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制度是中共罪惡體制的縮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四日】勞動教養制度是中共邪黨從前蘇聯引進,形成世界上獨有的制度。

一般認為勞教制度始於1957年,名義上是為了管理「遊手好閒、違反法紀、不務正業的有勞動力的人」,主要針對的對像是「不夠逮捕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適合繼續留用,放到社會上又會增加失業的」人員。其實當時這主要是針對全國被劃為右派的人員。

在隨後一年左右,全國立即建起一百多處勞教場所,開始形成縣辦勞教、社辦勞教、乃至生產隊也辦勞教。全國勞教人員很快就被收容到近百萬。從《我的右派經歷》等書籍中,後人可以看到所謂改造的殘酷程度、滅絕人性。1961年,公安部承認:「擴大了收容範圍和收容對像,錯收了一批不夠勞動教養的人。在管理上和勞改犯等同了起來。生活管理和勞動生產上搞了一些超體力勞動,造成了勞教人員非正常死亡的嚴重現象。」1999年後,大批法輪功信仰者被投入了勞教所受迫害,勞教所針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制轉化幾乎每天都在發生,警察打人折磨人致殘致死的現象仍在上演著。

勞動教養制度違反了《憲法》、《立法法》、《行政處罰法》,並與中國政府簽署的人權公約相背。中國被勞動教養的人員沒有明確的期限,很多人重複勞教,歷史上最長長達20多年。中國被勞教的人員沒有明確的範圍,勞動教養成為當局用來對付異議人士、限制其自由的重要手段。勞動教養制度在司法實踐中,由於其法理缺陷,在大多數案件中,法院會因為敏感性拒絕立案。

2007年底,包括經濟學家茅於軾,維權律師李方平,學者胡星斗等69位中國學者和法律界人士聯署發表了公開信,呼籲取消勞動教養制度。

但是,勞教制度是中共賴以生存之道,廢除「勞教」這種維持獨裁統治的手段,中共是不會通過的,或者有人說一定會變相維持的(比如把勞教所更名為學校)。中共不會觸動自己的統治根基,其作為國家機器的暴力工具。因為,勞教制度根本就是中共極權體制的縮影。

一、勞教隊長的絕對權威

每一個進入勞教所的人,先要學會低頭,不許亂看。然後登記,搜身,隊長穿上厚厚的外套戴上口罩,從每一個衣縫到每一條內褲全都要看到,任何私人物品、信件、錢都會被收走。進班後,先學勞教所的規矩,吃飯走路上廁所,都要稱「勞教人員某某某求打飯、求通過、求茅(上廁所)。謝隊長!」點名要蹲下抱膝,不問你你不能說話。勞教所規定隊長是不能衝學員笑,所以隊長是不會衝學員笑的,就像中共不會對老百姓笑一樣。還不如封建社會,雖然要下跪,但那是三跪九叩的君臣之禮,而且也有皇恩浩蕩的一面。

隊長可以任意處罰學員。罰站,罰長期保持一個姿勢,禁採買,禁看電視,禁接見,甚至禁止上茅廁。勞教所有一套入所教育,是作為內部資料嚴禁解教人員帶出來的。比如其中的「包夾制度」,對不同堅定程度的信仰者規定了4名、8名等不同人數的包夾。比如還有如何如何才能減期多少天。還有防止勞教人員逃跑的四級防範。總之,隊長的絕對權威是建立在暴力和惡法的基礎上的。

對照中共,《九評》之一就指出,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列寧式的政黨。在中共建黨開始,便確立了建黨的三大路線,即政治路線,思想路線和組織路線。若以通俗的語言來描述這三大路線,思想路線是共產黨的哲學基礎,政治路線即確立目標,然後以嚴厲的組織形式來實現這一目標。共產黨員以及共產社會的人民首先被要求的,是絕對的服從,這是所謂組織路線的全部內容。

二、公庫制度剝奪控制個人財產

入所後,除了一身勞教服,就只有一床一被一個枕頭皮了。錢要存到帳戶,紙筆、食物、勞教票都放在公庫裏,庫一週最多開兩次,允許拿衛生紙和一點食物。多拿一點就是隊長的獎勵了,就要感恩戴德了,閉庫多少天也是懲罰的一種舉措。這種公庫制度就這麼在勞教所上演著,聽小哨(班長)高喊「放到庫裏去!」「開庫!」「隊長說了,可以拿三個!」這種公庫制度使得應該享有的個人財產被完全剝奪,也就是說,由中共來控制你怎麼吃怎麼喝怎麼用度,由於勞教所有意折磨學員,剋扣飯菜(有的飯菜量少,還髒的沒法吃),很多學員是相當虛弱的,而每天還有幹不完的活兒。

