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家裏人講清真相的重要性

二零零四年在大陸得法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來自大陸的大法弟子,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我想寫給大法弟子的親屬,我是怎麼樣成為一名大法弟子的。

九九年之前,我們是幸福的一家三口,丈夫修煉,一歲的女兒活潑可愛,我很支持丈夫修煉,因為別的年輕人都愛睡懶覺,而我丈夫他每天早晨到公園煉功,在家也很勤快,體貼家人,待人和氣,他給別人洪法時,我也總幫著說煉功好。

一九九九年之後,丈夫因到天安門,從此流離失所被迫離家,對於我來講年紀很輕就受到如此打擊,再加上邪黨宣傳的毒害,就很怨恨丈夫,孩子很小,一生病我就更加難過,日子就這麼煎熬著。我的思想比較傳統,不願因此而離婚,就這樣在別人不理解,親屬也漸漸淡泊下過了幾年,我也非常憔悴。

幾年間也見過幾次丈夫,但都是在爭吵,不理解怨恨中匆匆分別,我的心就放在孩子上,看著她可愛的笑臉,淚往肚子裏咽,經濟上丈夫一點忙也幫不上。那真是「問天天無語」,自己總是在夜裏默默的流淚。

直到二零零四年我決定離婚算了,帶著孩子與丈夫團聚幾個月就再也不要見面了。就在這幾個月裏丈夫還是一如既往的照顧好我們,帶孩子玩,買菜做飯甚麼活都搶著做,有時也會來幾個同修看看我們,我也知道是修煉人,但也只是很客氣的對待他們,不太說話。(後來聽丈夫說,他們當時都搖著頭說要想向我洪法太難了。)有一天晚上,我起來上廁所,我看到丈夫在打坐,不知為甚麼那火就上來了,抓起一個東西朝丈夫扔過去,我們離得有三米多遠,還在黑夜中我居然還能打中他。後來,我看到他把大法的書錄像等資料都放在一個箱子裏,我就提起來要扔掉,他不讓,我就堅持要扔,他就默默的看著我(後來我想他是在發正念),不一會我也就算了,想反正我也不願過了。他就開始給我講真相,一天天的,他不是講神奇的故事,就是講他煉功的體會,還講周圍的同修有多好,還有許多博士、博士後都在修煉,同時還煉第五套功法給我看,丈夫善的行為,我其實心裏也明白,但就是表面不願聽他的,心裏還是很佩服大法弟子。

還有半個月就要離開了,丈夫也不悲不喜,怎麼都行,我反而不知道怎麼辦了,今後的日子我一個人帶個孩子怎麼走,我也很茫然。有一天,我一個人在家,我隨手拿起丈夫看的大法書翻著看,看了一會,我想他總打坐,我也會,我就雙盤(這對我非常容易)。我想了想他當時的動作,也不難,我也做了,把手拉開,開始打坐,馬上感到像坐在車上一樣,有點顛的感覺,我趕緊下來,再盤還是有點顛(後來問丈夫才知道是能量通過),我心裏想:難道一切都是真的?於是,我就開始看大法書。

那段日子太好了,我一本一本的看,丈夫不打擾我,甚麼家務都包了,孩子也很聽話。我按照師父傳法講法的順序,一本本的仔細認真的讀,淨化著自己,到吃飯睡覺才停下來,第二天再接著看,有時淚流滿面,有時非常欣喜,有時沉思片刻,有時思想業反上來不讓我看,或不理解時,我就去問丈夫,他說你就不要管它,你只管讀,那是干擾,它就是不讓你讀。我也是這樣做的,遇到不理解的就告訴自己,不理它,大約一個多星期我讀了所有講法,還不夠,我想知道更多,我打開明慧網我能找到的促進修煉的文章一篇篇的看,我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感動著,我自問我如果是老弟子我該怎麼做,我想只要溶於法中,正念正行我也一樣可以走過難,救度眾生……

接下來我知道了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師父時刻呵護著我,流著淚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看著看著,在看看旁邊的牆上也是螢光屏,桌子上還有皮膚上都是金色的,能變大和縮小,閉著眼睛和睜著眼睛看都是一樣的。十幾天時間,我看完錄像看書,看完書看明慧網,看完網看盪濁真相片(當時還沒出《九評》)在洗淨自己,自己也越來越清醒,看到街上匆匆走過的人群,想想自己當常人時無知的活著,幸遇師尊,得到大法,唯有跟上正法進程,精進實修。

又過了一週,有一天吃完晚飯,我洗完手走到客廳中間時一下驚呆了,我睜著眼睛看到了另外空間的一些局部景象,我又閉上眼睛也一樣,五分鐘後就沒有了,我知道師父是讓我趕快跟上,不要落下。之後,孩子也得法了。我給她聽師父講法,背《洪吟》,走在路上背《論語》,一切都在短時間內巨變著。丈夫每天都樂呵呵的,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事情轉變的就這麼神奇這麼快,同修也很驚訝,「上次見你還那樣,怎麼這回見你就這樣樂,還一起要做大法事」,都很替我高興。

到現在,我已得法四年了,其中有做的好的時候,有做的不好的時候,我知道這就是修煉,跌倒的時候就趕緊爬起來,本來就得法晚,不能再停留。我就是飛還比老弟子差近十年的修煉時間,我非常嚴肅的對家裏修煉的丈夫、婆婆說:「你們太自私了,為甚麼沒有人真正的告訴我這是件甚麼事情啊!為甚麼不早點對我也耐心的洪法,你們原來對別人洪法總是祛病健身的講,對我也沒用啊,我年紀輕,怎麼沒有人用心從我所想的方面洪法呢?!」

我寫下來,就是想告訴同修們,你們身邊的親屬沒得法的,你也得講好真相,要耐心不急不躁,平時做事在家都要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要有一天他們明白後也會說一句「你們太自私了,不早點告訴我這麼好的法」!

接著,我能在短時間內從一個常人成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想別人也行,於是,我開始留心周圍的人,因為我知道他們是怎麼想大法弟子的,因為我剛剛走過來,知道他們的執著點在哪,尤其與我相仿的。師父慈悲安排,就認識了一個帶孩子的婦女,以前是一位空姐,她信佛教,我就與她交談,她聽的很認真,我說你想看看我看的書嗎?她說想看,我帶她到家中,並告訴她你一定一口氣看完,因為還有許多書要看呢!過幾天她把看完的《轉法輪》還回來了,並拿走了別的講法,她說解開了她心中的一些問題,就這樣一本本如同我得法時,她看書快,一天一本到兩本的看,一週後,她開始慢下來,我又高興又擔心,教她發正念,她很勉強,不想念口訣,她說她理解不了。我就找丈夫交流,丈夫說你不要起任何心,再等等看,我放下了各種心,不幾天,她又來看書,我問她你明白了嗎?她說明白一點了,我想只要她看書就沒問題。正好又一部反映基督教的耶穌受難的大片,我請她過來看,我看過了,三個小時我不停的讓她邊看邊給她講,她一下午邊看邊哭,之後哇哇大哭起來,她說她明白了,和現在邪黨迫害大法弟子一樣的呀!她大聲說「師父我明白了」,我真替她高興。她為人爽快,做事情快,馬上她要書和錄音樂,還要一起講真相,還和我一起學法煉功,正念很足,又有時間,真是師父慈悲安排,安排我和她成為了兩人小組都是得法不久一起精進。

你身邊的每一個人也許都和大法非常有緣份,只是迷在常人中等著你去講真相喚醒他們,也包括與你朝夕相處的家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