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我的派出所所長也三退了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訴江大潮開始後,邪惡再次瘋狂的綁架參與訴江的大法弟子,我被當地派出所的所長帶領著幾個警察綁架到了帶有聲控錄像的屋子裏。當時,我心中只有一念:「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

所長問:你多大年齡了?我反問他:我犯了甚麼法?你有義務告知我。所長問:看你的控告狀,原來你是高學歷,那這是你寫的訴江控告狀了?(隨即就把快遞信放到我的面前)。我反問他:這是向最高檢察院遞交的訴江控告狀,你若調查,請出示最高檢察院的授權書,否則,你這是涉嫌違法。

所長示意警員,把訴江控告狀拿走。接著,我就開始講「自焚」騙局、講大法真相。這時所長出去了,隨即又進來一個警察。我問他,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警察說,可以。我問他:我犯了甚麼法?你能告訴我嗎?警察說,法輪功是×教。我告訴他:公通字【2000】39號文件中,國務院、公安部認定的十四種邪教,根本就沒有法輪功。警察說有,我告訴他,請你打開你們的公安網站去看,哪裏有法輪功?警察說:哎呀,其實我也挺鬧心,我也整不明白這是咋回事兒了。

這時所長拿著拘留票子走進來說,咱們走吧。接著就把我綁架到警車上,警車在夜幕下呼嘯著向拘留所方向駛去。所長開車,兩個警察挾持著我。

我心裏很平靜,雖然我看不到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但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這時我脫口而出說;我給你們講個故事吧,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張先生是台灣彰化花壇的一個花農,生意一直不錯。可天有不測風雲,2003年8月的一場颱風,讓他損失了幾千萬(台幣),還欠下很多債,張先生覺得翻不過身來了。有人告訴他,到陰廟裏去拜求那些低靈,他決定去試試。那天廟裏的人還特意告訴他:要想得到非份的運氣,必先發個誓!他滿不在乎地說:沒關係!於是馬上發誓說:「只要讓我生意復甦半年,我就甚麼都不計較了!」當天晚上張先生就夢到一組號碼:11-03-22-41-47-48,第二天他立刻按此號碼去買彩票,竟然開出一個頭彩,獎額有五千多萬新台幣。他用這筆錢不僅還清了債務,還買了一輛價值一百萬的名車。可是驚喜沒過多久,2003 年11月3日晚,張先生的兒子在一場離奇車禍中不治身亡。原來,他兒子趁父親不在,偷偷溜到車庫去開車,因為沒有駕駛經驗,而釀成慘劇。現場事故全程都被攝像機拍攝下來。當時台灣新聞媒體在2003年11月4日對此事件做了報導。警方隨後出示了兩張當時的監視錄影帶截圖照片給他看,張先生看著看著突然大驚失色,因為照片上監視器時間顯示的數字:2003/11/03 22:41:47:48,和他夢到的那個中獎號碼一樣!他一下子似乎明白了,這絕不是一個偶然的巧合,原來得到的這筆財是用自己兒子的命去抵的!(明慧期刊《慧聲》第53期)(我用自己的話整理了這段故事並敘述出來)

一個警察聽到「原來得到的這筆財是用自己兒子的命去抵的!」時候,吃驚的「啊」了一聲,我順勢問他,你發過毒誓嗎?他說沒發過,我問他你入過黨吧,他說沒入過;那你入過團吧,他說入過。我說,那你入團時舉拳頭髮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和那個張先生發的誓有啥區別?他說,哎呀,那也算毒誓嗎?我說當然是毒誓了。

我接著說,你說你為父母奮鬥一生,為兒女奮鬥一生都可以理解,你說你為它獻出一生為哪般?這樣吧,我給你起個小名,廢除毒誓,退出所有的組織,他說,你起的名不好聽,我自己起名。

就這樣,兩個警察都同意了三退。最後,我問所長:我講的故事你聽到了吧!我幫你廢除你的誓約、退出黨、團、隊,行嗎?所長笑著說:「行!」

然後,所長接著說:你把我們都做了三退,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我回答說;你們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我很有欣慰感。

這時,年齡較小的那個警察說;我們吃共產黨的、喝共產黨的、你們還勸我們退黨,你說,你們這不是搞政治嗎?

這時,我想到師父在講法時總是舉些例子,使聽法的人一下子就能明白法理,於是我就對他說;如果一個人家裏失火了,可他在家裏睡覺卻渾然不知,外面的人要想救他,就得把門撞開,才能救他出火海。可要撞門,就是損害他人財產罪;不撞門,就是見死不救罪。你說這門你是撞、還是不撞呢?接下來我說,大法弟子勸三退,就是在撞門救人,你們還用莫須有的罪名把他們抓起來。那個年輕的警察說:你這麼說,那我就無話可說了。

到了拘留所,我不化驗、不照相、不簽字、不畫押、不穿囚服,並且要求行政覆議。就在拘留所的獄警和派出所的警察在接收室內僵持的情形下,那個年輕的警察突然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和他一起來的另外那個警察也跟著說;「法輪大法好」,並且學著大法弟子的樣子,雙手合十,說了好幾遍「法輪大法好」,在場的五、六個警察和拘留所正在登記的人員,都看著他們笑。這時獄警的主管緩過神兒來,埋怨所長說:這樣不聽喝的人(指著我)你把她送來幹啥?所長回答說;送來的這些人當中,她是最好的。我心裏清楚這是師父通過所長的嘴在鼓勵我。

在拘留所裏,我背著師父的《洪吟》「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2],在背法中,查找著自己的人心,明白了師父利用了邪惡的這場綁架,來提醒我自己,要在面對面講真相的方面下工夫。在此之前,自己寧肯大面積的發放真相資料,也不願面對面講真相,有時碰到熟人都繞著走,失去了很多救度眾生的機會。

與此同時,自己在師父的加持下,把拘留室變成了退黨中心,因為在拘留室裏,雖然沒有空間,但卻相對的有一些時間,我就開始先給監室裏的她們講一個國內最著名的心理測試,測試她們的心理狀態,結果,她們都驚訝的發現,此測試是如此的準確,接下來就開始講台灣那個張先生的小故事,再就講大法真相,接下來就是一個不落的都做了「三退」。

從那時起,被拘留的那些年輕人就圍著我,讓我講故事,我就把明慧廣播的神傳文化中的故事,一個一個的講給她們聽。一邊講故事,一邊把大法真相穿插進去。這時有人開始讓我教她煉功動作,有人提出問題說;既然大法這麼好,為甚麼要被鎮壓?我就告訴她們,其實鎮壓的理由很可笑,就是出於一個小人江澤民的妒嫉。我師父是平民出身,講法時,海內外聽法的人坐著飛機來聽法,我師父洋洋灑灑的講四、五個小時都不用草稿,整理出來,就直接出書。而雞鳴狗盜的江澤民之流,無才無德,踏著鎮壓學生的屍體坐上寶座,當然害怕「真、善、忍」了。

就這樣,只要新進來一個拘留人員,不用我主動去講真相,那些年輕人就把她送到我身邊說,快聽阿姨講故事。就這樣,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三退十九人。

回家那天,獄警讓我在釋放書上簽字,我告訴他,我不會簽字的,我要求無條件釋放。他看看我說:那你就走吧。

以上是自己被綁架關押的一個片段,提供給同修作為借鑑,有不妥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