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父九四年八月在延吉傳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九四年八月下旬,我非常有幸的參加了師父在延吉體育館舉辦的法輪功傳法班,真讓人永世難忘!

朋友對我講,明天法輪功學習班的票都買不到了。我已落後了,但我得想法弄到兩張票,因我家孩子還在延吉等我呢。

第二天(八月二十日)下午,我坐火車趕到延吉,我到延邊體育館打聽票,只見有個窗口正賣票呢,我急急忙忙遞過去八十六元買了兩張票,票到手才放了心。十八時,我與孩子在延邊體育館東南角落座,只見館內坐滿了人,約有三千多人,從口音與穿戴得知,學員來自全國各地。

師父穿著整齊,短袖白襯衣襯托出師父樸素大方,師父坐在體育館北側,背後看台不安排坐人。當師父開始講課:「我就是李洪志……」,這時熙熙攘攘的會場突然安靜下來。我在聽到師父講到,能夠參加師父的傳功講法的人是緣份時,心裏是十分激動的。我想起九二年我在半睡狀態下,半空中出現了藍捲髮的大佛像,只見他靜靜的看著我;沒想到,我學大法在幾年前就有了這場緣份。

全國眾多氣功師,唯有李老師要求眾生要講「真、善、忍」,這三個字是朋友借給我一本《中國法輪功》書上寫的,現在回憶起來,才知師父用各種方式將千萬年前曾與師父立下誓約的眾生引導聚集在一起來學大法,來洪法,來修煉,來救度眾生的。

這天,師父向學員通知:明天(二十一日)是星期天,要連上三節課(每節課約兩小時),因為考慮外地來延邊學功的學員的經濟負擔問題,把三天的課壓縮在一天裏上,為此分為九時到十一時,十六時到二十時兩大時段。當時因傳功,各旅館旅客暴滿。這裏順便提一下,師父每到一地傳功講法,事前就有一些氣功師也來辦班,他們只辦幾天班,就收近百元或一、二百元;他們教人教不出甚麼名堂了,就教人氣功治病法,以此來加收學費;咱師父教功十堂課只收四十三元,老學員只收半價,收費全國最低,在班上,師父還把學員都當弟子帶,不但給學員們清理了身體,還為學員提高心性傳了大法,還給了珍貴的法輪。可以說,師父為弟子們付出的慈悲與心血,這是用多少金錢都換不來的。

八月二十一日清晨,我與孩子從住家循大法音樂來到延邊體育館西門場地,觀摩並學煉起法輪功的動功,這時有位中年女學員上來糾正我與孩子的自發搖擺現象:別擺動!

這天,師父在講課中說:法輪功是度人的,不是單一的治病救人的。這時,曾參加某氣功治病班的孩子講:爸,我很願意聽李老師的講課,他要我們提高心性,這一比,那「氣功師」只會搜刮人的錢,私心太大,他啥也不是!

八月二十二日晚上,師父講了佛家功與佛教的關係等。在結束這堂課前,師父為淨化學員的身體,讓全體學員起立,師父喊口令,分場東、西兩區學員先後提左、右腿踩地,讓學員的病氣洩出,這樣,學員的身體已向乳白體方向轉化,這為學員煉法輪功打下了基礎。最後,師父手持話筒向學員說:請鐵路的學員幫買幾張二十七號回北京的臥鋪票……。師父真沒架子,他把學員當成朋友看待,師父不顧自己在全國各地連軸轉的傳法辦班的勞累,師父首先考慮到的是與他一起來辦班的北京人員的疲勞,師父為他人著想的事深深的感染了眾學員,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也為我現在講真相勸三退,設身處地的為眾生著想,起到了身教的作用。

八月二十三日晚上,師父在講法中提到,法輪功學員不宜搞周易八卦,這叫不二法門。我理解,因周易八卦雖是史前文化,但它屬於銀河系的產物,銀河系經幾億年的變化,周易等也有了變化,所以它也不準了;而且它帶有前人的氣功的東西,所以不能用。當晚,我向聞訊而來等我卜卦的卦迷們宣布:從此我不再卜卦了。我覺得我身上附體被師父清理掉了,背後的黃色附體光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身體裏不緊不慢旋轉的法輪。

八月二十四日,這天我連拉三次肚子,雖拉,但人挺精神的;我患腸胃炎幾十年,吃、住、穿稍不注意,就胃腸不舒服,就拉肚子,人馬上蔫了似的打不起精神;我家孩子過去總說頭不舒服,上了師父幾堂課,她也覺頭腦十分清爽。在聽師父講法課上,我孩子把腦袋一歪,搭我肩上就睡上了,我想推醒她,這時,師父說:「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睏。都是不同狀態,都要調整的,整個身體全部要給你淨化。」

