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變成好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六歲,一九九七年三月十二日萬幸得大法。得法前身體特別差,多種疾病纏身,因此早就退休了(四十九歲就病退在家),天天吃藥、打針、貼膏藥,痛苦萬分。天天坐在麻將桌上,每天要打八九將,昏天黑地的混日子,嘴裏還不停的抽煙,誰說也不聽。兒子說我遲早要死在麻將桌上,我的回答是:我願意。別人是別人那樣死的,我是玩死的。就這樣自暴自棄,在玩麻將中等死。

一九九七年三月十二日,是我永生難忘的日子。我的一位好友,拿著一張粉紅色的廣告紙來我家,請我把一份「法輪功簡介」抄寫一下。出於面子,我不好拒絕,就答應了。等朋友走後,我把文章內容看了一下,就動手用毛筆抄寫,抄好後,我立即送到他家。他很客氣的說謝謝我。我顧不上聽他說謝謝這句話,就急忙問他:「法輪功在哪兒煉?我能參加嗎?」他說就在他家煉,你想煉,當然能。

就這樣,我下午一點多鐘就到他家,學了法輪功的第一套功法。當時我左手上戴了一塊台灣產的兒童玩具表,是電子產品,戴在手指上的。煉功時就覺的戴錶的手指很疼,我就把它拿下來放在口袋裏。唉!真神奇,手指立即不疼了。後來才懂的這是煉功時能量流通過所引起的。

過了幾天,我又請熟人從外地買了一本《轉法輪》,在家認真閱讀。第一講還沒讀完,就開始清理身體。從那以後,我身體一點病都沒有了,人也精神起來了。我從內心感到大法的神奇。

大法把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煙也不抽了,麻將也不打了,天天按時到煉功點煉功,還幫助其他功友糾正動作。煉完功後,我又組織五、六位不識字的老太太到我家學法,我讀《轉法輪》給她們聽,然後教她們認字,一個字一個字的教。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時,好幾個老太太都能通讀《轉法輪》了。

因為大法太好了,大家都不同成度的從中得到好處了,所以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不管電視、報紙怎麼造謠、攻擊,我們都不信,對大法毫不動搖,每天做好三件事。

層次有限,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