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的照片 幸福的回憶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我有一張無比珍貴的照片。照片上,師尊慈悲的目光正微笑的望著旁邊那個初見師尊而無比喜悅而歡笑的合不攏嘴的我。

每當我看到這張照片,整個身心便溶入一種無以言表的幸福與喜悅之中。

那是一九九六年法輪大法北京國際法會在地壇方澤軒舉辦的最後一場交流會結束後,師尊蒞臨方澤軒大堂時拍攝的照片。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師尊。回想當時的情景,每一個微小的細節如今都歷歷在目,成為我生命中永恆的無比珍貴而美好的回憶。

我於一九九六年得法。一九九六年四月,母親打來電話,急切的告訴我:她早晨到北海公園晨練時,被一種非常美妙而祥和的音樂聲所吸引,於是她尋著音樂聲來到了法輪功煉功場地。本想買一盤音樂磁帶,但輔導員建議她先讀一讀法輪功的書,於是她就請回了《轉法輪》

從母親的話語中,能明顯的感受到話筒另一端母親的急切和興奮。母親說,我們練了這麼多年的氣功,還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氣功師講過這樣明白透徹的理……此後的每一天,母親都通過電話講述她的感受,並且給我讀《轉法輪》中的章節。

母親在拜讀了《轉法輪》之後,毫不猶豫的放棄了原來練了十幾年的氣功,開始修煉法輪功。已年逾七十三歲高齡的母親拄著拐杖將《轉法輪》專程給我送來。因為我當時患重病已經多年,身體非常虛弱,一年到頭幾乎都是在病榻上度過。多年來,我雖然也一直在尋求、探索生命的真正意義,也閱讀過不少佛教、道教古籍,希望能從中找到答案。我也練了多年其它法門的氣功,但都沒有找到生命的真諦。

母親送來《轉法輪》後,我並沒有馬上拜讀。我當時正在學習密宗。幾天後的一個早晨,我感到內心從未有過的寧靜,就像湛藍而清澈的天空,純淨的一絲雜念都沒有。就在我的目光漫無目地的滑過四週景物時,放在書桌上的《轉法輪》映入我的視線。

我翻開《轉法輪》開始閱讀,立刻,我被那淺顯易懂而又無比深刻的內涵所深深吸引,從心底升起一個念頭:我也想做這樣(修煉真、善、忍)的人。

當我讀到二十幾頁的時候,身體就得到了淨化!之後我相繼發現我身體上原有的十幾種病狀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非常神奇的,僅僅幾天中我就從幾十年的沉痾頑疾中徹底解脫了出來!師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生命!

修煉大法後,不僅僅身體獲得了健康,我的心靈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過去為私為我的狹隘境界中一步步走了出來,學會了寬容忍讓、為他人著想,事事處處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一九九六年六月,《光明日報》刊登了一篇歪曲法輪功的不實報導,我看到那字裏行間有意的歪曲醜化和污衊之詞,心裏很不平靜。當下決定我要把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後的切身體會寫出來,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真正使人獲得健康、心靈得到提升的高德大法!

寫好之後,我交給了輔導員,同時也各寄一份給《光明日報》和當時的總理朱鎔基。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日一早,我得到通知去地壇方澤軒參加北京國際法會,並讓我在會上講自己的修煉體會。當我帶著女兒(小弟子)到達會場時,交流會已經開始。聽著中、外同修們講述他們各自修煉大法後身體的變化、在過心性關時的痛苦、迷茫到去掉執著後的平靜…… 我心中很感動。下午是分組交流。晚上安排大家在一起吃飯。

方澤軒大堂有前、後兩個堂。學員們在兩個大堂內擺好飯桌。我坐在後面大堂裏。就在服務員剛剛端上第二盤菜不久,突然聽見前堂一聲激動得變了音的喊叫,我雖然聽不清喊的是甚麼,但直覺的知道:師父來了!幾天前在法會分會場已經由主持人轉達了師父的電傳,大意是:師父在美國,不能參加這次法會。所以大家都沒有想到師父會在最後一天法會結束後來看望弟子們。

