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兩天我勸退了11名警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幾年前,我們地區大法弟子為了揭露邪惡的迫害,幾個同修在一起做一個項目時,由於我們不注意手機安全,被監聽監控跟蹤,公安調動了近百名警察,綁架了多名大法弟子。我與兩個同修被綁架在一起,後來又被分別關在不同的房間裏。當時我們的正念都很強,在各自的房間裏都主動給警察講著真相,做三退。我心裏一直在求師父加持,既然來到這裏,別無所求,就是要多救他們,機會難得,那兩天我勸退了十一名警察。

這其中有一位是某派出所所長,他是來給我錄所謂「口供」的。我抓住機會跟所長說:「你們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好人,我們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善惡有報是天理,誰也逃脫不了,你要給自己留個後路,給子孫留個後路,天安門自焚都是假的、騙人的,不要跟著江澤民跑。不久的將來老天要滅中共,你趕緊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求神佛保祐,千萬別助紂為虐,做江澤民的陪葬品。」還沒等我說完,所長便對著身後的兩個小警察裝腔作勢地指著我說:「你膽子可真不小,你看這是甚麼地方,你竟敢當著我的部下給我講三退?」我小聲說:「等他們走了我再給你講。」他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我心裏求師父讓這兩個小警察快點走,我要救這個所長。

還真神了,兩個小警察像接到命令似的,馬上走出房間去了。我剛要接著給他講,他極快的轉過身來,把胸前掛的牌子拿給我看,並且大聲的說:「我跟你們法輪功接觸十年了,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可是我是吃這碗飯的,就得執行上級命令,執行公務,這是我的工作。」我說:「共產黨最會卸磨殺驢了,文化大革命結束的時候,有一部份殺人的警察就被秘密執行槍決了,當了共產黨的替罪羊了。」我一邊跟他講著,一邊在心裏念了兩遍他的名字,並問他:「給你起個化名吧?」他說:「不用,就用真名退。」

這個所長不但明真相,做三退,而且還利用自己的職權保護大法弟子,他告訴部下說:「錄口供的時候,你們不要把她(指著我)說的話全寫上,多寫對她沒有好處,就給她寫上‘無語’,‘無語’。」

當天晚上,警察又把我和另兩個同修關在同一個房間裏。警察接連不斷的穿梭著,進來幾個,出去了幾個,一會又進來幾個,我們就分別給他們講真相做三退,一會又換幾個警察進來,我們再給這些警察講真相做三退,平時在外面見到警察時就想儘快的躲開他們,今天也沒有怕心了,見一個講一個,退一個。

有時面對兩個警察就一起講,我說:「兩位小伙子,你們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們說:「聽說過」,我問他們:「你們三退了嗎?」其中一個說:「我多次和你們法輪功打交道,感覺你們這些人都是很真誠的。」我說:「我們的師父教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能不真誠嗎?你們今天把我們好人抓起來,你們這不是幹壞事嗎?將來老天要懲治江澤民及其幫凶的,你們還不趕快三退,求神佛保祐?」另一個小伙子說:「我是從×××派出所臨時調過來的,我想退,但是不知怎麼退?」我告訴他們倆:「今天在這個特殊的地方和你們見面,就是咱們的緣份。你們真心的對老天說,我要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抹去邪黨獸印就好使。」兩個小伙子都認真的迫不及待地用化名三退了。

還有一個警察不知甚麼時候進來的,長的樣子很不善良兇巴巴的,就站在我面前,還沒等我給他講,可是他卻急不可耐的對著我問:「那我這個黨員該怎麼弄?」我問:「你知道為甚麼要三退嗎?」他說:「你們的資料我都看過,就是沒有想退,今天看這麼多弟兄都退了,那我也就退了吧,保命要緊。」於是也給他起了個化名,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組織。

第二天,我在心裏開始發著正念求師父:「師父啊,這裏不是弟子呆的地方,請師父加持讓我儘快離開這裏,還有更多的眾生等著我去救。我知道自己修煉有漏,我會在今後的修煉中,由師父給歸正,由大法給歸正。」果然我和一個同修在48小時正念走出派出所,回家了。

那次我們三個同修一共講退了三十個警察。真正的體悟到了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切都鋪墊好了,只要弟子正念足,開口講真相就把人救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