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偏僻山村裏的修煉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二零零六年的一月份,我隨丈夫來到英國,居住在英國最西南部的一個偏僻小山村。由於人煙稀少,見不到任何中國人。

那是在二零零八年新年的前一天,是個星期六,我和丈夫在倫敦唐人街的街中心,遇到了一位和善而又文靜的女士,她遞給我一本《九評共產黨》,並勸我用化名退黨、團、隊,我當時就用真名退了。

隨後,我就主動的問她:「我想了解法輪功。你知道怎樣了解法輪功嗎?」她說:「我寫給你一個網址,你在家上網,就可以了解到了。」隨後,她就把明慧網的網址寫給我。

當時,我如獲至寶,心想:終於可以了解法輪功了。共產黨為甚麼不讓人了解法輪功?共產黨究竟害怕法輪功甚麼?這個問題我一直都想得到解答。

欣喜遇佛法

回到家裏,打開電腦,我就直接點擊在線閱讀法輪功書籍。當我一開始閱讀《轉法輪》中的《論語》時,我感到非常震撼,這是佛法!每一句話講的都是宇宙的天理。頓感此書對生命的重要和嚴肅,於是,我懷著非常崇敬的心,恨不能一眼把整本書看完。

當我一字一句、非常認真、仔細地看完之後,心裏就想:共產黨太壞了,要害多少中國人啊,共產黨要我們走的是一條下地獄的路啊。並覺得自己得法太晚了,但同時又感到難得和幸運。

知道了得法的珍貴,我倍加珍惜。我又重複仔細、認真讀《轉法輪》,並開始自己照著師父的教功錄像學煉動功。即使在周圍沒有修煉人,靠自己學法、煉功,在大法中修煉,自己的身心每天都發生著巨大的變化。

師尊為我淨化身體

最初,我看見師父從另外的空間裏,把我身體裏面的兩大黑黑的業力團,分別打入了石頭圍牆的牆體裏面,封閉起來。我問師父:這兩個黑色業力團,還會不會回到我的身體上來?師父說(大意):如果你的思想行為變得不好了,還會回來。這讓我知道了對生命的負責任和嚴肅性。

於是,我更加嚴格要求自己,每天都不放鬆學法煉功。師父不斷地淨化我的身體,原來的肩周炎、頸椎炎、痔瘡、右耳垂下頸部的腫瘤和右邊小腹部的腫瘤全部消失。

特別明顯的是腳掌底部的牛皮癬。那是一九九五年,自己的左腳掌底部,不知怎麼的,長了一塊硬硬的牛皮癬,每天奇癢難忍,令我十分煩惱和痛苦,想盡各種醫療辦法也難治好。我的一個同學是很優秀的醫生,對我說:牛皮癬的病毒細菌在血液裏面,根本就治癒不了,到老的時候,它還要擴大到五個腳趾頭,整個腳掌可能奇癢爛掉。

但是,就在我開始煉打坐的時候,師父把我左腳掌底部的病根,展現了出來,只見左腳底部,有一個爛得很深的大黑洞,裏面有像泥鰍和蚯蚓狀物,大大小小、密密麻麻,螞蝗模樣的怪黑蟲,鮮活亂動,爬進爬出。雖然非常可怕和醜陋,但我十分有信心去掉它們。

盤腿的時候,真的很難,兩條腿硬邦邦。開始連單盤都不行,但我看了大量的同修們煉功圖片後,我想:同修們做得到,我也能做得到。於是,從單盤慢慢到雙盤一分鐘、五分鐘、一刻鐘至一小時。一路走來,現在雙盤自如,身體健康,健步如飛。

再看看左腳掌底部,牛皮癬沒有了。真叫我驚嘆佛法的神奇威力,知道了師父的字字真言,法力無邊,更知道了,師父無比洪大的慈悲苦度之恩,無以言表的淚水經常莫名的湧現出來。

