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有的幸福都是法輪功給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我叫游美蓮,是一個平凡卑微的女性,前半生我掙扎在維持基本溫飽和艱辛的體力勞動之間,婚後則在家庭壓力以及強勢病魔的折磨下,像行屍走肉般過著毫無希望的生活。這篇文章是記載著從我內心無比苦悶,到後來重見光明的歷程,就像烏雲盡散後,再次得見那圓滿的明月。

* 小蓮飄零狂風摧

我出生在一個貧苦的家庭,父親因為沉迷於賭色,不負起父親的責任,就苦了我的母親;聽說在我很小的時候父親就把大姐賣掉了,後來我的母親在被父親刺激過深之下,悲憤的選擇了自殺。我那時候很小才一歲多,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在我爸爸死後很久,姑姑才告訴我說,在我母親自殺的那一天,她還一再的交代自己的弟妹,日後不要讓我父親將阿蓮(我)抱給人家,臨死前她最放不下的,是我迷茫的未來究竟在何方……。

叔叔在入伍前,交代了父親希望他不要趁此機會將阿蓮賣給人家,等叔叔兩年當兵退伍回來,他自會將我帶走撫養。然而父親記恨,在母親死後,叔叔曾經一度揚言想殺他的嫌隙,趁叔叔不在的機會,就這樣把我賣掉了……聽說那年我六歲,賣了一千六百六十元。我就以這樣卑微的代價,被賣入了一戶能吃得上飯的農家,成為他們家買來勞動的童養媳。

在養母家的日子並不好過,雖然我只是個孩子,但因為上面有一位嫂嫂會經年罵我出氣跟搬弄是非,加上養母她完全不疼我,更是常常將她所有的怨怒一口氣全發洩在我身上;有時我邊做事邊被養母打,往往被打的體無完膚,……雖然在這期間養父比較心疼我,想帶我上學,但是我的最高的學歷仍然是小學一年級。

熬到了十八歲,在應該被「送做堆」之前,我原先被許配的對像卻從外面帶了女朋友回家過夜,我不知道對方家庭未來對我的安排會是甚麼,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正在這樣猶疑間,我親生的二姐突然出現,她已婚且經營有生意上的小攤,她強制且蓄意的將我帶離了那個家庭。

* 蓮花盛開煙塵間

來到二姐家之後,我傻傻的展開了人生中第二輪「雇工」生活,開始幫我二姐做工,一年接著一年我努力的做,並且從來不曾拿到過任何應有的工酬……年歲漸長,我身邊仍然一毛錢也沒有。轉眼這樣也過了許多年,我開始想要回故鄉去找工作獨立生活,就將這樣的打算跟我姐姐說過了之後,不到幾個月,她便告訴我說,對面面攤的老闆娘已經來提親了,說我看來挺乖巧的,要我嫁過去吧!

其實我無路可走,不識字也不太會說話的我根本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我完全不知道這是姐姐不要我離開幫她的工作而耍的計謀,是她自己去跟對面面攤提親說我喜歡對方要嫁過去的(因此之故,婚後婆婆總是常罵我不正經、三八等,我也搞不懂……)。就這樣,茫茫然的我懷著期待的念頭再度進入了另一個家庭之中,而婚後很快我就明白,那些不切實際的待嫁女兒心全是幻影與美夢。從此我不但要做姐姐家的工作還要再加上做先生家的體力勞動,雙倍的工作變成了我婚後的所有。

也許因為大家並不想讓我在年輕力壯時養兒育女,所以婚後幾年我懷孕,夫家總是要帶我去「拿掉孩子」;這樣危險的墮胎手術最後嚴重的傷害了我的身體,卻也沒有任何人給予我應有的呵護與補身的措施。加上姐姐因為我幫忙少了,最後心生埋怨,甚至誤會我嫁的比她還好,於是那一陣子又常來我家跟公婆造謠生事,她總是無事生非,極盡數落我的不是。讓無知又無助的我在婚後更加過著身心煎熬,被動輒打罵的日子。

