蹣跚步入大法修煉的神奇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我是二零零三年才走入大法修煉的。現在回首看去,卻發現:其實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正是師父悉心的安排了一切,才將我這個頑劣愚鈍的弟子引進了門。在這裏和大家分享我的體悟和感動。

從小就被共產黨的「無神論」灌輸的我,在得大法之前是不相信任何有關佛道神的事情的。但回想過去,其實小時候我就已經有一些略帶神奇的經歷了。

六、七歲的時候,我就經常會有類似耳鳴的感覺,突然會覺的好像聽到了另外的聲音,空空的,但知道不是在這個空間裏。我問別的小朋友,他們都沒有這種感覺。那時候,不知為甚麼我就會心中暗想:是不是有一個另外的空間啊?

八、九歲的我突然非常害怕死亡,覺的死後的世界是非常可怕、恐怖的。而且不敢和父母講,只是在黑暗的夜裏獨自擔心。

九歲時,我在兩次夢中還分別看到了我三歲在大姨家居住時發生的事情。一次是我和弟弟在河邊嬉戲的情景,一次是我被鄰居帶到山上玩,走失,又被人送回來的事。這之前,並沒有人告訴過我這兩件事。可我去問媽媽,當時的情景卻和我的夢境差不多。在夢中我清清楚楚的看到,我們在清澈的小河邊玩,抓小螃蟹、小魚,非常快樂!可大姨後來不讓我們玩了(擔心小孩子在河邊玩有危險)……這一切到現在還歷歷在目;而我走失的事情又確實讓大姨家當時虛驚一場。當時我很奇怪,做夢怎麼能夢的這麼清楚呢?而且還是確實發生過的事?好像有人提醒我,或者像電影回放一樣?修煉以後,我就明白了,這就是我的主元神回到了過去的時空。至於我的主元神進入未來的時空,也曾經發生過幾次,這裏就不多述了。

從小到大,如果我長時間看書或者使自己處於定睛狀態的時候,就會感到我的頭在變大,自己的身體也一層層無限變大,變空,而同時,那個我又好像變的很小,在這個空間中旋轉著……在這種狀態下,我十歲以下的時候,還會感覺和一些物體能夠溝通似的。後來就沒有了。

我在修煉前就體會到兩次元神出殼的感覺。一次是我十四、五歲的時候。在盪秋千的時候,我從秋千上掉下來,後腦勺碰地,導致我的記憶部份喪失,記不起這前後的事情經過了。但我清楚的記的,當時我好像飄到了空中,而且和一些小怪物或小靈體在對話。後來,我才又身神合一,也聽到了旁邊人的呼喊聲。當時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只覺的莫名其妙。甦醒後,也把它當作腦部受傷的症狀了。修煉後,我明白了,事實上那時候我的元神已經出殼了,正在和另外空間的生命體溝通呢。

第二次是在我二十七歲的時候。一次我去洗手池洗手,一低頭間,突然覺的我的靈魂從腦後出來,好像就在我腦後上方不遠的位置飄著。這一刻,我好像是另外一個人在審視著自己,看著鏡子裏的人,也覺的很陌生……

修煉後不久,我又一次清醒的體會到靈魂出殼的感覺。一次我正在吃麻辣燙,感覺非常辣!只覺一陣暈眩,元神一下子從後腦勺衝出去了,在腦後懸著。所以,我就親身體會到了很多靈體是受不了辛辣、葷腥的刺激的。這確實是有道理的。……至於隨著修煉、層次的提高,在打坐、發正念的時候,元神離體的次數就數不勝數了!

我十二、三歲的時候,經常會感覺渾身難受,肚子疼,無力,疲倦,有夢魘,而且感覺自己一直在向下降,向下降……這時,我隱約會覺的某處有黑色的東西,好像是鬼……

在某個時刻,面對或路過某人的時候,我會突然感受到他的感覺,好像知道他這一刻在想甚麼。我很親近的朋友,如果有甚麼異常情緒,我有時也能體會到,甚至會有如同身受的感覺。說實話,這個滋味並不舒服。還好我經歷的次數不多!

我一直非常非常喜歡蓮花,從小就多次想把自己的名字中加入「蓮」字或「荷」字。最喜歡的顏色是紫色和黃色。這也許是生生世世的佛緣吧!

