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死於三鹿奶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2008年10月19日,新西蘭國家電視一台「星期天(Sunday)」節目中播放了記者在中國秘密採訪一個受害家庭的錄像,來自陝西咸陽的田曉衛和朱萍麗,他們的孩子田進因為吃了三鹿奶粉而死亡。田進在喝了三鹿奶粉後得病,父母借了將近一年的收入帶著孩子到處尋醫問藥,最終檢查出來是腎結石和尿路結石。但當時並不知道是因為奶粉的原因,醫生還推薦他們繼續給孩子吃三鹿奶粉。受害父母含著眼淚對著鏡頭說:「最後知道之後,我們後悔死了,咱娃有病唻,咱還在給他雪上加霜,一直餵三鹿奶粉。」田進在離開醫院後不久,於8月1日死亡,而中共當局卻堅稱三鹿毒奶粉致死的孩童只有4起,不肯承認田進是三鹿毒奶粉致死的嬰兒。


2008年10月19日,新西蘭國家電視一台「星期天(Sunday)」專題報導了對三鹿毒奶粉的調查。(網絡截圖)

恆天然總裁安德魯﹒費瑞(Andrew Ferrier)在報導中披露,毒奶粉事件伊始,中共官員強烈反對公開召回三鹿奶粉,原因是「公共安全」。「他們說必須權衡公共安全和食品安全,在中國這方面的權衡很微妙(they said they had balanced what they called Public Security and Food Safety, and in China there was very delicate balance in that area)。」

原來在中共的辭典中,「公共安全」和「食品安全」還有這樣的區別。中國人一直以為公共安全(或社會安全)的基點,是中國的廣大民眾,而孩子更是祖國的明天,民族的未來,他們的安全自然而然的應該成為「公共安全」中最重要的因素。現在看來大家都錯了,其實「公共安全」和普通民眾無關,其真正意思是「中共的安全」。

這就比較好理解為甚麼小田進「不得死於三鹿奶粉」:為了中共「安全」,「毒奶粉致死」有指標!「死亡指標」對新西蘭人或其他自由社會的人來說,聽起來可能有點像超現實主義的荒誕劇。其實了解中共本質的人知道,2003年SARS病橫行的時候,很多醫院就接到指標,限定死於SARS病的人數不得超額,所以不少死者「不得死於SARS」,而被貼上其它疾病致死;而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更有密令,被關押法輪功學員「不得死於酷刑」,只能死於「疾病」、「自殺」,有的勞教所警察甚至叫囂「我們有死亡指標!」「上面有令,打死算自殺!」

「中共的安全」其實是「公共安全」的死敵。沒有了中共,才有真正意義上的「公共安全」。傳《九評》,助「三退」(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才是中國的和平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