我和女兒原本坐在後堂最裏面,而且因為人多地方小,桌椅擺的很擠,幾乎沒有間隙。當我意識到師父來了時,後來回憶當時的情形時也覺得奇怪:前面擋著那麼多椅子,身體不知怎麼就躍過這些椅子就好像箭一樣飛了出去,一下子就站到了前堂門口,看見前面大堂裏學員們正湧向師父,很多學員伸手和師父握手。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師父,我很想也擠過去離師父近一些看師父。可是忽然一個念頭出現:「我現在是個修煉的人了,我不能去擠別人搶先。」可是我又實在想多看看師父,於是我站在大門處近一尺高的門檻上,竭力的伸長脖子,我清清楚楚看到師父啦!在學員們之中,師父高大的身軀格外醒目,但尤為顯眼和與眾不同的是師父的面龐和周身是亮的!我不由自主雙手合十。

令我始料未及的是,師父大步向後堂方向走來,而我就站在前、後堂之間的門口。轉眼間師父便來到我眼前,我幾乎來不及想趕忙讓開一步,正好就在師父身邊跟著師父朝後堂走去。我也想和師父握手,現在我就在師父身邊,握手多容易啊。可是突然師父在《轉法輪》中的一句話出現了:「有人也想和我握手……」於是,我的手始終沒有伸出來。師父來到後堂與學員們見面,後堂也沸騰了,學員們歡喜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我站在師父身邊,心中純淨的甚麼念頭都沒有,就是笑啊笑啊,後來才感覺到一直咧著嘴笑,兩邊臉頰的肌肉都笑酸了,我幾次想試著合上嘴,但就是合不上,就那樣笑啊笑。

這時有人大聲讓學員們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我雖然心裏十分的不情願,但也只好隨著大家走回自己的座位。可是似乎有一種力量使我的腿彎不下去無法坐下,我就一直站著,雙手合十像被吸在胸前一樣放不下,我就那樣站著雙手合十呆呆的望著師父……

師父揮手向大家說:「大家先吃飯吧,我在這兒大家都吃不下了,等你們吃完我再來。」說完師父向外走去。

可是大家激動的心情已難以平復,誰都無心再吃飯,但修煉人又不能浪費飯菜,只好請服務員不要再上菜了,大家努力勉強自己才把桌上的飯菜吃光。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把桌子挪到一邊,排好椅子,激動而急切的等待師父光臨。

終於盼到了師父!那是我第一次聆聽師父講法。當師父講到「你為了得這個法,可相當不容易,也許你前半生吃的苦都是為了得這個法,這是你知道的;還有你不知道的,也許在你前幾世甚至於更長的時間,都在為得這個法在吃苦、受罪。還有的人為得這個法遭受過更大的痛苦」(《各地講法一》〈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時,我的淚水一下子湧了出來。那天,師尊為弟子們講法近兩個小時。後來才知道,師父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旅程,下了飛機沒有休息直接來到會場看望學員;在學員們吃飯時,師父又到外邊看望正在那裏煉功的小弟子們;等學員們吃完飯,師父再次回到會場為弟子們講法近兩個小時。如果不是主持人一再說師父下了飛機就直接來到這裏,連飯都還沒吃,學員們真希望能再多聽師父講法。

講法結束後,學員們陸續離開了會場。我磨蹭著遲遲不願離去,想在師父講過法的地方多呆一會兒。直到最後要關門了,我和女兒才戀戀不捨的離開那裏。

坐在回家的公共汽車上,我的淚水不斷的向外湧,我怕被別人看到,拼命忍可怎麼也止不住不斷湧出的淚水,幸好是夜晚,沒有人注意到。

那天晚上,我和女兒跪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發願:「緊隨師父堅修到底!」

入夜,我毫無睡意,今天所發生的一切一幕幕在眼前閃過,這一切對我來說太突然了,就像夢一樣。我真的見到師父了?我不相信自己怎麼能有這樣大的福份和幸運?我想如果能有一張師父在法會的照片就好了,可以告訴我今天的一切不是夢。

沒想到那之後不久,我真的得到了一張最珍貴的師父在法會的照片!這張照片我一直珍藏著,當我遇到魔難感到很難很難時,我只要看到這張照片,一切的難就釋然了。

在修煉的路上,有苦有樂,有遇到魔難過關時的刻骨銘心的痛;有過不好關時的悔恨與自責;也有放下執著後的欣慰與平靜……總之雖然是磕磕絆絆,但我始終記著自己的誓願。在大法洪傳十六年的日子裏,我想對師尊說:弟子會牢記自己的史前大願和今生的誓願,努力做好三件事,一定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圓滿隨師還。請師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