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號裏的人都依依不捨地揮淚告別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七日】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一日中午,河南省信陽地區法輪功學員冬姨和小夏到縣城小區去貼掛法輪功真相橫幅,因遭人惡告而被警察綁架、非法拘留十天。

調整心態救眾生

兩位法輪功學員一進女監室,就聽到一片哭鬧聲、怒罵聲、烏七八糟不堪入耳的髒話,讓人噁心、煩心。小夏捂住雙耳,默默的背師父的《論語》。冬姨說:我們趕快向內找、發正念清場吧。既然我們到這裏來了,就有我們要修去的人心;能和這些人碰到一起就是緣份,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告誡我們:「大法弟子沒有選擇,你們面對的眾生都得救度。」

於是她倆雙盤打坐,調整好心態,開始對全監室人員發正念:「鏟除舊勢力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清除一切干擾所有人員明真相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讓他們明白大法好的一面打開,讓有緣人都能得到救度。」

不一會兒,號裏的吵鬧聲、叫罵聲慢慢停止了,多數人對她倆投向敬佩的目光。她倆就對全監室的人講法輪功是高德大法,修煉者以「真善忍」標準處處做好人,並以個人親身經歷講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真相及「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相等,解答了為甚麼天要滅中共等問題,當場就有兩人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

「法輪功名不虛傳」

一個監室約十平米,不管人多人少,只有一個水管,一個便池和一個打飯的小窗口。入號人員除提審和倒垃圾外,晝夜都在號裏不許出來。兩位大法學員處處為他人著想如:洗衣、打飯等都是讓別人先行,自己最後;十天中室內的衛生、清送垃圾她倆全包了。拘留所裏的飯菜很難吃,發霉的米裏還有很多沙子;兩位學員將家人和親友送來吃的,分給女監室所有的人,還分一大包給男監室的人,自己卻吃的很少。那幾天氣溫高達三十多度,有的人沒有換洗衣服,兩位把自己的衣服給別人穿,自己卻穿著汗濕的衣服。她倆的一舉一動都感動著監室的每一個人,大夥都說:以往總聽說煉法輪功的是好人,今日得見果然名不虛傳。

男子高呼:「法輪大法好!」

被關押在男號裏的一男子每天推車到各監室收垃圾。那天當他走到女監室,見是兩位大法學員出來送垃圾,就問別人:「她二人是為何進來的?」別人回答:「是煉法輪功的。」該男子立即舉起右手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之後他每天收垃圾路過女號就連喊幾遍:「法輪大法好!」獄警聽見也不制止他。

「建議你回家後也煉法輪功」

剛進拘留所時,兩位大法學員給拘留所陳所長講真相時,陳的態度很兇,後通過兩位大法學員反覆的給他講真相後,陳所長對法輪功的態度和以前判若兩人。

第三天下午,女號一個姓馬的婦女心臟病復發暈過去了。大法學員小夏按著她的人中穴救治,冬姨跑到窗口對外大聲疾呼:「快來人啊!女號有人暈倒了。」當天正好是陳所長值班,他叫來獄醫。馬某清醒過來後,陳所長指著兩位大法學員說:「你看人家冬姨快七十歲了,煉法輪功身體啥毛病沒有,聽她說她十九年沒看過一次醫生。你要是煉了法輪功,真能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建議你回家後也煉法輪功。」

「我現在就學法輪功」

第五天上午,縣國保隊長非法提審小夏,問她材料是從哪兒來的?你是要法輪功還是要家庭?一女警手拿攝像機拍照,並說:「說清楚了讓你回家照顧你女兒上學,看你女兒一人在家天天哭著叫媽媽,怪可憐的。」小夏對他們說:「我們修煉法輪功,宣傳法輪功真相是完全合乎中國憲法規定的,我不知犯了哪條法律?是你們不讓我們回家,強行把我和女兒拆開,反而說我不要家!」在場的警官都啞口無言。他們又把小夏母親叫進來。縣國保警察之前威脅小夏母親,說是小夏如果不「轉化」判刑三、五年,嚇得夏母一見女兒又哭又鬧。小夏安慰母親,沒有妥協。警察見無計可施,只得把小夏送回監號。全號人員一見小夏走進監號,全體站立兩邊像在歡迎凱旋歸來的將士。拍照的女警故意挑動的說:「看這煉法輪功的人就是心狠,自己的媽媽哭得那麼傷心,她都無動於衷,就是不認錯。」她話音一落,全室人群起反駁她,這個說:「咋哩,煉法輪功的有甚麼錯?自從她倆來這兒,我們這裏再也沒人為用水管、上廁所和搶窗口發生爭吵了。」那個說:「煉法輪功的才是無私無我的好心人!」姓馬的婦女搶著說:「陳所長叫我回家煉法輪功,我現在就學法輪功!」

「感謝你們讓我明白了這個道理」

第六天,外縣的一個王姓婦女被關進監室,她因財產被鄉、村官員搶奪而維權多年,他將鄉村官告到縣法院、縣林業局等相關單位,可當官的官官相護,反而把她抓到縣法院,辦案人員自知理虧,害怕王女士在本縣宣傳他們的惡行,把她送到鄰縣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王女士進去時甚麼都沒帶,別人的衣服她又穿不下,兩位大法學員設法讓外面的親友買兩套加大衣服送給她,王女士感動的落淚。兩位大法學員給她講法輪功蒙冤的真相,並勸她「三退」保平安。王女士說:「幾年前我聽了法輪功給我打電話說這事,雖然我還不大明白事情的緣由,我就同意退出了早年加入的團、隊組織,因為我知道這個惡黨快完蛋了。現在我才明白了:法輪大法是佛法,已傳遍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只有中共迫害法輪功。我以為我是最冤的,聽見了法輪功的講述,你們法輪功才比竇娥還冤啊!法輪功學員背著天大的冤情,還不顧個人安危講真相救人,而我受不了這口冤氣差點不要命了。我要好好的活下去,看到天滅中共的那一天。我要感謝你們讓我明白了這個道理。」

尾聲

十天後,兩位法輪功學員走出拘留所,她們先後讓二十餘人明白了真相,其中八人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組織。兩位大法學員離開拘留所時,監號裏所有人都依依不捨的揮淚告別,好幾人都留下了兩人的手機號碼,說出來找他們學煉法輪功;外地的王女士還細心的記下了小夏的住址。

一週後的一天上午八點多,小夏接到王女士打來的電話,說她今天離開拘留所,她向丈夫講述了這些天她遇到好心人對她生活上的幫助,還解開了她怨恨的心結,讓她特別開心。她丈夫聽後非得要見這兩位法輪功學員並要當面感謝。小夏把兩人接到家,做兩大碗肉絲麵,他們邊吃邊談很投緣。小夏還放師父的「教功錄像」和「訴江大遊行」給他們看。王女士的丈夫當即用真名做了「三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