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小同修的回歸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今年我二十八歲,二十年前開始修煉大法,但期間迷失了十幾年,錯失了大法弟子正法時期的寶貴時間,歷經輾轉,終於在慈悲偉大的師尊召喚與呵護下,在這最後時刻,走回來!

一、兒時的快樂時光

一九九六年,母親於萬般絕望之中喜得大法,從此,這個風雨中搖搖欲墜的小家有了希望,那年我八歲。記得小時候我們村八十幾個人一起煉功,那種感覺真是殊勝啊!我曾在心中默默的對師父說,師父,您把我就當作大人對待吧,讓我快快提高!大法的根深深的紮在我的心中!

雖然家裏窮,但我的童年是如此的快樂!

二、魔難中迷失自我

一九九九年,黑雲壓城,那種巨大的窒息感讓每個大法弟子都面臨著生與死的選擇。

不久,母親流離失所,我和妹妹留在了姥姥家,失去了修煉環境。印象深刻的一次,妹妹對我說:咱倆上北京啊!我一聽就哭了,內心的恐懼和對妹妹的不捨讓我不知所措!那時電視裏播放的都是污衊大法的假新聞,可是我知道,這都是假的。

但是,漸漸的在常人的洪流中,我漸行漸遠,不知不覺中迷失了,陶醉於名利情愛之中,但是大法的那根線,仍牽著我。我游移在大法的邊緣,一腳門裏一腳門外,可師尊從未放棄過我這個迷失的弟子。當我在男女關係要犯錯時,師父就會以不可思議的方式保護我。

我知道,沒有師尊的慈悲看護,也就沒有我今天的回歸之路!

三、 坎坷的回歸路

二零零九年,姥姥住進醫院,一位老家的同修見到我們,給我們帶去了師尊在九九年之後的講法,我們三個輪番搶著看完了講法,但是我卻看不懂,感覺理解很是吃力。直到二零一二年,我們結束了這十多年的流離失所,回到了老家,接觸到同修們,漸漸的了解到正法形勢,同時也脫離開這種封閉的獨修模式。但是彼時的我並沒有紮實的走回來,對修煉的認識還是僅僅限於感性。隨著工作,我又迷失在名利情中,做了很多錯事,自覺不配再修煉了,這種思想一直阻礙著我,讓我絕望。

但是師尊常常在夢中點化,比如讓我看到自己貪圖安逸,錯上了鬼怪的大巴,當發現時看到能載我回家的大巴已經開到天邊,太陽已經落山,我在絕望中驚醒!比如讓我看到風和日麗的日子裏突然山崩地裂,而我則疾呼著讓大家趕快喊「法輪大法好」。

有一次,我就在想,有那麼多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為甚麼我就遇不到呢?就在第二天,我坐在輕軌上,對面的老太太就在講真相,而且我們竟在同一站點下車,走出車站,我拿出包裏的真相幣給她看,她打開包說我也有,我瞪大眼睛看著她,她突然明白我也是同修,抱著我說了很多,當時我們都哭了。她是跟過師父班的延邊老大法弟子,非常堅定。

我知道師父是為了鼓勵我,讓我遇到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

不久,母親、妹妹等四個同修被綁架,我在得知消息時正在和同事聚餐喝酒,當晚我和同修們一起簡單的商量了一下決定第二天去拘留所看看。自此,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我開始真正的精神起來!

在拘留所,我們一行十幾人被劫持到派出所。惡警給同修們上了酷刑,當我被所謂提審時走廊裏我看到同修在各個房間裏被上刑。國保隊長問我問題時我說,今天就是死也就這些話了。當時看到他表情一怔,沒有繼續逼問我。他們問的問題很無聊,就是想知道我們是怎麼來的,誰聯繫的之類的。幾乎所有的同修都說是我讓他們來的,最後警察說,給我上完刑就真相大白了。我一直在等著他們來給我上刑。但一直等到最後也沒人動我。後來我知道,當你沒有怕的時候迫害也就煙消雲散了。之後我們被送到了拘留所,在那裏,我們十幾個同修每天背法,唱大法歌,講真相發正念等,每天都很充實。

我知道,師父利用這次營救同修的過程,不僅讓我重返修煉路,同時也讓我們迅速的鍛煉成熟,給了我一次彌補迷失的機會。在同修的幫助之下,我開始了這麼大以來最辛苦珍貴的幾年。在這種逆境之下,我非常自然的改變了之前破敗骯髒的生活。

每一次與公檢法司接觸都是放下生死的過程。一次次,一回回,我真正認識到,真正被迫害的不是我們,而是他們。印象很深的一次,我在法院門口,庭長不見我們,我給他發了一條信息,大意是規勸他,要給自己留後路,不要讓自己的親人將來有一天像我們一樣承受這麼多痛苦。發完信息,我就哭了,真的為他們擔憂,擔憂他們的未來。就是這種歷練,我認識到了法的珍貴,從理性上有了自己的理解,這種在踐行中的解讀,讓我堅定無比。這一路走來,陪伴我鼓舞我的是師尊的慈悲呵護。

二零一四年,母親被送到監獄,在一次次解體監獄的轉化迫害中,更加真切的體會到師尊就在我們身邊。三年的營救中,體會到的是在山重水複時的峰迴路轉柳暗花明,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心裏就有底,事情就有轉機。

四、師尊的慈悲消去我的執著心

青年大法弟子都面臨著是否結婚成家的問題。我是屬於從打記事起就色慾表現很強烈的人,在往下修去這些執著心的過程中幾乎從來沒有去掉過。我自己也很苦惱,但就是力不從心。比如在睡夢中過關時幾乎想不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有那麼一次,我在上班途中結識了一位男子,方方面面都符合我的想法,並且他明確表明要與我在一起。我也神魂顛倒,心猿意馬!隔了一兩天,我在公交站點,偶遇一同修A,我看到他非常驚訝,因為這簡直太巧了,更讓我驚奇的是,他說:我昨天夢到你了。他接著說,我夢到你站在情慾的河邊向下張望,準備跳下去!一切已不言而喻,師父安排這場巧遇,讓我認識到我的執著。坐在公交車上,我淚流滿面,這種洪恩浩蕩,將我的執著融化的無影無蹤!

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還有很多,比如被摩托車撞到腿卻安然無恙。有時師父會以各種不可思議的方式暴露我的執著心!師尊的慈悲將我不正的東西化掉。

我總是陷入一種深深的痛悔與壓力中,覺得浪費了十幾年的時間,有時會感到絕望,但是,當我想明白這一切的緣由時,我終於明白師尊在我整個的生命長河中從未放棄過我,在正法的最後時刻,喚醒我,我有何理由放棄自己?我知道自己有很多執著心,比如根深蒂固的妒嫉心,貪慾,怨恨心,顯示心,爭鬥心,色慾心,安逸心,執著錢,名利等等,讓我三件事做的不好,狀態時好時壞。但是,佛恩浩蕩之下,何顏以對師尊。

我一定會做好的,請師尊放心!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