太平天國的經濟制度中有一項重要的聖庫制度,採用的是平均主義,被學者稱為「這是一種‘烏托邦’──一種空想的社會主義,亦可稱為宗教的公產制度」。「凡藏銀過五兩不繳交聖庫的就按律治罪」(《太平天國史》)。這種公有制被中共發展擴大,在「三大改造」中被發揮到極致。中共一直用所謂「大同」、「和諧」來掩蓋其最大私有者的本來面目,很具有迷惑性。其實只要看所謂的大同是建立在甚麼思想意識之上的,是所有人的大同還是大同由一黨說了算?孔子的大同社會有其道德倫理基礎,天地、君臣是互相依托的,地主和農民也是相互依存的,其有一套正確的價值體系,必然和諧共處。而中共割裂人們對神的信仰,自己扮做救世主,擁有絕對權力鎮壓人民,大力發展權力經濟,大肆掠奪人民財富。東漢鄭玄解釋大同說:「同,猶和也,平也。」所以「大同」也就是「大和」與「太平」。暴力與和平是相對的,又怎麼會有和諧與大同呢?中共建設的「河蟹社會」人們已經見識了,其言稱的「大同社會」不知會有多恐怖,中共卑劣到連大同與和諧的內涵都要篡改!一隻烏鴉,明明是黑的,可是非得說它是白的,而且還要指鹿為馬,指黑為白,讓全國人民都跟說烏鴉真白!這種經濟的掠奪和政治的流氓極權,只有在共產國家才會有。

三、文化空白

為了轉化信仰者的思想,勞教採用了最毒的一招,只能看勞教所的洗腦書。因為,任何文字和景象,根本上都是自由的,勞教所必須剝奪這種自由。而高尚的文字和影視,更是足以載道,而真善美的東西,道義和正直,正是中共非常害怕的。而且,公然篡改這種方式,破壞了人們天生要學習的本性,正為其愚民政策創作了條件。

中共無恥的號稱是先進文化的代表,而其文化恰恰是呈空白型的。「文革」時期的電影,據說是不知所云的,真正的知識份子在這期間是沒有任何創作的。現如今不否認有一些很有天賦和成就的人,但是在黨文化控制下的作協、影協裏的作品,也是根本無法滿足人們的精神需求的。「信仰缺失」是當代人常掛在嘴邊的話。而從中共版的古裝戲裏,你也是看不到德威並舉的聖明君主的。人們也就認為康熙也就是那樣吧!

《往事並不如煙》裏記載,「一車車的線裝書送往造紙廠,城牆、大屋頂和牌樓……」,「對某些領導人而言,他們沒有昨天,所以不需要昨天」,「不破舊物,則決不能言新」。砸毀了一切傳統文化和飽學之士,所建立的「新中國」又是甚麼呢?文化空白造成絕對的封閉,致使中國人除了會說黨話已經不會獨立思考了,並且無端的仇視西方政治民主與自由人權等價值觀念。

四、思想改造的毒害

中共標榜把溥儀皇帝改造好了,把杜聿明等國民黨高官改造好了。是的,溥儀原先以為自己會被殺,後被周恩來等所利用,但是儘管這樣其貴族本性也是沒有抹煞掉的,至少他自始至終沒有學會勞動(只能笨手笨腳幹最簡單的工序),1967年紅衛兵在揪鬥小皇帝臨死前還在憂國憂民,「這是甚麼世道啊!公理在哪裏?!」(《林徽因》)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改造」是完全失敗的。一般「轉化」方式有幾種:一是「以法破法」,其實是歪曲破壞大法法理;二是歪曲佛教經典,同第一種如出一轍的邪惡;三是從中共的惡法角度出發讓學員認錯認罪。以上是歪理邪說的說教,伴隨的最常用的辦法就是強制轉化,打罵,長期不讓睡覺,電棍,兩頭裝著銬子的床板,封閉的沒有聲音的屋子,野地裏的地銬等等等等。

