給我開了幾盒藥,讓我吃,我說:「我不吃藥。十幾年我都沒吃過藥。我煉功調理身體比吃藥效果更好。」獄警見我胸有成竹,便說:「不吃就不吃吧。」我煉不了功,就天天背法,背師父的《論語》、《洪吟》、《精進要旨》,保證四個整點發正念。犯人們都支持我,午夜發正念時,每個值班的犯人都叫醒我。一個多月過後,我的傷大有好轉,能煉功了,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犯人們給我提供方便,告訴我躲開監控,在我打坐時主動給我送來坐墊,讓我多坐些坐墊,以免受涼。

我想,監號裏的人,無論他們犯了甚麼罪,都是與我有緣的,作為懂得天理的大法修煉者,就有責任救度他們。我逐一給他們講真相,有許多人去過海外,親眼見證了大法在那裏洪傳的盛況。犯人們絕大多數都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反對中共對法輪功的不公正對待。他們在我的身上也見證了大法弟子的真誠、善良和大度。

一個中年詐騙犯,我倆挨著,我首先給他講真相。我告訴他,法輪功沒有錯。共產黨腐敗,宣揚無神論,破壞傳統文化,不講人權,禁止信仰,抓好人,打好人。自建政以來,一意孤行,戰天鬥地,還美其名曰「治病救人」。歷次運動,從土改、三反、五反、肅反到文化大革命、六四、鎮壓法輪功,迫害死中國人八千萬,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導致社會敗壞,道德下滑。現在工人失業,學生就業難,這就是造成社會犯罪的根源,越來越多的人被迫走向犯罪道路。他很贊同我的觀點,他說:「共產黨是腐敗,共產黨體制黑暗,老百姓沒有自由。」我問他入過黨、團、隊嗎?他說入過少先隊。我告訴他:「海外有個大紀元退黨網站,都在那裏聲明退出共產黨組織,抹去印記,天滅中共時就能與你無關,遠離災難。我幫你退出少先隊吧?」他爽快的答應了。

一個吸毒犯,我給他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藏字石」,講法輪大法的美好、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他每次都用心聽,他知道法輪大法好,就是不退出少先隊組織。他在釋放前,主動讓我幫他退隊。事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是被中共紅色恐怖嚇破了膽。所以在出去時才退隊。

一個貪污犯,原是某市銀行行長,就在他即將晉升副市長之際,被雙規,鋃鐺入獄。我經常和他一起交談,談歷史、傳統文化、文學、品古論今,各個朝代的興衰成敗,是歷史的必然,是歷史的周期率;又談了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經歷了很多朝代,每一朝每一代都不會長久的,都是有其定數的,從古代談到近代。我給他講貴州天降奇石,出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很多國內專家學者來考察,確認這塊石頭是天然形成,已有二點七億年的歷史。這是天意,可見中共的政權是搖搖欲墜,危在旦夕。歷史上曾經有個「亡秦石」,顯現五個字:「亡國者胡也。」秦始皇一看「胡」,以為指的是匈奴,於是修長城擋住外來侵略。秦始皇萬萬沒有料到,沒有多久,秦朝還是滅亡了,亡在了秦二世胡亥之手。應驗了「亡秦石」五字天機。他明白了天要滅中共,他告訴我他去過國外,親眼看到許多大法弟子打橫幅、煉功、勸「三退」。我問他:「你退了嗎?」「有人勸我,我沒敢退。」「這回我給你退了吧。」「行。你給我退了吧。」他「三退」後,案子終於開庭了,大家都以為他會被判終身監禁,結果意外的被判無期。大家都替他高興,他也開始有了樂模樣。

一個地稅局的主任,有人舉報他貪污受賄,被關了進來,剛進來時,沒有鋪蓋,我主動借給他褥子,他很感激我。通過交流,他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我給他講真相,開始他不認同,對「三退」有誤解。我不斷清除他背後被中共灌輸的流毒因素,系統的給他講法輪大法的美好,「三退」的重要性,他漸漸明白了真相。因為他是屬於冤案,我告訴他:「三退」後,大法會給你平安,你的案子會得到公平合理的解決,你的命運能向好的方面轉機,能夠早日獲得釋放。他答應退黨。他這個持續一年之久的案子終於有了結果:因證據不足,舉報人撤訴。他被釋放。臨走前,他給我留下他的電話號碼,讓我出去後和他聯繫,有困難找他,他會全力幫忙。

一個社會上的「大哥」,連獄警也得讓他三分。其實他心地善良,仗義疏財,好打抱不平;他不信共產黨,大罵共產黨是大騙子;他佩服大法弟子不畏強暴,堅貞不屈,不屈不撓。我給他講真相,促「三退」,他說他早已退了。我唱大法弟子的歌曲,他聽得津津有味,讓我教他唱,我唱一句,他也唱一句,犯人們都恭恭敬敬的聆聽,號裏的氣氛是一片祥和。

一次進來一個少年犯,我給他講真相沒有講通。這位「大哥」幫助我講,該少年終於明白了法輪功是好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同意了退出少先隊組織。

今年元月,法院為了走形式,派來一個年輕律師為我所謂的辯護。我給他講真相,他說他去過港澳、台灣,知道法輪功在海外公開煉。他又說,大陸人的思維和海外不一樣,他告訴我只說個「不」字,能提前半年出去。我說我不能說。他佩服我堅定自己的信仰。我勸他「三退」,他告訴我他是團員,並同意退出。

號裏有兩個死刑犯,被刑具定位。犯人們都不情願為他倆端屎端尿,唯有我善待他們,不嫌棄,及時的照顧他倆。二人在知道法輪大法是救人的高德大法後,遺憾自己今生今世沒有得到大法,否則不會走向自毀的犯罪深淵,他們戴著沉重的腳鐐和我一起打坐。在他倆分別被行刑的前夕,我告訴他倆說:真正的你沒有死,你的元神沒有死,只是你的肉身蛻了一個殼而已。你誠心想修煉大法,你還能重新轉生成人,來世修大法,修成後也是偉大的神。他倆一再表示,再有轉生的機會,百分之百修煉法輪大法。

有一個年輕的獄警,我給他講真相,他明白後感慨的說:「這裏的人都有罪,就你一個人沒罪。」從此他待我親如兄弟,對我關懷備至。他還沒有答應「三退」,但是我倆已成為朋友,密切往來,有朝一日,我一定會說服他「三退」的。

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犯人們你進他出,來往不斷,凡是我能接觸到的人,我都給他們講真相,大約勸退五十多人。我被釋放那天,犯人們依依不捨,告別時大家都歡呼、招手,那場面令我難以忘懷。我也為他們生命得救而欣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