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衝袋奶粉給黨喝」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三鹿有毒奶粉引發的中國食品安全危機,持續發酵,數以萬計的孩子慘遭毒手,甚至造成世界十幾個國家,從非洲的坦桑尼亞,到南亞的孟加拉,都緊急下架中國奶製品,連很多人喜愛的「大白兔奶糖」也未能倖免。

可是,控制輿論導向的中共喉舌媒體說,經過這一次媒體大曝光和政府的嚴厲打擊,就「一定能夠戰勝食品不安全這個人禍」,真這麼樂觀嗎?

一點都不樂觀。原因眾多,這裏揀兩個說說,一是有道「門檻」,二是有個「怪圈」。中共的媒體曝光和政府打擊力度,在中共手裏是一門藝術,就是要把握好一個度,不能越過這道「門檻」,不能讓老百姓認為問題大得對黨的執政能力和合法性都有了懷疑,不能動搖了黨的統治地位。所以,這道「門檻」是中共絕不能逾越的底線。一旦人們把注意力放到體制問題,司法的獨立問題,言論的自由問題和媒體的監督問題等方面時,中共馬上就會控制輿論導向。結果怎麼樣呢?就會大事化小,歸罪到地方官員和一小撮不法分子(如果民憤實在太大,有時也會讓部門領導停職留薪,等避過了風頭換個地方照樣接著做官),最後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作為被處理的製造有毒食品的人,他們後悔了嗎?很難說,恐怕只怪自己運氣不好,因為這涉及到一個「道德怪圈」的問題。中國現在的這個社會,做壞事的人都能找到一個比他更應該人頭落地的主兒,從而人們都心安理得的找到了做壞事的道德支撐點。貪一千萬的局長,看到的是貪十個億的廳長;包一個二奶的縣長,惦記的是包十個二奶的省長;做假藥的,食品裏下毒的,憤憤不平的是那些大賺昧心錢的貪官污吏們;偷東西的,覺得被偷的人發的本來就是不義之財;報復社會的,理直氣壯的認為是社會首先對他不公……這個怪圈破的了嗎?很難。可以做個實驗,就找一個認為食品安全問題能解決的人,問他自己能不能馬上「洗心革面」,從今以後再不造假,再不說謊,再不貪污受賄,再不請客送禮。他會說他做不到,因為不造假不送禮在這個社會就沒有辦法生存。好了,這就給製毒販假的人在怪圈上找到了一個道德支撐點,你都改不了,他為甚麼要改?你說見一個處理一個,弄得他傾家蕩產,看他還敢下毒。沒有用的,在他看來,第一個要被傾家蕩產的,就是中共的總書記和政治局,因為早就沒有人信共產主義了,已經在號稱搞資本主義了,可是還把「四個堅持」寫在憲法裏,還抱著無神論不放,政治局不就是中國製假販毒的源頭嗎?這就是這個怪圈循環往復的生命力所在。中共是這個怪圈的起點,也是終點。在中共統治下,無解。有一位經濟學家講,中國人五千年來從來沒有現在這樣倒霉過。仔細想想,何嘗不是呢?

其實,去年3月份發生的「美國寵物食品三聚氰胺事件」就引發了境外媒體對中國製造的質量問題的大曝光。中共也是在拖延抵賴之後,為了奧運,於去年8月開始,發動了一場規模空前的為期四個月的「全國產品質量和食品安全專項整治工作」,全國從上到下層層設立了專項整治的辦公室,省長、市長、縣長全體出動,媒體曝光和打擊力度不可謂不大,四個月後,某副總理鄭重宣布專項整治「圓滿完成」。勝利的結果大家都看到了,原來是用「三聚氰胺」毒毒美國人民的寵物,現在變成了用「三聚氰胺」親手毒害中國人民自己的孩子了。

可見,只要這個「門檻」和這個「怪圈」兩個因素繼續存在,在中國就很難真的根除食品安全問題,以及其他所有社會問題。要剔除這個「門檻」,只有首先剔除中共;要剔除道德「怪圈」,就要重建道德和誠信,這也只有先剔除中共後才能做到。為甚麼呢?說中國人現在不講道德,可怕不可怕?但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不讓人們去做道德高尚的人,阻止人們去做道德高尚的人。無神論的中共,不正是在這樣做嗎?想要做個按「真善忍」修煉的好人,還被中共當作共產黨最大的敵人,傾舉國之力趕盡殺絕。如此,中國的社會如何能根除危機呢?

網友說的好,「衝袋奶粉給黨喝」。共產黨解體了,一切才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