* 鬼門關前走一遭

年過三十,我在身體日漸虛弱的情況下再度懷孕,這時夫家終於同意讓我生產,怎知道我這連著三年的兩次生產,卻引發了嚴重的血崩和子宮剝離的併發症,讓我整個身體都垮了下來;雖然日後我接連開刀了數次,也住院住了漫長的日子,但是在往後迎接著我的,仍然是虛弱不堪的身體和永遠脫離不了的藥罐。

孩子如此幼小,而我的身體已是疾病深重,顫抖的雙手只勉強能將啼哭的孩子抱起來。手抱孩兒,我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而關於我的未來,除了希望能將孩子養大之外,我想我已經沒有未來。

* 但求心開意解時

朋友帶我去了某處,他們說可以讓我天堂掛號,地獄除名;朋友也帶我去了某處,他們說可以讓我即刻開悟,業力抵消……;雖然我這樣尋尋覓覓,想找到一個心靈的歸依,可憐我卻仍然身處於苦痛之中,無法解脫。回顧我的一生,我甚麼都不懂,從小到大只能像做牛做馬一樣的被人拖磨,凡事因為不懂也不如人……那嚴重的自卑感與困難的家庭處境緊緊的捆綁著我,我疲弱的身心就像沉落在地獄裏頭!

以前認識的朋友一次偶然來找我,跟我說有一個修煉法門(法輪功)如何好又如何神奇,我都沒有聽進去,只聽到他說可以直指人心,可以修心,……我就動了念頭想要去學,因為我的心真的太苦了(我覺的世間真如苦海一般),而且一顆心永遠浸泡在很糟糕的黑暗想法裏。如果我的心性跟眼界可以提高,這個修煉法門真的能讓我脫離「心牢」的話,那我一定要學!!

後來我就去上了法輪功九天學法煉功班,結果根本聽不懂李洪志老師講法的錄影帶在說甚麼,九天的時間完了我都不知道這個大法到底在講甚麼(因為那時連普通的語句說明對我來說都太艱深了),只知道是很有道理的。而當時我走路已經是顛顛倒倒的狀態,就像是喝醉酒的人走路一樣的歪斜無力,加上長期的吃藥也將胃腸吃壞了,吸收力跟消化功能都變的很差;……常常我必須要推著一歲多女兒的娃娃車,才勉強能撐住自己;當聽到同修他們說自己都是慢慢接觸煉功後,根本不用再吃藥,身體都自然變好的話,我就心想再怎麼苦都不怕,如果真的不吃藥也可以生存的話,我一定要煉煉看。

雖然當時住家附近沒有煉功點,但因為我對大法有信心,九天班一上完之後我就決定不再吃藥了,我相信自己煉功也可以。就這樣過了一兩個月,終於有同修來此成立了一個晨間煉功點,我很高興也很感激,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了,就要求自己一定要爬起來,清晨四點到達煉功點開始煉功;當我在漆黑一片的路上推著娃娃車掙扎前進時,那時我心裏想著:「要死就死,要活就活,我要去煉功!」記的當時我煉完第二套抱輪動作時,在地上我辛苦的根本站不起來,但直到回家後依然感覺到能量場很強,似乎那時一直都沐浴在煉功中。

* 磨難考驗接踵至

想不到剛到煉功點一陣子,負責煉功點的同修就叫我以後每天要負責帶錄音機來放煉功音樂,我不知道怎樣說好或不好,只在心裏對著家裏公婆和先生都不諒解的狀況發急。後來我想通了,我是在學好,不是在學壞,所以我便坦誠的跟婆婆他們說我正在學煉大法的事情。那時面對婆婆一向犀利的開罵,我不再頂嘴了就給她罵,她要拿棍子打我,我也不再哭嚎就給她打。打完了,不善言辭的我卻抬頭平靜坦然的跟她說:「謝謝媽媽。」婆婆很生氣的反問我謝甚麼?我很誠懇的跟她說,因為很苦,生活過的很苦,所以我才會這麼珍惜法輪大法,如果婆婆很疼愛我,也許我今天就會因為過的很幸福,而把法輪大法錯過了。

