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重返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在我小時候,因父親修大法,我也開始隨著父親煉功,也到學法點一起朗讀師父的書籍。

一、迷失回家路

父親說,小時候我發高燒,他在我身邊讀《轉法輪》,我的燒就能退下來。因為年紀小,盤腿對我來說很容易,那個時候和父親一起煉功,每次父親單盤腿都翹得老高,看我不用手兩條腿都可以直接翹上雙盤,父親老呵呵地笑。那時我家掛了很多法輪圖,我的天目沒有開,但總覺得它們很好看。九九年江氏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迫害,父親因為家庭和工作的壓力,遺憾地放棄了修煉。而我在逐漸長大的過程中,不僅遺忘了我的修煉歷程和大法法理,甚至聽信了學校和電視裏對大法的污衊宣傳,對大法產生了不好的看法,如今每每想起,都覺無限痛悔……

在離開法的那近十年中,其實師父一直未曾放棄過我。上小學時,因戴著紅領巾,放學的路上幾次碰到大法學員為我講真相;家裏的觀音菩薩像,當我遇到困難祈禱時總能幫助我度過難關,這使我在那些年心中對神佛的存在深信不疑,後來父親才告訴我,原來在九九年以前,這一尊佛像已經求師父開了光,上面有師父的法身,我才明白,這也許是師父想讓我升起對神佛的信心,為我以後得法做下鋪墊。

二、重返修煉路,回歸步別停

後來,父親在同修的幫助下,從新走回了修煉。重回修煉的父親,開始向親友講真相,在父親的影響下,我由一開始的抵觸到堅定地用真名做三退到最後不顧一切地要走回修煉。得法之前,我常常頭痛,一次放學父親去接我,我的頭痛又發了,父親跟我說心裏默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好起來,我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在回家的這二十分鐘裏默念,到家時,先前發作至少需要半天才能緩解的頭痛竟然在這短短二十分鐘內就好了,後來幾次頭痛發作都是通過默念九字吉言很快就不痛了,慢慢地,我開始相信大法。

在明白真相以前,由於受了多年中共謊言的毒害,我抱著對大法抵觸的態度,自以為是,曾對父親說讓他把大法書給我看,我要找出反駁的證據,但父親可能害怕我抱著不好的觀念看大法書,會給我自己製造無邊的罪業,當時並沒有把書給我,而是當我明白真相後做了三退,才把《轉法輪》拿給我看。記得當時我第一遍讀《轉法輪》的時候,初讀幾頁時只覺得感興趣,後來越讀越覺得大法太好了,感覺自己找到了生命的歸宿一樣,當我一口氣讀完他後,我心裏就下定決心要修煉了。當時我因為之前的大言不慚感到羞愧,但是心裏要修煉的決心很堅定很強烈,於是我直截了當地跟父親說,「我要修煉!」父親當時並沒有回應我,直到後來幾天我對他重申了幾次後,父親才語重心長地對我說:「我一直在等你回來……」

於是就這樣,我開始從新回到大法修煉中。當時是高三,課業重,但是初得大法的心,無比激動和堅定,每天晚上如飢似渴地學法,看完了《轉法輪》,看各地講法,那時總是覺得學法的一個小時時間太短,不知不覺中就超過了時間,但是每次學完法都覺得思路很清晰,做作業也更加輕鬆,打坐的時候,真的就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的感覺,很舒服很舒服的。

高中畢業後,我如願考上了醫學院校。得法一年左右,我時常在夢裏夢見大幅的真相展板,大法弟子講完真相都走了,我卻站在那裏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想,這應該是師父點化我要開始講真相了。我還夢見,有一個巨型的鐘,時針指在九,夢裏有個聲音告訴我,當到了十二點,一切就都結束了……

於是,我慢慢下決心開始講真相,得法前我有一個男友,我們互相扶持度過了高中最艱難的那一年,修煉後,我也是抱著順其自然的心態,沒有刻意放棄這段緣份。他是我第一個開口講真相的人,我清楚地記得,講真相的前幾天,我做了一個夢,因為他生下時額上就有個紅色的胎記,在夢裏,我跟他說,我要帶你去把這個印記消除了,可是走著走著一直沒找到那個可以幫他消除印記的人。之後我和他講真相,他沒有明白,但是知道我為他好,於是答應退隊、退團。但後來又在學校裏入了黨,還是他畢業時考研複試,在飯桌上偶然和我談起這事我才知道,我說你當時只退了團和隊,他立刻說,那你把我的黨也退了吧。我為他能夠有一個正確的選擇而高興,過了些天,他跟我說他很順利地考上了國內一個知名教授的研究生,這是眾生明真相得救所獲得的福份啊!