中共對全民的洗腦也是這樣的,歪曲古代經典,批判其精華的神傳文化。以馬列邪說無神論統治思想意識。不過在勞教所裏,惡警倒沒有過多提倡馬列,看來他們也知道這一套是立不住腳的,也承認中國人思想認識上的混亂。一腦子馬列思想的人已經不能稱其為人了,而被灌輸了一腦子邪悟的人更是連鬼都不如,這種人走到哪兒都是放毒。

五、最大限度的剝削和壓榨勞教人員

明慧網報導,據可靠證據表明,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山東省第二勞動教養管理所長期以來利用一個叫做「山東八三碳化硅熱件廠」的幌子,大肆進行奴工產品的生產銷售。這裏的勞教人員每天被迫高強度奴役12-18小時,完不成一定數量還被強迫加班。山東省第二勞動教養管理所在互聯網上自曝「年生產硅碳棒管70萬標支,耐火材料製品700噸;銷售收入660萬元,利稅115萬元」。

勞教所的具體奴役活則是五花八門,粘眼睫毛(化妝品)、剪褲線、粘彩色玻璃瓶、纏線包、穿手鐲、粘書皮、做玩具、包筷子、裝毛巾等等等等,衛生條件極差,奴役在十幾小時以上。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公布了一項有關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勞教所被強迫生產奴工產品的調查報告,強制勞工產品不僅是對被勞教人員基本人權的侵犯,而且強制勞工產品所帶來的巨大利潤。中共政府對勞教系統和監獄的企業給與了大量的優惠政策,以此鼓勵和吸引外資合作和出口。

對照中共社會:中共號稱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號稱工農是國家的主人翁,可是工人的低工資,農民的貧困,工人的下崗,農民的失地,低成本強制征地拆遷的遭遇,農民工的悲慘處境,無不是中共壓榨迫害的結果。養老、失業、醫療、住房都沒有保障。教育的產業化導致培養質量的低下,房地產政策的暴利更是老百姓難以承受的重負,經濟的發展是以對資源、能源的高消耗、以犧牲子孫後代的生存環境為代價。

六、不計後果的迫害──中共的殺人本質

「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是中共對法輪功的法西斯政策,迫害九年來有三千多善良的好人被迫害致死,從8個月的嬰孩(山東棲霞孟昊)到七十多歲的老人。勞教所忠實執行這一政策,為了達到轉化率,長時間多根高壓電棍的折磨,北京二大隊攻堅隊指使吸毒人員把五十多歲的老人折磨致死,灌食迫害,殘暴的惡警把人活活打死,酷刑,虐殺,迫害成重病致死……哪個勞教所不是血債累累,多少惡警背負著人命而逍遙法外!是中共給了勞教所庇護和能量,反過來勞教所又是其行兇作惡的工具。

中共歷史上殺人如麻,政治運動不斷。殺AB團、鎮壓反革命與土改、三反五反、大飢荒、文革中的武鬥與批鬥、屠殺學生、鎮壓藏民等等等等。《九評》之七指出了中共的殺人歷史、手段模式以及後果。邪教用殺人來血祭其供奉的邪靈,中共嗜血的本性決定了它必然用殺人來維護其恐怖性。

民怨已如將要噴發的火山!中共始終與人民為敵,最大限度的掠奪人民的財富和資源,為追求經濟利益的最大化不惜搞詐騙和生產有毒食品,而且不斷的向人民舉起屠刀。而信息封鎖、政治高壓和全國範圍內的暴力機器就是其維持非法統治的唯一手段。

勞教制度的罪惡,其實世人皆知。勞教制度是中共統治下的特殊產物,中共的罪惡體制才是勞教制度滋生成長的土壤。廢除勞教制度何時不再是一句空話?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退出惡黨,讓中共下崗!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社會,盜賊橫行,娼妓遍地,毒品泛濫(勞教所裏也是這些人:吸毒的、盜竊的、賣淫的。)中共實行黨禁、報禁等信息囚籠政策,人民沒有言論、結社、集會、上訪的權利,如同在監牢中一般,有的只是痛苦、無奈和噤若寒蟬。

但是善良的人們不會屈服。惡黨邪靈,天理不容!《九評》的問世,揭露了中共的邪惡本質,教人們反思中共,擺脫邪靈,回歸正常社會。中共的一切罪惡體制與思想,行將被歷史所淘汰,必將在人民的覺醒中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