精進實修 師尊呵護

我和丈夫是做鄉村屋頂建築工作的。星期一至星期五,白天早出晚歸,辛苦忙碌,無法看書學法,我就把白天時間改為聽法,把師父的講法下載到手機上,邊做事,邊聽法。晚上回家,就抓緊時間看法、煉功。

師父看我修煉抓得緊,經常呵護和鼓勵我。例如,在定中,在我的眼前,展現出一個旋轉非常緩慢的法輪,中間圖形符號是靜止的,一輪又一輪清晰、明亮的光圈有規律的左右旋轉,越往外延伸擴展,旋轉的速度越緩慢,色彩亮麗,繽紛萬千。雖然我修煉的時間不是很長,但師父用功力,讓我提前看見了自己的各種神通本領。

隨著學完所有的經文,不斷深入學法,我知道了師父是來正法的。大法弟子不僅僅是只求自己解脫,而且還肩負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從此我知道自己的責任重大。

由於自己的英語不好,又不會開車,更不能獨立工作,在家裏完全處於被動的狀態。如果不修煉的家人對我在家裏打印真相資料不理解而產生不滿,就會帶來很大的干擾和阻礙。所以,首先必須突破的第一大關就是家庭關。一開始,我在家裏打印真相資料時,丈夫一看是有關法輪功的內容,由於不了解法輪功,以為是參與政治,他就擔驚受怕,寢食難安。結果,第二天生病了。

為了解除他的心頭之憂,了解法輪功真相,我就以寫信的方式,實事求是、簡單明瞭的給他解答清楚。就這樣,他的思想轉變過來了,並叮囑我要小心。

我看他還沒有完全丟掉怕心,我就從外部環境做起。於是,一直喜歡安靜的我卻成了周邊地區人人都了解我的、有善心的、慈善公益者,在做各種慈善公益時,我又弘揚大法和神韻,同時又進行反活摘徵簽,得到了周邊地區人的支持和尊重。

丈夫無論走到哪裏,都能夠聽到人們對我的稱讚,他也開心和自豪。於是,我把被動變為主動,在家裏可以堂堂正正地打印真相資料,寄真相掛號信。

信師信法 闖難關

作為海外獨自學法修煉的大法弟子,修煉環境雖然要比中國環境輕鬆,但是舊勢力對我們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樣是險惡和嚴酷。下面舉兩個最典型的例子:

有一天晚上,在定中,突然在前方出現一個白衣觀音菩薩,當時我心中一喜,心想:觀音菩薩看我來了。就在那一剎那間,白衣觀音菩薩的右手向我一揮,一束白光瞬間射來,要我跟她走,我頓感不對,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還沒有完成,怎麼能跟你走呢?白衣觀音菩薩還是原地不動。於是,我又發出一念:我修的是主元神,層層身體都由我自己做主。師父講了:「你只管去修,只管去同化這個大法,也就是說不管你是佛、是道、是神,你都得同化這宇宙大法才能使你回去」[1]。我想:我要修得比你白衣觀音菩薩還要高。就在那一瞬間,白衣觀音菩薩消失了。

還有一次,在定中,一個黑色的小飛碟,在我的正前方上空,快速盤旋。我知道,來者不善,靜靜觀察,此飛碟不敢對我下手,不一會就飛走了。但接著一隻龐大無比的灰色飛碟,從遠到近飛來,發出轟隆隆的噪聲。突然,從底部放射出一束密集強大的柱形白光,瞬間把我吸在半空中,我與它僵持著,並發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誰也不敢迫害我,迫害我就是犯罪!

飛碟並沒有放手,於是我念發正念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飛碟並無任何動靜,反而發出更加猛烈的強光,我感到支撐不住了,知道已處於險惡中,在這最危險的關鍵時刻,我大聲喊:「李洪志大師救我!」剎那間,飛碟消失得無蹤無影。

這驚心動魄的一幕讓我明白:舊勢力真的是虎視眈眈,花招險惡,毫不留情。也使我更加知道:修煉不易,得正法更加不易,只有紮紮實實修煉,信師信法,堅定不移,相信「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師父就會用無邊的法力,使弟子們闖過難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