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大隊長喊起「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

一、看守所裏大隊長喊起了「法輪大法好」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出去講真相,被惡人舉報綁架到派出所,家中所有的大法書、光碟、mp3都被抄走了。警察問我這些東西哪來的,我一聲不說,最後問我煉不煉,當時因怕心上來了,我說不煉了。警察把臉一沉惡狠狠的說,你說不煉就解脫了嗎?我判你三~七年。我馬上在心裏說你說了不算。回到監室再發正念背法,感覺身體上就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扁扁的一點能量也沒有了。我在心裏喊師父啊我錯了,痛苦中嘆悔著,求師父再給我一次機會。

到了第二天早上點到了我的名字,我立刻整理整理了衣服,用手梳了梳頭髮,背師父的法「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1],進了審訊室,接著背法,我面帶笑容沒有了怕心,眼睛盯住了警察的雙眼發出了強大的正念──清除其背後舊勢力操控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他問啥我也不說就是發正念,他又說你別看我行嗎?我說我不看你怎麼和你說話?他說今天咱倆說說真善忍。我說你先說吧,他說:真善忍這三個字太好了,這個真你修的太好了,不給別人添一點麻煩;這個善你做的不夠,你還有自私。我一聽是師父用他的嘴在點化我,我直點頭表示做的不夠。最後他又問你還煉不煉,我立刻答道:煉!煉!煉!他說昨天問你你說不煉了,今天你又說煉,那你煉就煉吧,說話中沒有惡意,叫我簽了自己的名。記事員說字寫的不錯,大法弟子真了不起。

走出審訊室,雖是冬天,可我身上暖暖的、臉上也發熱,回到監室犯人就說別人回來都是哭,可你卻那麼高興,因為我心裏明白正過來了。晚上發正念、背法狀態回到了原來的狀態,心裏對師父說,平時來這裏發正念還找不到機會,現在我要把這裏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所有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清除乾淨了再回家,就像孫悟空鑽到妖精肚子裏一樣,不停的發正念,發正念。到了白天那感覺就像喝了蜜一樣的舒服,我立刻向內找,去掉自己的顯示心、妒嫉心、看不上別人的心、兒女情、和我外孫的情、對婆婆的氣恨心,找一個滅一個。

一天坐在床上幹活,人多我又胖,靠右邊的犯人對我不友好,左邊的犯人看著我惡狠狠的大聲說,我就看不上你這個樣,今天該你值日你還坐在這。滿屋裏的犯人都看我,這回我沒動心也沒吱聲,心裏還想著你就是打我兩個耳光我也能忍住不動心。對面坐的是大隊長,大聲對她說,你怎麼打著我的旗號說她?她剛來,你剛來的時候你不也是甚麼也不懂。她看著我笑著說,我愛你。我雙手合十表示謝謝!

每天都要唱歌,這又唱起了紅歌,大隊長說:「這位姐姐你怎麼不唱?」我說我不會唱,她說你會唱甚麼,還沒等我說,二隊長就說:「法輪功的歌不能唱。」大隊長讓我唱,這時我沒有時間多想,因為《思鄉曲》歌中前四句想不起來,我就從「故鄉總在我心中 鄉音在耳邊迴盪 忘不了美好的家園 忘不了聖界的時光 那是眾生的召喚 那是親人的盼望 我唱成了兒女們的盼望, 那是夢中的嚮往。」共十三個人都哭了。大隊長拉著左邊犯人的手高舉著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我左邊的人問我:「你唱的這麼好聽,從哪兒學的?」從那開始,我漸漸的給她們講真相、勸三退保平安,退了幾個。

第七天獄警喊我走,我也沒有想到走,我跳下床喊:「法輪大法好!」大隊長雙手抱著我哭著說:「我在這還長著呢,想你了怎麼辦?」我說:「就喊法輪大法好吧。」就這樣我走出了黑窩。感恩師父的呵護,感謝為我們發正念的同修。

二、拘留所救人

今年五月十三日我被綁架到拘留所,下午去的,吃午飯我不吃,去外面活動我不去,獄警說我不配合,到晚上都上食堂吃飯看到人挺多,我就想把這些人都救了我再回家。每天出去的時候,我看好時機就講真相,有的問:「姨是怎麼進來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因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被他們綁架來的。」給她講共產黨的腐敗,無官不貪,她很快明白了,我說入過團隊嗎,她點點頭,我說從心裏退出去就保平安,記住法輪大法好,她同意了。就這樣用吃飯的時間、接水的那一瞬間講真相勸三退。

有一天在看電視,有一個人問我:「姨,宗教和法輪功有甚麼區別?」我給他講人心腐敗,道德往下滑,大法來度人,三退保平安。左邊坐的年輕人聽到了問:「反黨嗎?」我說:「不反黨,它不配!」我說共產黨勞民傷財,壞事幹絕,從文革、六四事件、迫害法輪功,他聽明白了退出了少先隊。這樣天天抽機會就講,時間一長退的人多了也記不全,到了晚上就想一遍。不幾天又綁架進來一個同修,該同修弄到了一支筆,我與同修在裏面勸退的共有四十多個人。

明白的人看到我就說,看到你們煉法輪功的人所說、所做的不像電視上講的那樣,我說那都是假的,他說回去要多了解了解。

第一次寫稿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