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家族的歷史看邪黨的暴政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大陸法輪功學員,現把我的家族史寫出來,以幫助不了解邪黨殘暴的人們,分清善惡,快快退出邪黨,抹去獸記,以保平安。

一、老姥爺被槍斃

「建國」以前,老姥爺是村裏的保長,為人正直,就因招待過國軍,被人陷害,告密,被邪黨槍斃,一槍未打死,回頭高喊:「真要我的命啊!我沒做錯甚麼!」接著又一槍,人即倒下。老姥爺就這樣走的。

二、外婆被氣死。舅被批鬥,家庭解散。

「文革」時,三舅是民兵連長,當作保皇派被批鬥,叫著舅的名字讓他低頭,他就使勁往後仰,全家精神受到很大打擊,由於孩子被無故殘害,外婆於七四年悲憤離世,其他大一點的孩子去了東北,最小的才十幾歲,母親出嫁與外婆離世是同一個月,母親出嫁時穿一身青衣嫁走,十幾歲的小妹寄養在我家,(我記事時就和小姨一起玩)。三舅在文革結束後背著家人參軍,走時外公大哭,三舅說,「不再回這家鄉了。」因為母親出嫁本村,外婆家已無他人,舅回家看家只能來我家。就連外公外婆的上墳來的客人都在我家招待,(按習俗,上墳在兒子家,不在女兒家),邪黨製造的痛苦真的是無解的方程。

三、父母被打

八九年,正值「六四」,按風俗,父母要給我訂「娃娃親」,我才十五歲,不懂事,被本村副支書(自家的姑父)給「挑了媒」。父親去問問情況,他把父親痛打一頓,喝了酒就罵我家,母親便托親戚把我的戶口遷到城裏,安排了工作,從此脫離了家鄉,在外地,經常聽到母親在家被支書的兒子追打的事,邊追邊喊:「把她撂到水庫裏。」

四、修煉法輪功被迫害

我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九九年以後,邪黨迫害,我被抓,被打,被關押,被罰款,被抄家,親人受牽連,因為與一法輪功學員結婚,邪黨百般刁難,執意要打掉我的孩子,後經多方救援,邪黨才未得逞,這就是邪黨的殘暴在我家族史上所做具體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