自此後不管婆婆怎麼罵,罵甚麼,我都謝她,也一樣誠心平靜的跟打罵我的先生說謝謝。這樣開始,我每天提著收音機去煉功點,開始有規律的煉功,自從煉功一兩個月後,我發現自己的身體慢慢直了起來,居然走路能走直線了,到最後我還能抬頭挺胸快步向前走了。而煉功規律了之後,我那原本喜歡喝酒賭博,完全不能被人說的先生,竟然也奇蹟似的變的會準時上班,不再常常向我說謊了!

那時我開始去學法組,但是我不太聽的懂對方的意思,有同修交流說這是修煉在「過關」,我便會在心中自言自語:「過關是甚麼?」有同修說這是要給你自己去「悟」的,應該借此機會修去「執著心」時,我也一愣一愣的在心裏問:「悟是甚麼?執著心又是甚麼?」每遇到同修要我說一說自己的體會,我說完大家一定都會笑的,那是因為我語焉不詳又詞不達意,以致長期以來總會被大家善意的指正。但是參加學法組和心得交流會是我吸收所有知識的唯一來源,所以我是真的從內心裏感謝同修。

* 聖書開啟智慧果

閱讀國字對我來講是非常困難的,我覺的那堆東西就只是白紙黑字,很難分辨的。後來我在學法組中跟著別人念,跟著別人看,慢慢的我也學會了一些,跟過一遍後我認識了一些字,理解了一些道理,也放下了一些心結,再跟著念一遍我又認識了一些字,理解了一些道理,又放下了一些心結,……因為我有空就讀,有空就讀,一年後我已經能夠自行把整本《轉法輪》讀下來了,而書中的這些國字跟詞句上面的意思我也算了解了。行到中年,想不到此時我竟然因為學煉法輪功而脫離了文盲的行列!

而《轉法輪》也成為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讀到跟整個讀完的第一本書。雖然別人花一天一夜的時間就能讀完他,而我卻花了整整一年,可是這一年來我的身體好了,我的心情解脫了,我的婆婆現在拿起棍子來原本想打我也打不下去了。甚至有一次我要去中正紀念堂洪法時,她還會關心的問我說:「天氣太熱了,你還要去嗎?」讓我非常的感慨,我說學大法不苦,最苦是沒有得法的世人。先生張嘴原本想罵我的,現在也罵不出口了。我變了,他們也變了,連一向環繞著我的世界也慢慢改變了,好似這一生從來不曾感受過那生命的輕盈與美好,也漸漸的向我靠近了,我的感激無以形容,實在是因為我的收穫太大了!

* 大法小弟子感動家人

也許因為夫家的重男輕女觀念,我對大兒子的教育並不能完全做主,很多時候,我是只能看而無法直接出手管教的。而在襁褓中就因為號哭而挨爸爸巴掌的小女兒,卻從不滿兩週歲起就在冰冷的冬天裏躺在娃娃車中陪我煉功,一直到稍大跟我去學法組,也跟著能背誦一點《洪吟》中的詩詞,再長大點她也要跟著我學打坐煉功。最奇怪的是她對爸爸和爺爺奶奶都是非常尊敬,也沒有誰特別教過她,但每次家中遇到好吃的東西,她都自然會先拿去請長輩吃,等問過爸爸和爺爺奶奶要不要吃後,自己最後才吃。一次、兩次、三次,一個小小孩子在學齡前就有這樣乖巧有禮貌的行為,逐漸的溶化了爸爸的心,也感動了爺爺奶奶。

