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信師信法 同化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我走入大法修煉是二零零六年,至今也有十年時間了,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在母親同修的引領下,走入大法修煉。回首十年的修煉路,走得是跟頭把式的,但是偉大的師尊時時都在看護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讓我在修煉這條路上不迷航。

在工作中同化大法,修心性

修煉前,我是一個對名利看得比較重的人,在同行中也算是個佼佼者,時常沾沾自喜,心胸狹窄,愛生氣。

修煉後,我在工作中,努力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人做事,面對不公的對待時,能做到坦然面對了。有一次,單位發獎金,領導和我說,因為你借調在外,單位獎金你只能享受最低標準。這就表示,與和我同條件的同事相比,差了幾個等級。他以為我會生氣,但是我想到我是個大法弟子了,應該高標準要求自己,我一口答應了,根本沒放在心上,看得出來,領導很吃驚也很感動,因為這要在以前,我不定會氣成甚麼樣呢。

在單位,我負責採購辦公用品,但不管是經手大件還是小件物品,我從來都是不貪不佔,守住心性。有時供應商會送購物卡甚麼的,我從來沒收過。如果不是一個大法修煉人,是很難做到的,因為現代人觀念變異了,常人都認為公家的便宜不佔白不佔,隨波逐流。

大法書中寫道:「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甚麼變化呢?你追求執著的那些不好的東西,你會扔掉。」[1]

我的心性隨著修煉,在一點點中提高,身體也在法中得到淨化了。我從小體弱多病,雖年輕可是有胃病、痛經、鼻炎、皮膚過敏等症狀,以前是醫院診所的常客,修煉大法以來,我基本沒吃過藥,沒上過醫院(除在生小孩時),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且人顯得年輕,三十幾歲看上去像二十幾歲的人,上班十幾年了,經常有人以為我是大學剛畢業呢。

放下自我,平衡好家庭關係

丈夫不修煉,結婚後,各種家庭矛盾向我湧來。特別是在經歷了邪惡迫害後,丈夫更是對我看管很嚴,干擾我修煉,讓我覺得很苦很累。

向內找,發現是我自己沒有做到堂堂正正,還存在爭鬥心和妒嫉心造成的,丈夫是被共產邪靈和另外空間不好的物質操控了。這些都需要我不斷提高心性。有一天晚上,我決心突破,信師信法把心一放到底。

夜裏,我在床上打坐煉靜功,丈夫看見後,幾乎是從床上跳起來的,一邊對我大罵,一邊過來打我,搬我的腳和腿,沒搬動,就拿拳頭砸我的腳,我始終沒有動心,神奇的是,我絲毫沒有感覺到怕和疼,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弟子,在替弟子承受啊。

再一看丈夫,打我打得他手疼,抱著手走到房間外邊去了,邊走邊說:「我知道你們不是一般的人。」他不甘心,要我在大法和他之間做個選擇,如果修煉,就是不要他,不要這個家。我平靜的和他說:「法輪大法是我的信仰,信仰和修煉是我的權利,你應該尊重我的權利。我既不會放棄大法,也不會放棄你和家庭,這兩者之間並不矛盾。而且通過修煉,大法讓我按真、善、忍的原則做人做事,對我們的家庭也是有益的。」

丈夫的態度漸漸平和下來,一場家庭的風波,終於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過去了。我從此以後,在家裏煉功、學法、發正念,他基本沒再干擾我了。

突破怕心,轉變觀念去救人

講真相救度眾生是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之一,何等重要。然而我沒有做好,總是正念不足,真相講不好。我知道,這是怕心在作怪,這個怕不是我,我必須發正念鏟除它。為了用真相幣,我儘量不在網上買東西,用現金買,我把真相幣夾在紙幣中花出去,收到真相幣的眾生經常會和我說聲謝謝,這是他們明白的一面在感謝大法和大法弟子啊。

前一段時間,我向一店家講真相,因為平時比較熟了,我就直接講起來,她信佛教,心地很善良,我和她說共產黨講無神論,一直迫害有信仰的人,告訴了她大法受迫害的真相,幫她做了三退,並給了她真相護身符。她很感動,說還有這樣的好事,連聲說謝謝。

我知道,現在眾生真的都在等著大法弟子救他們啊。雖然有很多表現不善的,那也是因為共產邪黨迫害,搞得現在世風日下,道德一日千里地下滑造成的。我不能因為受點挫折就打退堂鼓,我一定要抓住這最後的不多的正法時間,在修煉中跑步向前,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言。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