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走出自我 返本歸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二年出生的青年大法弟子,以前一直覺得自己修的差,沒甚麼可寫的,最近一段時間,發現了自己的根本執著,希望分享給與我有類似經歷的青年同修。

一、與大法結緣

我出生後不久就高燒,口吐白沫,去醫院是家常便飯。有一次,我又口吐白沫,意識不清,家裏人正準備把我送醫院,母親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救我,奇蹟發生了,我到了醫院之後,醫生檢查發現啥事沒有,是師父救了我!

從那以後,母親就經常帶我看師父講法錄像,我的大法緣接上了!師父還給我開智開慧,我三歲那年,頭上長滿了膿包,頭髮都掉光了,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謝謝師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舊勢力開始迫害大法弟子,母親進京上訪證實大法,之後家庭修煉環境也隨著父親的極力反對而被破壞。那時候的我,只覺得書上說的是對的,大法是好的,但是也不敢跟同學朋友們講真相,漸漸的把自己混同於常人,迷上了常人中的名利情色、電腦遊戲等不好的東西。

二、開始主動修煉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不是大法弟子,以為自己當一個了解真相的世人就行了。直到高中時,有一次我主動讀師父各地講法時,第一次感受到大法的珍貴和我承擔的歷史使命,從此我真正踏入了修煉之門。但是當時其實是在執著自我解脫和求圓滿的執著心作用下開始修煉的,本質是為私為我的,也為日後修煉的反覆埋下了伏筆。

三、執著的反覆折磨

雖然開始修煉了,但是始終無法長時間的精進,最多一個月左右。每當我犯錯時,主要是色慾和玩電腦遊戲的錯誤,我總會心灰意冷,覺得自己沒救了,然後放任自己,自暴自棄。其實這都是舊勢力的干擾,但我始終無法真正認清這種干擾。這種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直到前段時間,我再次出現了這種狀態,甚至都動搖了自己修煉的信心,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能修煉成功,開始害怕這種反反復復在常人與修煉人之間的撕扯,我覺得我要支撐不下去了。

四、認清干擾,找到自己執著的根源

出現上述情況後,我自己實在無法應對,對自己的信心處在崩潰邊緣,就請假回家,找母親交流。在家的日子裏,接連發生了許多事情,讓我對修煉有了全新的認識。

第一件事是,有次我又控制不住自己玩電子遊戲,之後我突然陷入一種非常可怕的狀態,當時思想裏全是魔性的想法,感覺自己就像一座火山,隨時都要爆發。我母親看見我這個樣子,就在旁邊發正念,結果她看見一個遊戲中怪物模樣的邪惡生命在我身體裏張牙舞爪,母親求師父加持,消滅這個敗物,結果這個邪惡生命越來越小,最後消失了,與此同時我也好了。

這一件事對我的觸動極大,以前師父講法中,多次提及電子遊戲對大法弟子的危害,我雖然認同,但只是停留在表面,並沒有從內心認清它們害人的本質,這次我終於明白了,原來師父說的都是真的,我真是太不悟了!

再想一想那些常人中的電影電視,色慾,其它的各種執著心,背後都不知道是怎麼樣噁心的邪惡生命在干擾大法弟子,不讓大法弟子做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正事。

第二件事是,最近一個同修出現了病業現象,看著往日精神煥發而如今消沉的她,我悟到讓我看到可能也是有原因的。一個是我應該放下自我,儘量幫助同修,不怕麻煩與辛苦,多發正念,多找自己。另一方面也對我是一種警醒,現在不好好修煉,難道非要等出現病業魔難時才知道精進?

第三件事,也是前段時間同修交流,師父在最新的講法中開示:「我一算這個年齡啊,從我傳法到現在,二十五歲左右這些年輕人,真的還有很多人沒有得救,都是神來的,他們下到地上來,散布在全世界各地,有的當人當不了,沒有那麼多人身,那就當動物,當植物」[1],一位大哥對此分享了自己的感悟。當同修大哥說這個年齡段的人與我們這些青年大法弟子有密切關係時,我好像電源接上了插頭,一下子意識到了自己的責任,之前學習師父講法時,並沒有把這個年齡段的世人跟自己聯繫起來。很慚愧!

最近我發覺自己有時候總是把大法當作理論在學,而沒有用大法在日常生活中指導自己的行為舉止,再往深裏挖,是自己對大法對師父還沒有堅定的信念,還有對自我的嚴重執著,障礙了我理解法。師父講:「我們在以後所要闡述的都是要在高層次中修煉的理,我是結合著不同層次中的東西在講,所以在你今後的修煉中一直是有指導作用的。我有幾本書,還有錄音帶,錄像帶,你從中會發現,你看過、聽過一遍以後,隔一段時間再看、再聽,保證對你還有指導作用。你也在不斷的提高著自己,不斷的對你有指導作用,這就是法。」[2]我以前經常納悶,師父叫我們看《轉法輪》,可是自己看來看去好像並沒有甚麼新的認識。

前不久,有一天,我突然冒出一個念頭,我可能是錯的。後來我吃驚的發現,這麼多年,我自己獨自思考修煉相關問題的時候,竟然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想法的侷限性。這真是對自我認識太大的執著啊!回想起來,連我以前不修煉的爸爸也經常教訓我,說我的認識太絕對,並且說我的認識不一定是對的。我以前一直覺得自己修了宇宙大法,大法告訴我的就一定是對的,但是我沒想到,我悟到的只是無邊大法的滄海一粟,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啊。

師父說:「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說白了就是未來宇宙的選擇,就是未來宇宙的需要。(鼓掌)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鼓掌)可是舊勢力不是這樣幹的,它們是把它們的選擇作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為為它們所要的那一切圓容,整個反過來了。我不想給它們定太大的罪,此時我不想說出甚麼罪名來。但那是絕對錯的,絕對不能夠那樣的。」[3]

我因為執著自己的認識而耽誤自己同化宇宙大法,耽誤講真相救人,辜負了師尊的慈悲苦度,這跟舊勢力執著它們所要的有甚麼區別呢?我一定要去掉這顆骯髒的執著自我的心,努力跟上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世人,兌現自己的誓約。

當年的大法小弟子們,快振作起來吧,別再沉迷變異的外星科技和人世間的名利情仇了,別辜負了期盼我們的眾生和慈悲救度我們的師父!

以上是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