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是共產惡黨迫害的對像

一個普通中國人對共產黨的切實認識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

我的被迫害經歷

我這一生被共產惡黨迫害得很慘,先是,大學畢業後,僅僅因為我的思想比較傾向於自由民主,就被共產惡黨的特務機構追蹤到我的單位,對單位領導施加壓力,迫使我離職。我那時就深切地感到,在共產黨統治下的社會,一個正直的、有良知的、有獨立思想的人是很難生存的。

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不起眼的單位,有了一個容身之所,過著戰戰兢兢的日子,發愁著這一生怎麼過下去。這時候我遇到了法輪大法,讀了《轉法輪》之後,我明白了過去苦苦思索而得不到解答的所有問題,我發自內心地信服了大法,開始走上了修煉之路,並且一下子把對於政治的執著心放下了,不再執著於人間的政治問題,認識到世間自有定數,成敗興衰自有其規律,修煉人不必多管。那時我就想,從此要走出方外了,不再干涉你共產惡黨的事了,總不會再受你這個惡黨迫害了吧。這一生應該能平平安安地過完了吧?

可是我想錯了,儘管法輪大法修煉者是最與世無爭的人,是最不想干預世事的人,是對政治、對權力看得最淡的人,可是還是逃不過共產惡黨的迫害。我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前後五次被抄家,前後四次被正式拘留、兩次被「非正式」拘留,被公安與單位軟禁一年多,被判刑監禁迫害五年多,被開除工作,還被掠奪電腦、書籍等私有財產,被害得妻離家破,無處容身……這就是一個嚮往正直、善良和獨立思考的普通中國人的典型命運。

我明白了中共惡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

為甚麼共產惡黨要迫害法輪功?為甚麼它要迫害這一群最與世無爭的人?對這個問題我想了許多年才想明白,因為共產惡黨是心眼最小、妒嫉心最強的集團,任何不受其控制、不屈服於它的人或群體都是它的眼中釘、肉中刺,因此,所有的宗教團體、民間團體,不管你信甚麼,也不管你做甚麼,只要你不是受它控制的,只要你不是屈服膜拜它的,只要你是有獨立思想的,一定是它迫害的對像。佛教、道教和基督教,如果你不是「愛國」(實質是「愛黨」)教會,就一定是它迫害的對像。這幾十年來,共產惡黨不就是這樣做的嗎?它雖然在形式上保存了宗教,其實它是實質上消滅了所有宗教。

明白了這一點,我也就明白了,在共產黨統治下,人只有兩種選擇:或者是屈辱地活著,主動地壓制自己的獨立思想,與共產惡黨同流合污;或者是忍受艱辛,保存自己的獨立思想,直到這個惡黨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所有的中國人,今天只有這兩種選擇。

所有人都是中共惡黨的迫害對像:

深一步想,我發現,不但是有獨立思想的人是共產惡黨的迫害對像,其實所有的人都是共產惡黨迫害的對像。

其實又有誰沒有自己的獨立思想呢?又有誰不願意按自己的獨立思想去生活呢?只是在這幾十年中共惡黨的恐怖統治之下,人們無從表達、也不敢表達、甚至不敢擁有自己的獨立思想罷了。

有人覺得:我現在過得挺好啊,共產黨並沒有迫害我啊,而且看起來共產黨以後對我還會更好呢。

我們先看看歷史吧。自共產惡黨建政後,共產惡黨首先迫害了地主,然後迫害資本家(其實就是迫害和掠奪有錢人),然後迫害知識份子,然後是迫害宗教信仰人士;當這一輪迫害結束之後,共產惡黨開始迫害農民,在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之中,餓死了三千多萬中國人(主要當然是農民),其實1959-1961年三年中根本沒有大的自然災害,糧食基本上都是豐收的,主要是由於共產惡黨實施的瘋狂政策,才導致民不聊生、餓殍遍野。迫害完農民之後,共產惡黨又掀起了「文化大革命」,對全中國人民,包括黨內的黨員的大規模迫害,上至國家主席、下至普通百姓,都朝不保夕,那幾年,中國人過的是幾千年裏最悲慘的生活!所謂的「改革開放」,共產惡黨開始想方設法利用和迫害外國人,所謂的國企改制、工人下崗,實質是對工人開始了新一輪的迫害和掠奪,1989年六四事件中惡黨又瘋狂屠殺學生和市民,1999年它又開始瘋狂迫害廣大的法輪功修煉者……幾十年來,共產惡黨就是這樣一輪又一輪地迫害著所有的人──有時是迫害一部份人,有時則是迫害一大部份人,有時是以這種罪名(藉口)迫害這一個「階級」,有時則以另一種罪名(藉口)迫害另一種「敵人」。幾十年來,除了共產惡黨自身,其他所有的人(包括外國人),都曾經被打成過「敵人」迫害過──地主、資本家、知識份子「臭老九」、「資產階級自由化份子」、「法輪功」是敵人,黨員是「叛徒、內奸、工賊」或「裏通國外」,蘇聯與南斯拉夫是「修正主義份子」,美英等是「帝國主義」……沒有被共產惡黨視為「敵人」的「幸運兒」簡直是絕無僅有。

