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的人都聽到真相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幾年前,我在街上當面發送真相資料時,遭惡人舉報,被非法關押到當地看守所。

來到監號後,我給號裏的在押人員講述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江澤民小人妒嫉,操縱喉舌媒體對法輪大法的造謠污衊,編造假自焚誤導廣大民眾對法輪大法的認識,共產黨對傳統文化的破壞,使人性扭曲,道德下滑和即將面臨的天理報應,勸他們抹去加入這個邪惡組織而發的誓言,從而擁有美好的未來。號長當場表示願意讓我出去後替他在退黨網站上聲明退出團、隊,別的人也紛紛表示願意讓我有機會替他們聲明三退。

一天午飯後,網監大隊的幾個人對我非法提審,我對他們說:「我沒有犯罪,拒絕簽字。」在場的一名獄警對他們說:「人家這不一樣。」過後獄警對我說,他在香港旅遊時,接觸過法輪功學員,明白了真相,並且請海外同修替他退了邪黨組織。提審室有一個人是武警中隊的指導員,他問我以前在部隊工作時是甚麼軍銜,為甚麼煉了法輪功,我對他說:我煉了法輪功後,多年的胃病好了,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立功評獎不去爭了,沒人願意幹的活我去幹。單位領導曾說,都像你一樣修煉法輪功部隊的工作就好幹了。

回到看守所獄警值班室,當班的獄警都在場,帶班的是一個副所長,平時對看守所的在押人員很兇,他很客氣的問我法輪功到底是咋回事。我給他講了法輪大法有益社會的事實,和江澤民利用共產黨邪教組織對法輪大法的迫害,活摘大法學員器官的滔天罪行。過程中有問有答,氣氛很好,講了一個小時左右。

回到監室後,很多人看著我笑,我說:你們笑甚麼呢?怎麼不睡覺?因為每天這個時間都在午睡。有人指著監室裏的喇叭對我說:我們在這裏聽你講呢。原來是我在獄警值班室講真相時,那裏的放音設備是開著的。看守所各個監室都有喇叭,都同時聽到了真相。獄警值班室有各監室的監控畫面,室內的情況他們應該是知道的。

我所在監號是一個過渡號,新來的人要先到這個號,有一個人剛來得了咽喉炎,晚上難受睡不著覺,我給他講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和三退的意義,他表示願意退出邪黨,我告訴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到現世福報,消災避難。第二天他高興的說,他的病好了,以前每次犯病都需幾天時間才能好,念了真管用。還有一個人出事後思想壓力大,身體有病吃不下飯,我給他講述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並讓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的精神狀態好了,胃也不難受了,每天也跟我學煉功法。此人釋放回家後還找到我的家人說:「等我出來,一定要讓他知道。」有一個戴腳鐐的重刑犯,聽聞真相後對我說,他晚上能睡著覺了,並且要學煉功法。他戴著腳鐐能雙盤打坐。號裏的很多人會背師父的《洪吟》中的詩句。有人說,早知道這些道理就不會犯罪了。

幾年前我經常講真相的一個值班室,牆上張貼的值班表上開了十七朵優曇婆羅花,我把他保存了下來,現在這張紙都發黃了,優曇婆羅花依然開放如初,潔白無瑕。

我的外婆九十多歲了,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痛消失,每天念誦時還能看見漂亮的蓮花轉來轉去的美景。

願世人莫失機緣,共同沐浴創世大法的恩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