上大學,我一個人來到外省,面對的是全新的環境、學習和宿舍生活,很多同學因為一開始不適應總是打電話回家和父母哭訴,而我因為有大法在,有師父在,一直覺得內心很充實。我每天學法,有時下午沒課就一個下午都學法,學完法感覺身心無比舒暢。當遇到困難或者委屈時學完法心裏就豁然開朗,甚麼問題和困難都化解了。

我的宿舍有一個脾氣比較暴的舍友,很多人因為她脾氣不好而疏遠她,我常常和她搭組做實驗,因為我動作慢,她性子急,有時我慢了她就對我發脾氣,大喊大叫的,我也不在意,一邊平息她情緒一邊接著做實驗,我用修煉人標準要求自己,心想這是在考驗我的心性,給我德,心裏平和了,還得感謝她呢,完成實驗後就歡歡喜喜和她一起放學回宿舍了。另一個舍友後來對我說,她對你發脾氣,你不僅不計較還像甚麼事都沒有似的,跟她有說有笑,我真佩服你。其實,我當時沒告訴她,這都是我修大法的緣故,以前我是個要面子的人,這樣的心態和為人處世都是大法教我的,師父教我們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如果忍都做不到,那善就更無從有了。因為我的「忍」,也被她們稱作脾氣最好的人,這為我後來為她們講真相也做了很好的鋪墊。

三、發正念 救眾生

修煉半年多後,父親就教我發正念,慢慢我發現發正念的威力,也意識到大法弟子發正念多麼重要。我一開始發正念時,雖然天目看不見,但是總感覺渾身發熱,尤其是背部能量很強,發完正念以後思想裏不好的念頭就很少,學法干擾也少。後來我開始對朋友講真相時,會提前幾天發正念清理他的空間場,再同他講真相效果就好,能比較順利地做三退。

有一次,我在病房遇到一個白血病的小男孩,他的家人都很隨和,我覺得小男孩很可憐,想給他們講真相,但是第一次跟這麼多人講真相,心裏沒有把握,於是我前幾天發正念時就開始清理他們的空間場,到當晚要去講真相時,發正念腦海裏閃過一束紫色的光照到他的病房,當時沒有太在意,想不到當晚和他們講真相時很順利,臨走時為他們起了化名,讓他們從內心退出黨團隊,他們十分開心地同意了,不停地感謝我,我知道這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在加持我才能做到的,同時也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去年十一月,我一個人去了香港,見到了維多利亞港真相點的同修,很開心,因為在外讀書不認識當地的同修,見到同修覺得分外親切和高興。同修見到我,指著旁邊的攤位對我說,你要注意安全,他們(青關會)的人一直在這裏拍照,你先不要派報紙,在這裏坐坐。我看到旁邊的攤位掛著大幅污衊大法的橫幅,有幾個穿青色工作服的人在發污衊大法的傳單,地上還放著音響不停地播污衊師父的錄音,還有一個中年男子罵罵咧咧的,滿嘴污言穢語。看到這些,我心裏很難過,這會讓多少眾生失去得救的機會啊!同修大姐說,青關會很邪惡,之前總是來騷擾我們的攤位,指著鼻子對我們破口大罵,把廣播懸掛在我們攤位上方加大音量播污衊大法的造謠宣傳,尤其是他(中年男子),曾經因此被關進牢但是出來還繼續做這麼邪惡的事。這個真相點講真相的同修不多,只有兩個,還有另一個叔叔在煉功展現大法的美好。我心想,這裏同修這麼少,我得做點甚麼配合他們,我見到青關會的人一直在偷偷拍照,就坐到一邊,開始發正念,清理這裏的空間場,讓眾生不要看到和聽到這些造謠宣傳,讓有緣人來到我們的攤位聽真相得救度。

