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日】我今年十九歲,已經是大二的學生了。我三歲的時候就跟著媽媽得法,而且能雙盤一個小時。六歲學會了動功,初一的時候天目已經開了。可以說我也算得上是一個老大法弟子了。

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升入了高中,大學,學習上的競爭讓我覺得筋疲力盡,社會大染缸的污染讓我防不勝防。我有時很迷茫,想著自己曾放下神的光芒,下世救人。如今卻為常人事所累,真是愧對眾生。特別是高三同學之間競爭的壓力讓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來,每天的學法也是應付了事。覺得自己無法衝破人心的干擾,最後高考成績自然是不理想。

媽媽為我復不復讀的事也很上火。最後同修在一起交流,還是決定順其自然,不去強求。但是,我被錄取的是建築專業,爸爸(不是同修,但一直很支持大法)很不同意我一個女孩子去學建築。最後因為學校教導員說如果一學期的成績可以考專業前三的話,可以轉任何想去的系。爸爸最後也同意了。我終於開始了大學生涯。

上大學後,我一直很努力學習。不想讓爸爸媽媽失望。而且,我一改昔日高三的那種爭鬥之心,一心想做好自己,該得到的一定會得到的,不該有的也強求不得。和同學相處的也很融洽,我在班裏的人緣也特別好,大家都很喜歡我。說我傻乎乎的,思想很純潔。我每天都按時學法,覺得自己很充實。就這樣,我第一學期考了我們班的第一,還得到了獎學金。爸爸媽媽都很高興。

每年寒暑假都要和大人同修們去發真相光碟。今年的暑假也不例外,可能是太久沒發了,我竟有了一絲怕心。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但看到身邊配合的同修主動的去發光盤。我很快就克服了這怕心。結果,非常順利,甚至有好多的村民認出了我們,不用我多說,就痛快的收下了。我們每週日都出去發光碟,發之前大家集體發正念。我能看到天上的護法神和天龍八部都在為我們護法,所以很順利,很安全。雖然很累很熱,但是一想到眾生能夠得救,能夠認清邪黨的本質。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這個暑假,大家每天都集體學法煉功,很充實。我和媽媽也都沒有去執著這學期的成績和能否轉繫的事。想著隨遇而安就好。

暑假結束後,我回到了學校。心裏還是有點兒緊張,聽到同學說我考了第六,心裏已經涼了半截。一想到要讓父母失望,自己的努力都白費了,心裏真不是滋味兒。我仔細看了成績單發現我和前幾名之間成績只差零點幾,而且我的專業課成績比他們高,差在了體育和測量實習上。還要在同學面前強裝鎮定,看到同桌這次考得比我好,考了班級第二。我雖然自己很傷心,但是我心裏還是真心為她感到高興,看到她高興的樣子,我真的一點兒嫉妒之心都沒有。自己想著這系肯定是轉不了了,雖然我也知道,有的考得好的同學也給老師一些好處,以求得成績的提高。給爸爸媽媽打電話說明了情況,但一直看重成績的爸爸卻很出乎意料,一直安慰我,讓我繼續努力學習。還讓我像其他同學一樣和老師搞好關係,沒想到爸爸這次竟能如此釋懷。但我馬上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是絕對不能做出賄賂老師的事的,因為大法弟子要做的正。既然自己轉不了系了,就好好的在這個專業學吧!

晚上睡不著,我就看《轉法輪》,在家的時候學完了第三講,我就從第四講開始學。我學完後覺得自己心裏特別舒服放鬆。突然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的渺小,這不就是在說自己嗎?這麼一想,真是輕鬆極了!師父這是在點化我不要拘泥於常人的利益呢,我一定放下這顆常人的利益之心。

讓人沒想到的是,第二天班主任走到我身邊,高興地告訴我說:「你可以轉系了,全班只有三個名額,就這兩天了,好好和父母商量一下要去哪個系。」我心裏自然是高興,但是還是很平靜,我想千萬不要生出不必要的歡喜心來。我打電話告訴了爸爸媽媽,他們也很興奮。教導員還找我核實了一下,我想應該是真的了。但我不想聲張,因為我擔心同桌和室友心裏不舒服,畢竟女孩子都不想以後下工地去搞建築。這次因為九月三日舉行閱兵儀式,我放了三天假。回家後,和同學打電話得知我還得了國家勵志獎學金。父母都說是師父和大法給的福份。其實我心裏都知道是自己向內找到了人心並去掉了這顆心,之前的轉不了系也是自己人為的,其實只要大法弟子真正按師父說的做,按法理去要求自己,不去執著結果如何,大法弟子該有的一切都會有的。向內找,真好!

所以,媽媽建議我這次回來寫一篇心得體會。這次得的獎學金我一定要捐一點給大法資料點,可以製作更多真相資料去救度世人。這是我個人最近一段時間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