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甚麼修煉法輪大法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二零零六年終於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從得到寶書《轉法輪》到走入大法修煉,我用了十二年的時間。每當想起自己的得法經歷,我的心情就無比激動,淚水禁不住落下來。為了把我這樣渾身業力、執迷難悟的人引進歸真的路,師父不知默默承受了多少?我永遠都難以知道。我真心感謝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遵照師父的教誨,英勇無畏的、春風化雨般講真相、救人,帶來了人世間的光明。

我為甚麼修煉法輪大法?因為法輪大法是正法,是真正救度眾生的,「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論語》)我的得法經歷就是一個見證。

早在一九九四年年底,姐姐就送了我一本天書《轉法輪》,希望我得法修煉。因我把人世間的一切看得比甚麼都重,再加上那種知識份子「有所為」的固執,對修煉不聞不問。每次見面,姐姐少不了談及修煉的事,並贈送師父各地講法給我。可惜,我也不看,也不知道珍惜。到了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受迫害,我出於害怕,一天出門上班時,竟將大法書丟到路邊的垃圾箱裏了。但非常神奇的是,我回家發現:被我丟掉的書,又原封不動的放在家中櫃子裏了!通過這件事,我雖然還沒有真正得法修煉,但對大法有了新的認識。

我所在學校一次組織全校師生簽名反對大法,我借故離開了。但等我回到學校時,一位老師討好式的向我說:剛才你不在,我幫你把名簽了。頓時,我暴跳如雷:你怎麼隨便代表我簽名呢?你知道簽了這名的後果嗎?!這老師不好意思的說:我錯了。

後來學校又一次組織簽名,領導正準備把很遠學校的師生都帶到我校來簽名。我就跟校領導講:這樣不行呀!從老遠把學生帶來簽名,如果路上出了車禍麼辦?誰負責,再說,老師的職責是把知識教給學生,不是把學校帶入政治中去。領導聽我這麼一說,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避免了一次師生對大法的犯罪。從這以後,我牢記「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在我身邊還發生過一件神奇的事。那是二零零三年年底我家喬遷,我購買新家具、新電器,等我去付款刷卡時,才發現刷卡機早已壞了,很多購物人都焦慮的圍在機器旁,當時我甚麼事也沒想,就心中默默念著「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突然機器恢復正常工作了,我急忙把卡刷完,但等第二個人刷時,機器又壞了,在場的人都覺的我真幸運。

即使這般,我還是沒有悟性。二零零四年四月,我被醫院診斷患了鼻咽癌。這突如其來的一棒,給對我、給全家簡直是致命的打擊,我年邁的父母著急的晚上常常不能入睡,以淚洗面,我丈夫及女兒更是痛苦無主。在這生死面前,姐姐、妹妹又一次帶著大法的書來到我面前,叫我放下一切,真正走入修煉,我似信非信的望著她們:大法能救我嗎?

當天晚上,我鼻子突然堵的慌,呼吸困難。這時,我想起慈悲的師父,雙手合十求師父,就幾秒鐘,鼻子突然通暢了,大口大口的不知甚麼東西往肚裏吞,頓感全身輕鬆。

其實這時師父就已將我的病治好了。但我還沒悟到,放不下人的東西,還是在醫院接受了化療、放療;幾個療程下來,整個人都變了樣,頭髮全部脫落,誰看見誰害怕,我的精神更是崩潰。姐姐、妹妹又來對我說,這麼好的法你不信,非信這醫院!只有李洪志師父能救你,誰都救不了你。

就在當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見師父慈祥的來到我身邊,我說:師父,我得了鼻咽癌。當時師父重重的嘆了口氣,離開了我。醒來,我將夢講給家裏人聽,他都說:師父最不愛聽「病」這個字,師父嘆你沒悟性。

在姐姐、妹妹的勸說下,我開始嘗試修煉,但很多人的東西還是放不下,一邊修煉,仍一邊吃藥,做放、化療。病不但沒有好,還轉移了,醫生說沒有辦法治了。我這時身體極度虛弱,完全沒有支撐活下去的勇氣了。

姐姐、妹妹又來了,對我丈夫和女兒說:既然醫院治不好她的病,那就把她接到我們家,讓她一心修煉,不受任何干擾,你們也要放心,不去打擾她(因姐姐、妹妹住在一起)。

我就到了她們家,放棄醫院各種治療,真正的學法、煉功,修心。幾個月下來,我整個人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癌完全沒有了,頭髮也全長出來了,又黑又粗,我精神百倍,渾身充滿了活力。師父救了我,給了我再生的機會!我的生命是大法給予的。我的存在,就是要證實大法是超常的科學。這樣,我真正的走進了大法修煉,參加了學法小組,做「三件事」。

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害死了多少人啊!這真是中國人、整個人類的一個大「劫」。現在我走到哪裏,就把我的親身經歷講到哪裏,洪揚大法,勸人退出中共邪黨。希望所有的人都能走過大「劫」,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法輪大法機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