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法輪功,我後半生一定在輪椅上度過」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瑪麗亞﹒約瑟夫(Maria Josefe)是西班牙人,移民德國十多年了,第一次見到她是在去紐約的德國機場上,直言快語的她對這次旅行和我一樣,充滿了期待。我們一起辦理的登記手續,通過安檢,在候機廳我們有時間可以坐下來聊聊天。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瑪麗亞在紐約聯合廣場參加法輪大法弘傳世界二十四週年的慶祝活動。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瑪麗亞在紐約聯合廣場參加法輪大法弘傳世界二十四週年的慶祝活動。

瑪麗亞向我描述了她一年前的一段經歷,我聽的很專注,她說:「如果沒有法輪功,我後半生一定是在輪椅上度過了。」眼前的她步伐矯捷,在機場我們一起走了好長一段路,沒看出她有甚麼異常。

瑪麗亞看著我充滿疑問的眼神,笑了笑,低頭把手放在左腳上,慢慢的把褲腿拉上來。一段位於左腿內側長長的傷痕展現在我的眼前,縫合的傷痕一段段的和長傷疤垂直,就像一個粗製的長拉鏈。暗紅色深陷的長傷疤讓人感到有些心驚肉跳。瑪麗亞淡定的用手指著大腿根部:「這個傷疤有十八釐米長,八釐米深。」

去年的五月十二日,晴朗的天氣,不錯的心情。瑪麗亞和往常一樣在花園裏修剪樹木,突然失手,飛速運轉的電鋸割傷了她的左腿。「當時血是噴出來的」,瑪麗亞指著她的腿說:「我馬上把傷口用手捏合,經過鄰居的花園的時候,鄰居看到地上的血很驚訝,我還安慰她,她要替我包紮,我說自己來,鄰居叫了救護車,我被拉到醫院。」

在醫院,傷口被縫合,手術進行了整整七個小時。「手術後,我和醫生說,我要回家,醫生們都認為我瘋掉了,告訴我說,你要走也得要有個拐杖或者棍子甚麼的,我說不用,扶著牆就可以回去了。」瑪麗亞說。「這個事情我們決定不了,我們必須請教授來和你談話。」醫生回答。教授來了後,瑪麗亞還堅持要回家。教授說:「你這種情況,至少要在醫院呆半年才能回去,你是不是精神有問題?」「甚麼叫精神有問題,我很正常,我可以對我自己的生命負責。」瑪麗亞回答。此時的瑪麗亞非常倔強,讓教授無可奈何,最後在瑪麗亞在一個可以自己負責後果的單據上簽了名字,教授才讓她回家。

聽著她的故事,讓我覺得瑪麗亞真是精力旺盛,一般人在經歷了這樣的大難之後,早就嚇的魂飛魄散了,又經歷了七小時的大手術,哪裏還有精力和醫生爭辯? 而且還要挑戰德國醫學界的教授。是甚麼讓她在遭遇此劫難後,對自己的康覆信心十足?

瑪麗亞二零一三年開始學習法輪功,雖然她是西方人,但是對東方的氣功的奇效深信不疑。「回到家後,我就開始煉功,雖然我腿壞了,但是第一到第四套功法我都是站著煉,第五套我不能雙盤,但我儘量的把腿盤到我能達到的位置。」除了煉功,瑪麗亞還看法輪功的九講視頻錄像和書籍。法輪功祥和的音樂讓瑪麗亞安定下來的同時,也帶給她一個巨大的驚喜。

「第三天,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我認為我可以走了。」她真的可以走了,她打開房門,走到街上。鄰居看到這一幕都目瞪口呆,降臨在瑪麗亞身上的災難在鄰居心中還心有餘悸,瑪麗亞居然自然的行走的街上。「我和他們說,是法輪功,法輪大法救了我。他們不懂,我就說是煉佛家氣功好起來的,他們才有些理解。」

七天後,瑪麗亞再次來到醫院,找到給她治病的那個教授,走到他面前,轉了一圈,伸出手掌幽默的說:「我可以邀請您跳一曲西班牙弗拉明戈舞蹈(Flamenco)嗎?」教授當然還認識瑪麗亞,一週前他們剛剛吵過一架,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瑪麗亞說:「我是法輪大法弟子,法輪功是超常的,一般人不能理解,我不是精神病,我煉了功,沒有吃藥,我健康了。」教授目瞪口呆,驚訝的說:「我工作了四十年,從沒經歷過這種事情。」

今年在紐約,五月十二日,正是瑪麗亞的腿受傷一年,她心情愉快的參加了好多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包括在聯合廣場舉行的慶祝法輪功弘傳世界二十四週年的活動。之後她參加了萬人在曼哈頓舉行的法輪功大遊行,遊行三個半小時,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拿著一個英文橫幅「法輪大法好」經過時代廣場,橫穿曼哈頓。

讓她非常激動的是她還見到了師父──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師父在講台上的時候,我看一束光直通天頂,感到了巨大的能量。」瑪麗亞說。瑪麗亞覺得她和法輪功有巨大的緣分,能夠學法輪功讓她感到非常幸運和充滿了幸福感,她非常願意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包括可貴的中國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