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博士期間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我今年三十三歲,在一家研究機構任職。回想起一九九六年得法是在我剛剛上初中的時候,姥姥和姥爺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母親也開始煉功,而且也帶上了我。當時正值暑假期間,每天早上六點鐘到煉功點,一個小時的動功加上一個小時的靜功,然後和母親一道到單位上班。晚上回到家之後有時會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磁帶或者看錄像帶。

那時母親和我身體都不好,母親患有很嚴重的胃炎和腰肌勞損,不到四十歲的她就駝背弓腰,直不起來,並且經常還會胃脹疼的流汗。我自己也患有非常嚴重的慢性咽喉炎,一天下來咳嗽的不停,別人鍛煉身體有效但對於我來說每次運動完之後伴隨的卻是身體的難受,而且愈發的加劇咳嗽和吐痰。修煉後,我和母親的身體得到很大的改善。我父親原本是一個非常愛喝酒的人,而且每次喝完酒會在家裏鬧,有時候喝酒多了會胃出血,加上本來肝臟也不好,臉色鐵青。看到了我和母親身體巨大的變化,父親也走入了修煉,不僅戒掉了酒,身體得到巨大的改善,而且原本暴躁的脾氣也變得溫和慈愛。

說到修煉,其中很大的一部份是修心,對自己心性的把握和提高。個人對於修煉有限的一點體會就是這種心靈的淨化的過程,不僅自然的帶動了身體的變化,也提高了修煉者的修養。修煉會體現在生活中遇到的點點滴滴、大大小小的矛盾當中,如何從自身出發去找自己的問題並且按照法理要求自己。由於本人的修煉層次十分有限,所以只是和大家分享一個自己生活中遇到的一件事情,在事情中自己的一點體悟,和從中受益的過程。

幾年之前,自己還是讀博士的時候,作為學生自然希望自己能夠早點畢業。當時畢業的前提在我所讀的學校要求有三篇或者以上的文章在學術期刊上發表。由於是在國外大學,自然文章也需要英文寫作。雖然在國內和國外上碩士期間學習了很長時間的英語,但是寫作要達到論文發表的要求其實還是差了很多。當時的自己卻沒有意識到自己這方面的不足,只是覺得自己做好了實驗,有了實驗數據和圖表之後,寫出來不是就應該可以發表了麼。

第一篇文章的初稿寫出來之後,發給了導師,等拿到導師返回的修改稿之後發現從頭到尾滿篇都是導師提出的問題和修改意見。由於是初稿,這樣的修改也是意料之中的,於是按照修改意見做了相應的修改,重新發給了導師。隔了幾天返回來的又是滿篇的問題和修改意見。就這樣來來回回了大概十次左右,發現導師還是很不滿意,當然時間也一步步臨近了預先設定的畢業期限。在期限內是有薪水的,超出了期限,自己將面對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的狀況。所以當時覺得這個導師是不是太挑剔了,似乎存心的和自己過不去。隨著一次又一次的修改還是不滿意,加上合同到期後將面對沒有收入來源的急躁心情,心裏也愈發的不平衡。越是這樣的不平衡,越是向外找問題,每天都憋著一股氣,自然心也靜不下來認真的修改文章,文章也還是達不到導師的要求。

在和父母的電話交流中,他們提醒我,作為修煉人不應該是這樣的看問題,遇到問題應當向內找自己的問題,而不是去找外在的別人的不是,而且導師這樣做應該是有自己的標準。當意識到了自己的想法不是作為修煉人的標準的時候,開始認真的找自身的不足,去除掉對導師不滿的心。對於導師提出的修改意見逐條的認真修改,同時也意識到了自己英文寫作的嚴重不足,導師其實是在很認真的幫助我提高寫作能力。就這樣一次一次來來回回的修改,第一篇文章經歷了被修改三十幾次之後,投到期刊順利的發表了。

之後的幾篇文章,由於明白並修正了自己在第一篇文章中的眾多寫作中的不足,經歷了很少的幾次修改之後迅速的發表了。雖然畢業時超出了當時合同的時間,大半年沒有任何經濟收入得靠前面的積蓄維持生活,但是這之後的受益是巨大的。由於自己態度的轉變,能夠非常認真的面對不足提高自己,博士論文答辯之前,由導師的推薦進入了目前工作的這家待遇非常優厚的研究機構工作。並且由於寫作的進步,使得在工作中面對項目申請的英文寫作時能夠遊刃有餘,受益至今。

十七年前開始的對大法修煉者的迫害,當然也是作為大法修煉者的我最為痛心的。很多修煉者可能和我和我的家人一樣,在看似不經意間走入了修煉,身體得到了改善,甚至有些人當時是在絕症中苦苦掙扎而因修煉重獲新生,心靈一天天的淨化,不斷在生活中修正自己的不足,從做一個好家長,好學生,好同事做起,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當這樣一個使自己身心受益的大法遭受侮辱時,很多人通過不同的方式,告訴別人自己因修煉獲得的益處,這樣做沒有錯,卻因此遭受了難以想像的折磨和虐待,甚至失去自己寶貴的生命。

朋友,如果你還不了解法輪大法,或者對修煉以及大法有一些誤解,請抽出一點時間在網上,或者向你身邊修煉大法的人了解一下,知道事情的真相,不也是對自己的一份尊重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