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苦尋覓 一朝得法了悟人生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十日有幸得法,當時我的內心真的是無比喜悅。在我得法前,有一個問題一直在困擾著我,那就是如何做一個好人?從兒時起,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老老實實的我被周圍的人認為是個好孩子;結果長大後,又是周圍的人在誇我的同時,又紛紛勸我,走向社會後要圓滑一點、要「尖」一點、為人不能太老實等等等等,我糊塗了,於是我總是一再辜負「好心人」的教導,周圍人也就說我傻。我很苦惱,不知該怎樣做才能真正做一個好人?身心受到很大傷害,感覺活的很累。

一直到一九九八年六月十日,因為一個機緣,我隻身乘坐火車去中國大陸北方省份的一個小縣,那裏民風淳樸。我去的這家,是我連襟的二舅,第一次見面,但我好像似曾相識,我也親切地稱呼他「二舅」。二舅為人和善,說話語氣和緩,是個很容易親近、待人真誠的人。二舅家還有一位八十多歲的老爺子,面色紅潤,身體特別硬朗,還能自己騎著自行車上街。二舅家裏四個孩子都特別的聽話,學習也是特別的好。我是上午九時到的二舅家,二舅全家笑瞇瞇的迎接我這個遠客到來。一進屋,我頓時感到特別祥和:牆上掛的是法輪圖形和大法師父的照片。看到二舅盤腿(雙盤)落座在小炕桌的旁邊,我也下意識的盤腿(雙盤,當時也許只是處於好奇),就這樣,與二舅真誠的心與心交流著,二舅告訴我許多人生不得解的問題,告訴我「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並告訴我他對我說這的一切都是從《轉法輪》上看到的。我茅塞頓開,我當時的感覺就是「法輪大法就是我要的,我苦苦尋覓多少年終於找到了」,內心的喜悅無法用言語表達,不知不覺兩個多小時,直到吃中飯才意猶未盡的結束了第一次交流,我也驚奇的發現,我竟雙盤了兩個小時,身心感到特別舒服。

午飯後,二舅讓我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晚上是許多大法弟子在一起集體學法交流。早晨四時起床到公園裏集體煉功。我第一次感到這是一片人間唯一的淨土。非常的純淨,非常的祥和。我明白了「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轉法輪》)從那時起,我就決心要按照大法的要求,按照真善忍的要求,按照一個大法弟子的要求,堅修大法心不動。我在二舅家只呆了短短五天,然後戀戀不捨的離開二舅家回到安徽。直到六年後的二零零四年十月,我才有機會重返二舅家,二舅卻被共產邪黨迫害,被非法關押在位於省會的一座監獄裏迫害。

我自一九九八年六月十日有幸得法後,至今已近九年,可以說,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是不會走到今天的。對大法的正信使我得以堅修到底,因為我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儘管我從未親眼見過師父,但我能真切的感覺到師父時刻在我身旁,呵護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二零零七年三月,我第一次上了明慧網。看到同修們的交流體會文章,我也想把我的得法經歷體會寫下來。由於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