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法弟子就應該這麼做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我是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初跟隨父母一起得法修煉,我的魔難從還在媽媽肚子裏的時候就開始了,母親剛剛懷孕就有非常強烈的嘔吐反應,半個月的時候去醫院檢查,由於醫生的誤診而做了半個小時的鋇餐,還吃了各種磺胺等孕婦絕對不能吃的藥,可是之後症狀並沒消失或減輕,再去檢查才知道是已經懷孕了,父母當時特別後悔,就擔心我會不會有甚麼問題,結果在我出生的時候,就成了先天的唇顎裂,在半歲的時候去做唇顎裂手術也發生過血噴,差點沒命,由於先天不足,在得法前我根本就無法自己走路,腦袋似有千斤重,一走路就開始頭朝下的摔跤,聽媽媽說我摔過二百次都不止,還有一次從很高的沙發上頭朝下的摔下來,摔成了大頭娃娃,被帶去醫院從腦袋裏往外抽血,差點做開顱手術,後來聽學醫的同修說我這種症狀是腦癱,根本活不了幾年,之後又得了心肌炎,那時心臟就像豆腐一樣一捏就碎,醫生也一次次囑咐家人說,這孩子不能生氣,不能激動,不能跑,不能跳,不能劇烈運動……就這樣,在得法之前,我從來沒有下地走過路,出門也是家裏背著、抱著……

一九九六年初,我們全家有幸走入大法修煉,不久我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部都不翼而飛,也像所有的正常孩子一樣能跑能跳,第一次上了幼兒園,有了很多朋友,記得那個時候很精進,剛得法不久就可以讀《轉法輪》,《精進要旨》〈警言〉前面的所有經文都會背,每天跟著同修一起學法一起煉功,盤腿八個小時一點不疼,遇到任何事情也都知道要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一個好人,在修煉上勇猛精進,我知道,如果沒有師父,沒有大法,我也許早就離開這個世界,更不可能有全新的人生……

在今年六月,又一次在師父的保護下死裏逃生,在第二次的重大車禍中安然無恙,被同修接回家之後,同修說:你好好找找吧,你修煉上有很大問題……可是,向內找找不著的狀態好像已經持續了很久,要怎麼找呢?在跟同修交流後我靜下心來審視自己,我發現雖然自己每天都有堅持學法,但是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入心了,但可是,接下來我卻悟歪了,我以為是由於自己那種不踏實、喜歡新鮮事物的心從而讓自己接了太多的項目而忙的沒辦法靜下心來學法、煉功、修自己,之後我便停掉了幾個項目,可是實際情況卻並沒有往我所期待的方向發展,我開始變得越來越懈怠,甚至連早上的晨煉都起不來了,每天要睡到八、九點才能起,我很著急也很懊惱,想不清楚自己到底誤在了哪裏,我去問每天跟我一起學法的同修,但是同修卻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我的問題一樣。

就在我一籌莫展的時候,師父點化了我,我知道我錯了,是我向外找了,如果自己真的可以認真對待修煉的話,哪怕每天只讀一小段,也一定會字字入心,會看到你此刻應該明白的那一層法理,是我自己的心太浮躁,如果心定不下來,不真正的珍惜大法,哪怕一整天、一整天的去讀法,我也甚麼都看不到;至於修心、向內找,那更是平時一思一念的功夫,如果自己真的時時刻刻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嚴格要求自己的話,一思一念都會注意去修自己的心,一有不對的念頭馬上就會抓住並修去的。更何況現在時間這麼緊迫,怎麼容許我再慢慢來呢?記得曾經我問過一位同修你忙嗎?同修說不忙,忙了心就死了,之前我只是表面理解,覺得是啊,不能給自己找太多事情,可是在今年美中法會現場,我又想起來這件事情,我明白了,我覺得是師父在借用同修的嘴在點我,不是忙了心就死了,而是心死了,救人的心不再了,珍惜大法的心不再了,勇猛精進的心沒有了,向內找的心沒有了,不把自己當大法弟子看了,真我沒有了,修煉的心沒有了,只剩下證實自己的心和幹事心的時候,就只剩下忙了………

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說,「告訴大家,沒有人想讓你們修成,也沒有人考慮你們修的怎麼樣。舊勢力只想完成它們想完成的,僅此而已。」我也發現,在我做項目的過程中,在證實自我以及幹事心很強烈的時候,只是為完成事情而做,那麼跟舊勢力又有何分別呢?而且面對那些常人的節目,我不是真的覺得沒意思覺得太低級不想看,而是在恐懼中不能看不敢看,為甚麼在明知道不好的情況下還是有那種慾望,向內深挖,我發現是因為自己對於人的美好生活還有嚮往,對男女情還有執著不放的心,覺得自己雖然不能擁有但跟電視劇裏的人物感受一下,走走他們的人生也是不錯的,多麼強烈的人心,卻無意中滋養著邪魔與思想業力,讓自己在人中逐漸的越陷越深,消磨著自己精進的意志。

從中我還發現自己另一個問題就是,每次在心裏被外界環境刺激或者受到干擾或者過關等等總之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就會用人的方式去排解去頹廢,而不是去學法,比如看電視劇啦電影啦或者常人的東西,但是在學法的時候突然意識到自己的這種現象不就跟身體一難受就去醫院看病吃藥打針一模一樣嗎?他們只是在往身體裏面弄,而我是直接往自己腦子裏灌呀,而且這個後果也比吃藥打針更加嚴重啊……

再後來的幾天,明慧刊出了「修煉心得彙編:走出人來」,一邊看的時候,我也在思考,到底,我的根本執著是甚麼?以前,我思考過這個問題,但每一次我的思維就好像忽然停止了一樣,腦袋空空的甚麼都沒有,但是這一次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那個東西,而且師父說了每個人都有,那我也一定有,我默默的看著師父的法像,求師父幫我,然後閉上眼睛,問自己:是甚麼原因讓你一直留在這裏?如果讓你回到常人,你願不願意,為甚麼不願意?我一遍一遍的反覆問著自己,終於,一個聲音在腦中浮現:「不要,若是變成常人,說不定馬上就會回到醫院裏打針吃藥備受折磨,而且沒有師父的呵護與安排,常人的事情我可應付不過來,一堆一堆的麻煩事,而且生活再也不會這麼順利了等等……」原來,我的根本執著是這個,是因為安逸、是因為大法給自己帶來的舒服與美好所以才讓自己不想離開……當發現自己這顆骯髒的執著之後,心裏那種愧疚的感覺已經無法用語言形容,我怎麼可以有這麼骯髒的心去面對大法面對師父呢?從法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問題,個人理解,在修煉中,心越純淨,越簡單,捨掉的執著和包袱才越多,不為圓滿,不求自己狀態的好壞,不考慮自己提高了多少,只是因為自己是師父的弟子,所以師父怎麼說,自己就應該這麼做,應該做好,因為這是自己應該做的,才能真正達到師父的要求,因為這是師父對弟子的要求與期望。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按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不是為了去求甚麼,而是因為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所以就應該這麼做!

以上便是我最近的心得,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