旁邊的音響不停地播著錄音,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想讓它壞掉,清理這裏的空間場,看到同修大姐在講真相時就加持她清理對方的空間場,就這樣過了一個下午,我感到有點喪氣,因為那個音響還是在不停地播,沒有壞……感覺心裏有點受挫,現在想想當時是沒有足夠的信師信法,雖然音響沒有壞,但是人們幾乎都不往他們那裏去,也不去接他們的傳單,而我們的攤位時不時就有人過來看。同修大姐一直在派報紙,遇到願意了解的人就和他們講真相。

後來,我和她說起,我一直坐在那裏發正念,她驚訝地對我說,原來你在發正念呀,難怪今天下午有這麼多人順利地就做了三退。我聽到這裏,心裏湧起對師尊無比的感激,也為自己心裏不夠信師信法的念頭感到無比羞愧!師尊在借同修的口安慰我,同時也讓我感受到大法弟子發正念是多麼重要啊!

就在我寫完這篇文章初稿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也讓我無比感激師尊的精心安排,能夠把這件事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在完成初稿的當晚,接到了一個舍友的電話,她是宿舍裏唯一一個沒有做三退的,我也曾與她講過真相,但是當時她很不認同大法,不明白為甚麼我們總是要和別人說自己被中共迫害,可能當時講真相不到位,沒有打開她的心結。這一次,她很害怕地跟我說,她因為上個月值班半夜搶救病人後來幾天整夜無法入睡,問了一個「大師」,幫她封了身,後來能入睡了,但是這個月總生病,「大師」說初一再求簽問他祖師爺,問得的結果把她嚇壞了,他說她身上有一個小孩的靈體,她才回憶起在九年前墮過一次胎。當晚她打電話把事情都告訴了我,我想,這是師父安排的和她再次講真相的機會,我想救她,畢竟和她生活了近七年,緣份不淺。當晚,我發正念幫她清理她的空間場,在心裏跟那個小生命說,你不要阻礙她做三退,她如果能得救,你也會有一個很好的歸宿,你所受的苦都會轉化為福份,你也應該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第二天,我和她講真相,因為她平時比較強勢,我說一段她總是想反駁,為了不引起她負面的情緒,我語氣儘量平和,一個角度說不通就換一個角度,我感到和她說清真相很吃力,很難……後來,我心裏求師父加持,當時心裏真的很想救她,希望她平安度過大劫。也許就是這一念,讓她改變了態度。我說,「我不希望你承受不應該由你承受的罪業,受到中共的牽連,我不希望你在人類的大劫難來臨的時候被淘汰,我放不下你……」,當時我的淚水不自主地流出來,她由原來的認為自己也有罪也應該承受惡果,到現在感動地對我說,「你是和地藏菩薩一樣,‘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嗎?如果你希望我退了,那我就退了,我本來就討厭共產黨,你幫我退了吧,就用我的名字。」我把護身符給了她,告訴她,遇到害怕的事就念上面的那九個字。她就念起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內心真是無比感謝師尊,弟子就是發自內心的想救她的一念,師尊就加持弟子,讓一個眾生明真相得救了!當時對師尊的感激之情真是用語言無法表達的……

結語

這麼多年,我一直處於獨修的狀態,有過精進,有過懈怠,在師父的慈悲護佑下也算平穩地走過來了,因為在學校沒有條件自己做資料,講真相的範圍只限於身邊的朋友,講真相的力度還很不足,和精進的同修相比真是差勁很多。但是修煉這麼多年,親身感受到慈悲的師尊一直在自己身邊看護著自己,雖然天目很多時候看不見,但是真正相信同修所看見的那些美妙景象,也能升起精進的心。我想做師尊合格的弟子,做好三件事,和師尊回家!也唯有精進修煉,才能報答師尊的慈悲苦度。

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