共產惡黨今天視為朋友的,明天可能視為敵人,過去曾用過最惡毒語言謾罵過的資本家和「帝國主義者」,今天是共產惡黨最「尊敬」的「企業家」和「外商」;如果有一天,共產惡黨發現用現在這種「和平」的方式掠奪不了大量的財富時,它可能又會採取類似於過去那種「打倒資本家」和「打倒帝國主義」的方式掠奪財富,對此你一點也不要覺得奇怪,如果你覺得奇怪的話,那只是說明你還不了解共產惡黨。對共產惡黨來說,「一切皆有可能」,它只有一條標準,那就是如何最大限度地滿足其私利私慾。只要能滿足其私利,它是甚麼都可以做得出來的;而只要它決定做甚麼事情的時候,它是隨時都能拿出一套「理論」來的。

其實各種徵兆已經顯現,今天的有錢人已經處在危險的邊緣了,共產惡黨已經準備對這些人舉起屠刀。當共產惡黨掠奪完窮人最後一滴血汗時,它肯定會把矛頭指向於有錢人。其實今天共產惡黨操縱的股市就是掠奪有錢人的典型陷阱。如果大規模的經濟危機爆發,如果共產惡黨依靠經濟方法挺不過經濟危機,它肯定會用「講政治」的方式處理經濟問題,那麼,到時候有錢人會發現:自己所擁有的地產原來還是「國有」的,自己存在銀行裏的錢原來能不能取出還要看是否符合共產黨的「政策」和「行政法規」,即使自己擁有的是外匯,也要符合共產黨的「外匯管制」規定才能使用,說不定還會給你安上一個「裏通外國」的罪名而將其沒收,至於民營企業,到時候可能要按照共產黨的新的「國有化」政策全部「貢獻」給「偉大的共產主義事業」……誰說共產黨不會這樣做啊?誰能保證說共產黨不會這樣做?誰能制約它?它有良心嗎?它會逐漸變好嗎?不可能嘛。在幾十年的歷史中,它只是在不斷地變壞,越來越壞。

所有今天沒被迫害到的中國人,可別笑得太早,只要你回頭看看中共惡黨的幾十年歷史你就會知道,任何人,相對於這個惡黨自身的私利而言都是工具,都可以「犧牲」,都不值一提。哪怕你做到了國家主席、總書記,當你的「犧牲」是對共產惡黨有利的時候,它就絕對是「迫害你沒商量」。

共產惡黨對人的迫害是無規則的

今天,共產惡黨的法律體系看起來是越來越完整了,好像共產惡黨的社會要變成「法治社會」了,好像共產惡黨對社會的治理要變得有規則了,也就是說,好像它不會隨便迫害哪一個人、哪一個群體了,中國人似乎有安全感了──「只要我不惹怒共產黨、只要我不違法就行」,很多人都這樣想,以為只要這樣就不會成為共產惡黨迫害的對像了。

其實不然。共產黨的法律主要是用於欺騙百姓和欺騙外國人的,而且它想改就改,想怎麼解釋就怎麼解釋,今天把「毛澤東思想」寫入「憲法」,明天把「鄧小平理論」寫入「憲法」,後天把「三個代表」寫入「憲法」,再後天則可能把「科學發展觀」寫入「憲法」,誰說它不會在某一天把「以階級鬥爭為綱」再次寫入「憲法」呢?誰要是把共產黨的法律當真,那他就會被熟知中國內情的人笑話為三歲的小孩。共產黨的法院審案,是要堅持「黨的領導」的,公安局、檢察院和法院,裏面都設有黨委,是黨委領導一切的。很多案子都是先由黨委「內定」後再開庭的。共產惡黨對法輪功的迫害,更是完全暴露了中共法律的虛偽性。甚麼是「利用邪教反對法律實施罪」,法律既沒有對「邪教」做出界定,法輪功的情況更沒有一樣是符合「邪教」特徵的。所謂「兩高」(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司法解釋,更沒有一個字提到「法輪功」,它規定的是諸如印刷、散發多少份傳單就判多重的刑、集合多少人搞集體活動就判多重的刑等等,可是這樣的話,那麼共產黨印刷、散發傳單是不是也應該判刑呢?一個企事業單位的宣傳活動是不是也要判刑呢?因為它沒有界定甚麼是「邪教」嘛。當我們質問共產惡黨的法官為甚麼認定法輪功是「邪教」時,它們回答說「這是大家都知道的」──這是甚麼話呢?甚麼是「大家都知道」?全世界那麼多國家的人修煉法輪功,沒有一個國家「知道」法輪功是「邪教」。就是13億中國人,也不是「大家」都認為法輪功是邪教。它們所說的「大家」都知道,只不過是說中共惡黨邪惡黨徒們內部「大家」都知道,因為這是「中央」「定性」了的。可見這是以「黨」、以「權」代法,有甚麼法律可言呢?就是在中共惡黨內部,也沒有發表一份正式文件「定性」法輪功為「邪教」,而只有一份「共產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大法」的文件。中共法官們所說的「大家都知道」,只不過是邪惡黨首江澤民對媒體發表講話中把法輪功「定性」為「邪教」,然後惡黨控制的媒體就大聲鼓譟,這就算是「大家都知道」了。