對於教育這件事,原本爸爸會要孩子「甚麼都不要聽媽媽的!」原本婆婆在言語之間也會隱含著批評,但面對這兩個孩子在生活習慣上表現出來的巨大差異,面對這樣不爭的事實,長期下來他們已然默認:「法輪大法好!」

* 修煉道路巧安排

開始修煉之後,我知道「失與得」和「業力的轉化」的道理,但有時並不真的很明白那些身邊的糾紛是怎樣來的。我想就像師父說的,不管遇到任何事都是好事,是因為我要修煉才會發生的,所以我這六、七年來都是一邊摔摔打打的磨練著心性,一邊努力的按照書中修煉的道理去做,慢慢的會去看淡那些曾經很讓我不平、委屈跟苦痛的「心」、「情」。在修煉這條返本歸真的路上,我想我要學習的還很多,每當任何痛苦難過的時候,事實上也都是大法將我從心靈的苦惱中一次次的提升與解脫。

除了個人修煉之外,這麼多年和大家一樣在法輪功中受益的我,其實也常希望要為洪法做一點事情,可是我除了在煉功點帶新學員,教其煉功動作,以及廣發傳單、參加洪法活動之外,其實不善言辭的我能做的有限。尤其在看到中共用極其殘暴的手段對付大陸那些手無寸鐵的煉功人,一再的跟世人造謠說這樣難得的正法大道是「×教」的時候,真的是叫我好心痛。我也很希望能夠用電腦去親自去跟全球的網友見證說:你看看我,你就知道「法輪大法好!」

就在這樣想了不久之後,先生突然間從外邊搬了一台電腦回家,可是他不准我碰,我一碰他就罵,說這台電腦是給孩子用的,但是孩子只是用來打電玩,上網逛逛看看,並沒有真的學到甚麼。我想我先生的意思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不如人,所以他才搬台電腦回家來,可是還很躁動的孩子們很快就把電腦玩到當機了,加上我看大兒子他經常在學校裏,會有攻擊他人跟說謊的習慣,我便很誠懇的跟我先生說,如果你想讓孩子真正學好的話,只要去參加法輪功的活動,假日帶孩子去參加明慧學校的課程,小孩子一定會變好的。

*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也許是時機成熟,也許是我和小女兒的長期表現讓我先生相信我所說的,於是這一年來,我們全家就帶著已經長高超過爸爸一個頭的大兒子和小學三年級的女兒,一起參與了每次明慧學校的活動。眼看這孩子真的一星期一星期的在變;現在他愈變愈好,已經完全不再作弄同學,而我的先生,也在我們身邊開始認真的跟大家在一起讀法、煉功,我婆婆在家中也變的會關心我們現在的生活。甚至有時我假日如果走不開(因為兩年前我也開始外出工作了),我先生也會自己主動陪孩子來明慧學校,一起參加活動。

關於那台電腦,目前已可任由我使用,我也順利學會了如何使用網路向所有對法輪功有誤解的世人講真相。如今我有正規的工作、和諧的家庭、健康的身體和學好的子女,而我擁有的這一切,都是我前半生原本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夢!我知道如果我今天沒有遇到法輪功,現在的我除了黃土一壤、憾恨一生之外,將是一無所有;是我學法輪功後身體健康,節省了終生的醫療費用,改善了我矛盾衝突的家庭生活──我所有的幸福都是法輪功給的,我健康的生命更是法輪功撿回來的!!

如今我總是用感恩之心看待我所有的過去,也將過往的坎坷化為前進的動力。師父曾經告訴過我們「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但願我的家人也能得法,能夠得到這真正無私利他的高德大法!更願天下的有緣人能夠珍惜機緣,讓中國大陸也能夠有一個和平修煉的環境,讓無辜善良的人民可以自由的去選擇修煉法輪功的環境。

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的生命,如果沒有得法,我將是原來那個悲慘苦痛的靈魂,也絕對無法活到今天。但願您在知道我真實的故事之後,也能像我一樣的珍惜法輪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