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青年弟子:在大法中成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我是二零一三年十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在日本長大,媽媽叫我學習看中文,教我讀《轉法輪》,每天跟媽媽一起讀一頁大概就要二十分鐘。那期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的是,我在常人時養成的觀念是好好學習,考很好的大學,賺大錢,可以過好日子。所以我在學校學習時沒有學中文反而學英文去了,我想:學英文有競爭力,所以我看不懂中文字。

我是在二零一四年五月看日文版的《轉法輪》以後,才明白了大法的法理和內容。內心有說不出來的感動。

一、嚴重皮膚病不治而癒

我從小就有一種皮膚病,看很多醫生花很多錢,家裏也悶得很辛苦,但是也沒治好,只是抑制抑制而已。開始讀法後,師父幫我清理身體,所以在身體上就有一個反應,我慢慢的有皮膚病復發的現象,等到二零一四年四月,再發作起來的時候,我才知道我從修大法後一點藥都沒擦,只是擦保濕的凡士林而已,師父幫我不知不覺的就脫離了藥。從頭到腳連手指間都爛掉,出水出血的,臉變成黑紅色,上面刻一條一條很深的線,肉不肉皮不皮的。關節的皮膚好像連肉都硬掉,不能動,像半植物人様,全身很痛二十四小時都不能休息,不能好好睡覺,每天都在哭。

就這樣我半年不能去學校。在那期間,爸爸逼我擦藥,但是我一點藥都沒擦就走過來了。有一天晚上做一個夢我在房間裏追一個蛇,轉了一圈,蛇終於跑到外面去了。師父幫我拿下蛇附體,還有我認識到,我為甚麼臉上有很多線都裂開。那個樣子就像蛇的模式一樣。

在那期間我想到的是,為甚麼以前對別人那麼不好造成別人那麼大的痛苦,師父要幫我承受比這更大的痛苦。

二、剛開始打電話的小經歷

上電話平台和青年同修一起讀師父新經文後,我知道講清真相救世人是大法弟子必須要做的使命。但是那個時候我沒講真相,所以覺得自己有犯罪感,也很著急。師父看到我這個心就幫我巧妙安排,我有了一套打電話的工具了。

第一次打通電話的時候,雖然跟同修和媽媽練習過讀稿子,但是很多字都不熟悉,讀到真相稿的第二行共產黨的時候我就不會讀了卡住了,對方就掛電話了。從此以後我就下決心要下功夫去做好這個項目。特別是要學好中文,收集真相,寫一個自己的真相稿。

另外一個問題是,電話講真相時對方接電話後說的話對我來說太快,所以大部份都聽不懂。不過每天不斷連續打感覺自己提高的非常快。現在也知道很多中文名詞,接電話的講話的速度我也可以接受了。

這些都是師父給我的力量。如果我是一個常人,要想學習中文的話不可能學得這麼好。只要有那顆心的話師父就會幫助我們的。現在打每一通電話之前我都發正念靜下心來跟眾生講清真相,感覺每一個號碼都很珍貴。

三、講真相 與修煉交流提高

在打真相電話的集體環境中,我們青年同修可以交流很多修煉中的問題。比如,色慾之心、男女之情,想在常人社會中奮鬥一番的名利之心、工作、學習、結婚等等。大家互相切磋,可以提高,不容易落下的一個好的修煉環境。最近交流的話題是愛美之心。就是想被人家看好一點,長得好看一點,也是一種顯示心。我在修煉前就喜歡穿很可愛的衣服,一定要粉紅色有花的還有裙子。頭髮也喜歡留長,想被人家認為打扮的很好。修煉以後雖然看的淡一些,但是根本的執著沒有去掉。我看有些同學上面下面穿的是單一顏色很樸素的衣服,為甚麼常人可以做到我一個修煉人就那麼執著?我這麼想之後就看淡了很多,過幾天順其自然就買到一個上面白色下面深藍色的褲子。

還想交流的是我們用一個眼神看人的時候都會產生情。比如,他是年輕人、老年人,她是女的他是男的,他長得很可愛很帥,她是我的媽、家人或親戚。我覺得這都是我們這個肉眼造成的假相。因為生命的年齡是在宇宙產生的時候開始的,可愛和帥氣都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只是人皮穿一件衣服一樣,產生元神的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所以在這個世上也不要區分我的家人、親戚、朋友。我就儘量看作是一個生命,要被救度講清真相的對像。

四、對父親講大法的美好

我父親反對的理由是:你現在要考大學,一分一秒都很重要,你還在讀其他的書。所以每當我學法或打電話時他聽到我聲音後,就會罵得很兇,說大法不好的話,他可以罵好幾個小時,過了幾天都一直記著,所以我做三件事就受到干擾。都是在有怕心的情況下偷偷摸摸的學法,也不想讓爸爸生氣,我以為這是符合常人。

有一次一位青年同修跟我說,要堂堂正正的修煉。我一聽就明白了,從此以後爸爸到我房間我也打開《轉法輪》讀。但是這麼做反而讓爸爸更生氣,效果不好,我知道我的怕心根本就沒有去掉。

不斷學法後,我對法理的認識也高了,正念也強了一點。他又開始罵我的時候,我就想,我是學宇宙大法的修煉者,做這麼正的事情,你這樣子干擾我,絕對不允許的。我就用常人的角度,順著他的執著說:我在讀法時,你就當作我在休息,就像其他人在玩手機一樣。我看到很多同學,上課中途的休息時間,中飯時間他們都玩手機,但是我會用來讀書。學法可以把我的精神穩定下來,不會有功課的壓力。因為我在高一時,考試前一個禮拜就很緊張,壓力很大,活的也很累,我就想到了高三,精神一定會垮下來,不能考大學了。但是學大法後,我的看法改變了。本來我的思路是10度的後來擴展到180度、360度。在功課上碰到不懂的問題,以前都要問老師的,但是現在想想就想通了。我真的有親身感受,所以我才讀《轉法輪》,不可能沒有意義的。

這樣說完後爸爸一句話都不說了,過了幾個小時、幾天他也完全不提了。可能用正念把他背後不好的因素清理掉了一些。我這是分兩次講的,因為我知道不可能一次就把爸爸背後不好的因素全部去掉,就像三退一樣。用很多種辦法給眾生講真相,背後的邪惡一層一層的剝掉。

最後,我現在的情況是做好三件事、好好學習考好大學,其他負責的大法項目也要做好,給父親繼續展現大法的美好,同時向內找。感謝師父給我安排的路。

層次有限,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