八月二十五日,這天大雨如同天翻了似的下著,我沒出屋,在借住的房東家看《法輪功》書,我看別的書會時看時不看的,看大法書卻愛不釋手。說也神奇,臨去體育館上課前一小時,大雨突然停住了。這時人們從四面八方向傳法學習班聚攏聽師父講法,記得來參加學法班的各階層人士都有,其中有著土黃僧衣打白綁腿的年輕僧人,有衣印有CCTV字樣的記者,有掛鬍鬚的老者,有手臂能顯預測字樣的道家高手……虔誠的人們帶著向善的心來學大法。

八月二十六日晚上,師父講完法後,親自為學員們傳授法輪功五套功法,前幾堂課在講法後,師父讓帶來的學員教大夥動功。隨後,師父繞場挨個糾正學員的動作。這天是師父親自教功,學員異常興奮,有照像的,有用攝像機拍錄的。我與孩子認真的學煉師父的動作,師父教的功,我們一家三口至今都在認真修煉著,因為功法是大法極重要的組成部份,儘管我們工作忙,有時睡眠少,我們都抽出時間煉功修煉;如今,煉功、學法與發正念已成為我們生活的重要組成部份,煉功、學法與發正念,使我們克服懶散習性,讓我們不要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煉功、學法與發正念使我們精力更旺盛,給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帶來智慧和勇氣!

八月二十七日晚上,這天是傳法班最後一堂課,師父為照顧全國十七個省、市的學員能趕上二三六次(往北京方向)火車,特把時間由十八點提前到十七時開課。這堂課的頭一小時,是師父解答學員們遞來的提問的條子。當念到我遞的條子時,師父只輕輕的念了一段後說:你回去自己考慮。師父這句法,讓我受用一生,即碰甚麼難題,就以法為師,向大法裏找解釋,向內找自己是否符合大法;如今我用一技之長之利,拉近與眾生的距離,向眾生講清真相,給救度更多眾生創造了條件。

解答完疑問後,師父應學員的請求,為學員們演示了大手印,只見師父在鋪有白布的桌子上雙盤腿,大手印很是漂亮,當時覺得像法輪在四周轉動,很壯觀。在看神韻藝術團表演的《萬王下世》中,見萬王之王打的手印,裏面有師父打大手印的部份動作,原來神韻這曠世之作包涵有師父的心血,包含了師父對眾生的慈悲苦度太多太多的心血!

學習班結束了,一些地方的法輪功學員紛紛向師尊敬送錦旗,以表達眾學員對師父感恩之心,延邊朝鮮族學員穿著節日才穿的民族盛裝,躬身向師父敬獻錦旗,師父也回贈了錦旗,這時間全館掌聲雷動。我心裏也十分激動:這些天來,師父冒著酷暑,不顧各地奔波辦班勞累,來邊遠山區為各民族百姓傳法教功,為學員們能夠修煉費盡了心血,這一切,我們都記在心中:我們決不會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期望,立志「修煉要專一」,做到師父說的「功修有路心為徑,大法無邊苦作舟」。

這時,全館又掌聲雷動,只見師父將他辦班全部收入的餘款七千元捐給了延邊州紅十字會,表達他個人對該州百姓九三年遭遇到的低溫凍害,與大洪水等多場災害的關心與慰問。接著師父殷切希望學員們回去好好實修。又在全館掌聲雷動中,只見師父雙手在空中一揮,做了個大手印,感謝學員們對師父的虔誠之心。

這時,我與孩子隨人流從師父講壇北側過道慢慢出館門,這時我心裏想:師父真辛苦,一會還要趕火車回長春,我朋友想與師父合影能碰這機會嗎?剛想完,只見在館中目送學員的師父轉身向我這邊瞅了一下,我心一緊:師父知我想甚麼啦?後來聽朋友講,他們正在火車站前飯店吃飯時,只見師父手拿只有半瓶水的礦泉水瓶從飯店前走來,朋友們馬上歡呼起來:「李老師好,李老師好!」師父見是幫買臥鋪票的一群鐵路學員,高興的與他們合影留念,了卻了他們多日的心願。

因我要辦點事,沒於當晚坐火車回家,也沒能與師父合上影。不過我知道,師父不是天天看護著我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