中共惡黨哪一次迫害誰時不是以這種「大家都知道」的方式進行的呢?迫害劉少奇時,一夜之間,所有媒體鋪天蓋地的把他說成是「叛徒、內奸、工賊」,於是「大家都知道」了,也就不用再講究證據和程序了,無論怎麼迫害他都可以了。如果那時法院對劉少奇下判決書的話,它肯定也是以這個「大家都知道」的罪名,判處其死刑的。

中共惡黨鎮壓六四時,也是以「大家都知道」這是「反革命暴亂」的名義進行的,可是,其實有很多中國人根本就「不知道」或拒絕「知道」這是「反革命暴亂」。
一切都表明,中共惡黨迫害人民時只按照自己的「規則」行事,而絕不按人們以為的那種普遍規則行事,更不以世界通行的規則行事,所以每當中共惡黨開展大規模迫害時,不但受害者們始料不及,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人也都莫名其妙。六四開始鎮壓時,很多學生都不相信「人民軍隊」會向人民開槍,外國人也想不到不斷標榜自己「改革開放」後變得開明瞭的中共還會向愛國學生開槍。當1999年,江澤民邪惡集團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時,全世界都大吃一驚,不知道中國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中共要對一個功派實施這麼殘酷的鎮壓,所有法輪功修煉者也都以為,是中共領導人不了解法輪功的情況才會做出這種鎮壓,於是所有法輪功學員都抱著對政府的信任不斷地上訪,希望向中共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誰也不明白中共惡黨為甚麼鎮壓法輪功,原因就在於我們用我們遵行的規則去推想中共惡黨的行為,可是中共惡黨根本就不是按人類的普通規則行事的。它只按它的「規則」行事,而它的規則又是毫無理性的,完全由著極端自私自利、狂妄自大、狹窄妒嫉等魔性所支配,所以它的行為也就難以為世人所推測。今天,共產惡黨的行事更顯得無規則、無理性、難以預測,所有的中國人,甚至包括相信了惡黨「統戰」政策的外國人,都是中共砧板上的魚肉,隨時可能會被中共惡黨宰割。你以為你的財產很有保障嗎?你以為你的人身安全很有保障嗎?我告訴你,只要你與你的財產在中共惡黨的勢力範圍內,就絕無安全可言。

認清中共惡黨本性,不再受其欺騙和迫害

你可能會說:我又不惹它,它為甚麼要迫害我?

回答這個問題很簡單。一個女人有可能僅僅是因為長得漂亮一點而被流氓強姦。而這位女人根本也沒有惹到這個流氓。一個行人可能僅僅因為他口袋裏的錢多一點而被強盜搶劫,而他並沒有惹到這個強盜。中共惡黨就是這樣的流氓和強盜。它的本性就是要侵害別人,而不在於你是否惹到它。

有人把共產惡黨與國民黨類比,認為國民黨能逐漸變好,共產黨也能逐漸變好。雖然國民黨過去也是獨裁黨,但國民黨與共產黨卻有著許多方面的不同,而這些不同,卻被中共精緻的洗腦術所抹殺。另一方面,國民黨能逐漸變好,也不完全在於其自身「自動」地變好,也有賴於外在的自由民主力量的巨大推動和壓力,如果沒有這些外在的努力,也很難想像國民黨會自動放棄獨裁的權力。而今天的中國大陸,制約中共獨裁、行惡的外在力量還是很弱的,如果誰有意削弱這種外在力量,誰就是在傷害自己的未來。

所以你千萬不要覺得我也不惹到中共惡黨,我也守規守矩,我肯定就不會受到它的迫害。如果你這樣對待一個正常人、一個正常的黨派可以,可是你這樣對待一個流氓、一個強盜和一個惡黨,那就太危險了。因為惡黨它就是惡,它就是要侵害別人,它不侵害別人,它就滿足不了自己的私慾,所以你叫它不害人,它做不到。這就是它的「黨性」。你叫它具有「人性」,它是做不到的。

只不過它在侵害人的時候又總是想方設法欺騙人。可憐的中國人,總是在經受一輪又一輪的迫害之後,仍舊對迫害他們的惡黨抱有希望,相信它以後不會再害人了……

只有從歷史與現實中吸取教訓,從中共惡黨對人民的洗腦中跳出來,理性地認識中共惡黨,認清其本性,才能脫離迫害,才能解體邪惡,才是中國人的唯一出路。

與其在強盜的淫威下苟且偷生,不如鼓起勇氣脫離邪惡,解體邪惡,過一個人真正應該過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