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煉中成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在我小的時候,父母離婚了。媽媽一個人撫養我,她的工作單位不景氣,每個月工資只有三百多元,我們母女的生活很艱難。那時媽媽基本上是靠打麻將贏的錢來補貼家用。

幸福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底,我和媽媽一起得法了,媽媽也不賭了,煙酒也戒了。那時我十一歲。記得當時媽媽放師父的講法錄音,我聽得非常專注,都聽進去了,覺得真好。那種感覺至今難忘。

一次,我感冒很嚴重,頭昏、高燒、喉嚨很痛、鼻子不通氣、全身無力,就昏昏沉沉的坐到媽媽身邊聽她讀師父的法,當媽媽念完最後一句,我的鼻子「唰」一下子就通氣了。

還有一次感冒,我難受的睡不著覺,媽媽去煉功,我就跟去了,煉完功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發現感冒好了,全身舒服極了。下次再感冒時,我很積極的去煉功,可是感冒沒有好。媽媽說:「你平時都不煉功,今天一定是有求才去煉功的吧?」媽媽猜對了。

修煉後,我們母女不用在醫藥費上花一分錢。

苦難

邪黨迫害大法後,我與母親都堅定的繼續修煉大法。派出所警察經常闖到我家非法抄家。我母親多次被綁架,先後被關在派出所、看守所、勞教所、洗腦班、監獄。我一個人在家沒人管,吃不上飯,有些善良的阿姨會喊我到她們家吃飯。當時電視上一天到晚的誣蔑大法,我心裏很壓抑,不願與人說話,就願在家裏看師尊的講法錄像帶。

那時我已經上中學了,成績不好。初二有藝校來招生,我想換個環境。當時媽媽被關押在勞教所,我就去找奶奶,最後姑媽幫我出了學費,我就到了藝校,住在寢室裏。也不知道哪裏惹到了同學,我經常遭受欺負,常被打罵,被偷錢、物。但我都以當時的心性去面對,因為「真善忍」的種子已經埋在我的心底。

記得開始時班主任很煩這些事情,每次都與我有關,可慢慢發現是她們在欺負我,就對我比較照顧。有次學校放假寢室沒人,班主任就將我帶到她家小住。我媽媽從勞教所出來後,到學校來接我,班主任跟母親說我是個非常乖的孩子。

成長

後來我們母女被迫流離失所,我不得不中斷學業,離開母親去外地資料點跟同修做真相資料。剛到資料點時,我甚麼也不會,大同修們都很忙,她們還沒來得及教我怎麼使用打印機,電腦也是隨便給我指點一下。有一天我一個人在家,正好需要用到打印機,當時我的腦子就像開了竅一樣,接接這兒,弄弄那兒,就會用了。我對自己感到很驚訝,我上學從來沒有這麼聰明過。

那時我們還是去網吧下載網上的資料,風險很大,要繞到對面主機下面去插優盤。有一次被吧主發現了,衝著同修和我怒吼,嚇得我倆兩個月都沒敢出門。

接著傳來壞消息,媽媽那邊的資料點被警察破壞了。聽大同修們講,關押媽媽的地方晝夜亮著燈在刑訊逼供。那次我很堅強,沒有哭。

不久,我與兩位老年大法弟子在發放真相資料時被警察綁架。在派出所,我盤起腿給警察講真相。後來我被關到當地戒毒所,監室有好多跟我一般大的女孩,當晚她們把我擠在角落裏想打我,我慈悲的看著她們微笑,彼此對視了一會,她們就放棄了毆打我的念頭。

第二天,我被警察接回當地,關進拘留所。那時我身上長滿了疥瘡,被親戚接回了家,大姨照顧了我一週。走時大姨父不讓我留他們家的電話,怕受牽連,因為警察為了抓媽媽,曾闖到大姨家騷擾、威脅。

同修輾轉把我帶到了另外一個城市。我繼續為那裏的人們能明白法輪大法的真相而努力著。面對面發放真相資料時,我會用一張漂亮的包裝紙包上,還疊一張紙鶴在裏面,祝福大家明白真相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一次,我和一位老同修在發真相資料時遭人構陷,被綁架到看守所,我們絕食抵制迫害,遭到野蠻灌食。獄醫還恐嚇我:「灌食的管子這麼粗,要給你灌你根本受不了……」後來我的嘴被灌得很腫。老同修也被折磨得很憔悴。那天,一獄警頭目把我帶到辦公室,這時別人喊她去接電話,我望見窗外一片自由的天空,窗戶沒有防護欄,因為隱約記得凌晨我被送看守所時上了幾節樓梯,以為窗外並不高,就踩著凳子、桌子、看也沒看就邁出去了……這樣,我的腰椎被摔折了。

我和老同修一起被送進醫院搶救。那位同修幾個月後含冤離世。看守所通知我老家的派出所來接我回去。我告訴派出所警察這半年來我遭受迫害的經歷,他們都震驚了。當時我十六歲,所長問我:你老了怎麼辦?

後來我通過學法、煉功,恢復得很好。至今過去十四年了,我一樣好好的,從來沒有因為曾經腰椎骨折吃過一片藥、進過一次醫院。這就是大法的神奇。

修煉大法真好

出獄後,我到了父親的新家,遭受繼母對父親的挑唆、周圍人的歧視,繼母謾罵我時,父親一言不發,我睡在水庫旁的小屋裏,正方形的小被子蓋到頭蓋不到腳,晚上開幾瓦的燈會挨罵,說費電。父親的工資全部上交給繼母,我跟爸爸說我想去上學,他卻根本不想讓我去讀書,繼母說我煉法輪功根本靠不住,還鼓動我的叔嬸去派出所構陷我,再次把我送進監獄。

後來善良的姨媽收留了我。姨媽一家供我讀書。在學校裏我給同學們講了真相。不管怎麼艱難,我終於走過了學校生涯。

再後來,父親因觸犯法律被判無期徒刑,被關進監獄。至今是我與丈夫在管他。繼母的家也被佔了,她也過了段沒有家的日子,當時她懷的孩子已經足月,父親的家人都叫她打胎,我聽說後就打電話鼓勵她,讓她把孩子生下來。她在電話那邊感動的哭了。

如果沒有大法,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會變成甚麼樣。修煉「真善忍」真的很好。有緣看到我的故事的朋友,請不要錯過這萬載難遇的大法,好好了解你會發現這是你生命中久遠的期盼與等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