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破迷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八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九日是我終生最難忘的日子。在這一天,我喜得大法,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大法解開了困擾我許多年的不解之謎,我的生命由此光亮起來。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經常想:我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看著這個紛亂的世界,很厭倦來到人世,總覺的這個世界不屬於我的,一心嚮往著一個純淨美好的世界。小時候,我經常看到一些別的孩子看不到的景象,在迷茫中,我一天天長大。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期,我嘗試了許多氣功,但最終這些都很使我失望,無奈之中走入了佛教,然而末法時期的佛教已經被變異的人搞亂套了,那裏也找不到一塊淨土。就這樣,我在迷茫中等待著,企盼著。

二零零二年七月,我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症,經醫院多次檢查,確診為腎結核和子宮腫瘤(癌症)。我驚呆了。我曾經在醫院工作了很多年,深知這兩種病意味著甚麼,非但如此,由於我不幸的婚姻,我一個人帶著女兒生活了很多年,家裏經濟條件不好。如到專科醫院住院治療,一個是費用負擔不起,一個是女兒上學沒人照顧。我的父母年齡很大,身體又不好,我不敢告訴他們,所以只好到當地醫院治療。

幾個月的治療,病情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重。這種病痛的折磨和精神上的壓力,幾乎讓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每天躺在床上,忍著病痛,想著自己的病,惦記著上初中的女兒將來無人照顧。回想自己淒慘坎坷的半生,淚水止不住的流。這時家裏的儲蓄已經花光,絕望無助的我,此時常想,難道我的生命真的走到頭了嗎?我還沒有得到真法啊!我該怎麼辦?!誰能救救我!救救我!!

我在心裏一遍遍問自己,一生善良,不曾做過壞事,又在佛教中修煉,儘管在佛教中常看到不正的地方,但自己卻沒有認真思考這個問題。如今我躺在床上,思緒萬千,難道我真的選錯法門了嗎?如果佛教不能讓我真正修煉下去,我該怎麼辦?

猛然間,想起了曾經有人和我提過法輪功,說他是一種佛家修煉的方法;又浮現其自己過去曾到廟裏情景:當我跪下拜佛像的時候,看見師父(當時我不知道是師父)站在我的身後,微笑的看著我,同時一個聲音告訴我「走正路」;還想起後到一用戶家裏,偶然看到師父的法像,才知道我見到的原來是法輪功師父,當時見到師父全身金光閃閃,將一道金光射到我的腹部,頓時感到全身清透,當時我馬上雙手合十,給師父行禮,心想原來法輪功師父是佛啊!但由於佛教的障礙,沒能得法,錯過了師父給我的得法機會。

回想起這些,我有些明白,便在心裏萌生了一個念頭:我也要煉法輪功。於是馬上打電話找同修,請來所有的大法書籍和講法帶。從此,我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之路。

由於當時我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我便躺著聽師父的講法帶,一氣聽完了一遍後,我終於明白了,這才是我尋找多年所要找的,我真後悔前些年與大法擦肩而過。

當時,師父開始為我淨化身體,表面身體反應相當強烈,由於自己悟性差,心裏不免有些擔憂。我的這一念被師父看到了,頓時將我的天目打開,讓我看到了我的身體從腰部以下開始冒黑氣,一團一團的開始往外冒。我馬上明白了「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轉法輪》)我從大法中明白了人有病是業力造成的,人生生世世造下了很多業力,消業就是在還業債。

當我明白了這些法理,師父就開始為我全面淨化身體。一次,我實在承受不住了,腹部脹的很大,整天排不出尿來,我雙手捧著《轉法輪》,看著師父的照片,哭著對師父說:「弟子受不了了,求師父幫我!」瞬間,奇蹟出現了,一雙大手從我的腹部拿出一大塊黑黑的東西,我上衛生間排出了許多黑紅色的血塊,這種情況大概持續了十多天。之後我能起床了。

我開始煉功,每次煉功都看見一個和我長的一樣的「我」在我對面跟著我煉,後來我知道那是我的副元神。第三天,當我煉貫通兩極法時,突然頭頂啪的一聲,感覺就像熟透的西瓜一下裂開似的,原來是師父為我灌頂。當我煉神通加持法時,很快我就能靜下來,並感覺到坐在雞蛋殼裏似的,非常舒服。

後來的日子,慈悲的師父又安排了一位同修阿姨住到我家,照顧我,幫助我,在將近兩個月的時間裏,我和阿姨每天學法煉功,師父隨時都借阿姨的嘴點化我。在心性提高方面,每當我放下一顆心,師父就鼓勵我,為我灌頂。我的身體一次一次的淨化,一個層次一個層次的淨化。那段時間經常夢見自己順著一個天梯在迅速的向上攀登,一層一個平台,接著又是一個天梯,又是一個平台,無數層,無數層。

隨著學法煉功不斷深入,師父在法中講到甚麼,我的身體就出現甚麼,大法的超常現象在我身上一一再現,而師父的慈悲呵護又每每讓我淚如雨下,我真正明白了我生命的意義所在,兒時的迷茫、億萬年的等待,無數次的輪迴轉生,在歷史的長河中我扮演了不同的角色,上至皇親貴族,下到貧民百姓,榮華富貴,貧困潦倒,人中的一切我都得到過,也都失去過,然而最終的目地都是為了得法而來。當我親眼目睹了師父將我從地獄中撈起,把我撫在掌心裏,頃刻間我的身體每一個細胞都被打開了,我沐浴在佛光中,全身通透,記憶起了被塵封已久的那一幕幕,我跪伏在師尊的面前,發下了史前大願──助師正法,聲音穿透了整個寰宇,那是何等的神聖與莊嚴,我們冒著天膽下來,拋下神的光環與榮耀,帶著那神聖的使命與重託來在人世間,吃盡萬般苦,最終得到了宇宙大法,望著那我對應的天體大穹的無量眾生,他們期待的目光,我告訴我自己,我不會忘記我的史前誓約。

由於我身體在得法兩個月後全部康復,身邊的親朋好友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的父母、姐姐、姐夫相繼得法,走入了正法修煉的行列。再後來,師父在不同時期安排一些同修在我身邊,我與同修在正法修煉中共同配合,充份發揮各自的特長,運用師父賜予我們的正念解體邪惡,營救同修,救度世人,在這其中我發現我身邊的這些同修有些是與我從宇宙大穹一同下世,助師正法的,這就是為甚麼我們都感覺到我們之間似曾相識,現在我清楚的知道我們大法弟子為何而來,我們承載著神聖的使命,為了無數的宇宙眾生,讓我們攜起手來,共同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吧!願所有的同修都不要放慢回歸的腳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