從小我就願意研究稀奇古怪的東西,經常看《探索》、《奧秘》等書籍,也覺的茫茫宇宙中有太多我們不了解的世界。但多年共產邪黨無神論的培養和灌輸,讓我對自己身上發生的有些奇怪的事情反而不在意,一個「奇怪」就擋住了,不再關注。我也更不相信世上會有甚麼佛道神,只覺的那是古人科學不發達的結果、人的幻覺和封建迷信的表現。

隨著年齡的增長,閱歷的增加,我也覺的中國的當代是一個「信仰缺失」的時代,人們甚麼都不信,既不相信神佛等宗教信仰,也早已對共產主義嗤之以鼻。而對社會上名利的追求,我也一直認為不過是安身立命的一部份。那麼人為甚麼活著呢?生命的目地是甚麼?生活的基石是甚麼呢?我找不到方向,心靈很是空虛,只好把大多數精力放在對事業的追求上。隨著世事的經歷,沒有一個精神支柱和心靈源泉,我覺的生活有時沒有希望和未來。潛意識中在尋找著甚麼……

自從一九九六年父母走入大法後,我親眼看到媽媽由一個有著全身關節炎、腎炎、糖尿病等十三種病、迎風即感冒、天天要按摩的藥罐子、老病號變成了神清氣爽、身體健康、年輕快樂的修煉人。我也親自目睹了頭部有病的爸爸神奇的消業。他的頭部以鼻子為界,一側的頭腫的像豬八戒,眼睛只剩一條縫,耳朵腫的有兩倍大,而另一側卻和正常人一樣,讓人看著都覺的嚇人而不可思議。我當時嚇的緊著讓他去醫院。可他既不吃藥,也不打針,過幾天就好了。這樣的消業竟然經歷了十幾次!

我也看到兩位六七十歲的老人修煉十多年來,真的從未吃過一粒藥!但即使這樣,我還是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對於在他們身上發生的神奇、無法解釋的事,一概說成是心理作用,自然身體反應。我只是覺的法輪功確實能治病,把我多病體弱的父母都治好了,有一定功效。

邪惡的七二零事件,尤其是「自焚」事件後,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遍及中國大地,我的態度更是逐漸的起了變化。由剛開始的嗤之以鼻,認為共產邪黨又在搞運動,玩政治,到後來的擔心,疑慮,害怕父母受傷害,再到後來看著所有報紙連篇累牘的渲染「自殺」、「殺人」的文章,真的害怕、擔心我慈祥、善良的母親有一天會拿著菜刀……現在想起來,這一切是多麼的荒謬啊!也由此可見中共的邪惡造謠殺傷力有多大!像我這樣親眼看到父母身體恢復健康,很是神奇的人,也產生了對大法的恐懼、躲避,甚至厭惡的心理。

在這樣的環境下,父母依然很堅定,繼續學法、煉功,抓住機會講真相。媽媽從來就沒有害怕過。這也是我很佩服的地方。他們也經常給我講真相,可都被我嚴詞拒絕了,不願多聽。現在想想,那時的我是多麼的不悟啊!「機緣難得」,真的需要珍惜!

這一拖,拖了八年!二零零三年九月的一天,也許是機緣已到吧,也許是大法弟子的堅韌、正義和大法的神奇、偉大吸引了我,我不由自主地第一次拿起了《轉法輪》看起來。這一看使我發現這正是我一直以來追求並相信的處世之道!「真善忍」,這不就是每一個人應該學,應該做的嗎?這不就是做人的準則嗎?我終於找到了生命的基石和靈魂的依托!

看書當時,我的身體上也有了強烈的反應。我的心臟、胃和牙齒都有病。隨著看書,我就感到心臟偷停,一個勁的反胃,牙變的又長又軟,不停的上下牙相碰…看到「天目」一節,我還明顯的感到前額在往裏頂,往裏鑽……媽媽看我反應挺大,又教了我一節靜功。當天晚上,我就單盤打坐了半個小時。這過程,我好像聞到了一種熟悉而又說不出來的味道,在我小的時候,我就經常聞到過……

夜裏,我連著做了幾個和同事吵架的夢,夢境從來沒有的清晰。早上起來我還清清楚楚的記的夢中的情景,而且覺的胸中一股股火在向上竄,這也是從來沒有過的現象!這更神奇的是,我突然發現我的右眼角處看到一個「忍」字,上面一個「刀」字加一點,下面是個「心」!不能完全看清,但確實是這個字。整個字金光閃閃,又五光十色。無論我睜眼閉眼,醒著,還是睡覺,我都能看到他。問媽媽,媽媽說,這是師父在提醒我「要忍」呢。我一連看了四五天,「忍」字才消失了。這神奇的親身經歷立刻徹底擊碎了我的所謂「無神論」觀念,再也不認為這是甚麼人的幻覺了。我真正的體會到了「大法原來是這麼的神奇!」「這世界上就是有太多我們所不了解的事情!」「共產邪黨說的話全都是假話!」

從這時起,我終於蹣跚的步入了這偉大、殊勝、濟世救人、亙古難尋的大法!走上了回歸之路!

寫下這段得法經歷,只是希望在這正法的最後,為大法的神奇再做見證。同時也和更多的還未開始修煉的人們分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