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得真福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日】我九八年七月份由母親引導走入大法修煉。母親為何叫我修大法,說起來話長。

母親一生養了很多孩子,對每個孩子都特別疼愛,生怕孩子有病。原因是我有兩個姐姐,長的特別漂亮,人稱天仙,母親心靈手巧,把兩個姐姐打扮的格外美麗,人到哪兒就招一圈人圍觀,母親也很自豪。可是在五七年夏天,一場急性腦膜炎奪走了大姐的生命,年僅十四歲。事後母親差點跟去,從此也落下了很多不癒的疾病。

不幸的是大姐死後不久,二姐偏偏外出遇到不好的事,嚇的大哭,被大風嗆了,落下了風嗆喉(即哮喘病),整天離不開藥或偏方治療。我是三女兒,生於邪黨導致的大飢荒年代,出生不久喉嚨就不能進食,鼻子也不通氣,母親擔心極了。因此母親常說:「寧肯養個醜孩子,也別有病。」

提起病,真是把我折磨的夠嗆,我從記事起鼻子就沒通過氣,而且總是流著膿一樣的鼻涕,兩個鼻孔塞的滿滿的,無法處理乾淨,導致鼻樑兩側的骨頭很疼,後期蔓延到面部疼麻,晚上睡覺我經常因通不過氣來被憋醒。我跑遍大、小醫院,吃的藥垛起來有山高,穿刺治療七、八次都沒治好。我整天憂心忡忡,內心很害怕,因父親死於咽喉癌,臨死前遭很多罪。

我曾因用化妝品不當,導致皮膚過敏,滿臉紅點,奇癢無比;我走遍大、小醫院,甚麼偏方、土方都用上也治不好,有人說四零四醫院治皮膚病拿手,我就到四零四去治,治了好幾個月,而且病情加劇,這時我的臉腫的像個大饅頭,越演越烈,滿臉流黃水,皮膚表層變的像硬幣那麼厚,滿臉都火辣辣的,總得用濕毛巾捂在臉上。最後我還是忍受不了這種痛苦,到一家美容院緩解了一下,但是,還是得用該美容院指定的化妝品,不能用其他的,一旦停用病就復發。

我還有頭疼病,整天疼個不停,一運動過激就暈過去。

母親九六年喜聞大法後,深知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經常催我學大法,告訴我,學大法就好了,身體就沒病了。那時我不相信。

一次雙休日,我去看望母親,看見鏡子上有一張與眾不同的照片,母親告訴我說:「這是師父的法像。」當時我看師父雙盤坐在蓮花上,心裏有點好奇。這時母親把錄音機打開,播放煉功音樂,並讓我學煉功動作。當我聽到煉功預備式要「兩眼微閉,牙齒微微離縫,嘴唇閉上」時,我就想:「我不能煉,我的鼻子從我記事起就沒通過氣,都是用嘴喘氣,把嘴閉上怎麼喘氣呀?」但我看母親期待的眼神,當時沒好意思拒絕。臨走時母親再三囑咐,讓我明早四點半鐘到我家後邊的小花園那個煉功點煉功。

說來也奇,一貫受病痛折磨到天亮都起不了床的我,竟然早上四點鐘就躺不住了,就起床了。於是我到了煉功點,一看,呵,整齊的煉功隊列,優美的功法動作,悅耳美妙的煉功音樂引人入勝。煉功的不僅僅是老年人,年輕人也很多,他們把煉功場地打掃的乾乾淨淨,衣裝整潔,面色祥和。

母親高興的把我交付給一位年輕的教功輔導員教我煉功動作。我端正的站到煉功行列裏,甚麼也不想,按照功法的要求,剛把嘴唇閉上時,我驚奇的發現:自己的鼻子竟然神奇般的通氣了!怎麼是這樣?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可是折磨我三、四十年的久醫不好的頑疾,一分錢不用花就這麼好啦?有這麼便宜的事?真是神啦!超出我的想像!

不久我又參加了集體觀看師父的國外兩部講法錄像,看完後我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原有的幾大疾病:鼻竇炎、頭痛眩暈症、婦科疾病、用化妝品不當引發的面部過敏症,全部根除。

九年來,我不用吃藥看醫生,身體非常健康,現在不但病全好了,而且皮膚也變好了,無論甚麼化妝品隨心所用,而且不用也可,臉總是光光的白白的,白裏透紅,而且皮膚有彈性,與同齡人相比也顯的年輕。

我身體健康,心情愉快,工作勤奮,家庭幸福,我真是得真福啦!我真心感激大法,感激慈悲救我的師尊。

隨著不斷學法煉功,我明白大法中更多的內涵,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淨化人的心靈,提高人的道德素質。大法師父救度我們返回本來的家園,千古難遇。世人哪,千萬不要聽信共產邪魔的謊言,錯過這千古難遇的宇宙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