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捐款看黨性毒害人性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二日】汶川大地震,災情十分嚴重。汶川人民的生命安危,生活處境牽動全國人民、全世界人民的心,五湖四海伸出了援手。自覺自願的捐款,捐物,不求名,不為利,不靠誰行政命令,不用政府號召,出自人善良的本性,民間出現了感人的賑災熱潮。可是,人善良本性的迸發,民心、人性的復甦令中共邪黨十分懼怕,它趕緊伸出黑手抓民心,冠以「黨」、政府的名義,及行政的方式組織捐款、捐物,可貴的民心善念一旦被攬入「黨」的懷抱,原本非常好的好事、善事就變了味。

如有的單位派發捐款是從職工的工資中直接扣除;有的社區下定額挨家挨戶去要,雖然錢不多,卻有了「黨」說了算,令人反感的「黨」味。人先天的本性善念失去了本人表達的權利,人先天的本性善念被掌控、主宰、被「黨」掏走了,有的人就是出了錢心裏也不舒服。有的單位,把人們的捐款張榜公布,領導打頭,數額一般比群眾大。有的單位張榜排名也是由錢的多少從前到後來排,使的有些人礙於面子,不得不向數額大的人看齊。

尤其「黨」號召捐的那個「特殊黨費」,在「黨」的監督下,不交也得交。有的單位黨支部與黨徒之間「要你幹啥沒商量」,一百二百直接從工資中一扣了之;有的黨徒交了這個「特殊黨費」並沒有感到有特別的殊榮,反而心裏不平,說,交了一次交二次,這些錢誰知道拿去幹甚麼喲?誰知道能不能到災區災民手中喲?瀘州有一老幹部捐款一萬,他那一圈子裏人很難做到與他看齊,底下嘰嘰咕咕埋怨,說,把我們大家框起了。於是只好硬著頭皮拿出一千元錢買個過的去的面子。

中共以「黨」的名義或行政方式發起的捐款,看你響不響應,也是邪黨在看某某某是否聽了「黨」的話,某某某是否仍在「保持一致」的一種陰險的檢驗人心的手段,誰願意公開表示與「黨」有二心呢?一旦被「黨」看出有二心,被當作異己對待那絕對不會有好日子過,歷史的教訓太恐怖了。作為中共黨徒、邪黨幹部,此時更要表現出其「黨」性原則來,「黨」叫幹啥就幹啥,黨叫捐款就捐款,「黨」要多不給少,給「組織上」表的忠心超過了對災民的關心,幾十年來中共就是這樣不斷的以「黨」性取代中國人的人性。我們中國古老的傳統道德水平很高,人做了好事不留名,默默幫助人不叫人知道,不求回報,人的本性保留的很好。只要人善良的本性尚在,不用誰動員、號召,不用耍花招明示暗示,也用不著搞明自願暗攤派那一套,人都會自覺,發自內心的伸出援手,而這個「黨」最蔑視的就是這些中華傳統美德,一貫體現「我說甚麼誰敢不聽?」「我要你幹甚麼誰敢不幹?」獨攬天下,獨攬人心,用專製的「黨」性去污染、扭曲中國人善良的本性。

瀘州市一所中學,向學生規定每人必須捐款,高不封頂,最少的不能低於十元。瀘州又一所中學專門開大會作捐款動員,會後,某班的班主任就立刻為全班同學墊資四百元,每個同學十元,叫班上的團幹部拿到校領導那裏去交,並向同學們說明,你們沒有收入,十元錢表個心願是可以的。不料這個團幹到領導那裏一看,別的班捐的錢達兩千以上,超過本班幾倍,他覺得手中四百元錢比不過別人,拿不出手,不敢交,於是急急忙忙跑回來報告班主任。可憐的這個當團幹的孩子,戴著聽「黨」話,做「黨」好孩子的緊箍咒,唯恐班級落後,唯恐班級沒面子,唯恐「上面」怪罪、批評,唯恐「上面」不滿意,小小年紀不知何時染上了怪異的「恐黨」症,還未培育成才的孩子背負著完全不屬於他應該承受的心理的負荷。

班主任當然也是「恐黨」症患者,憑經驗,他當然知道如何表現在「黨」的眼皮下才算過得去。於是,他立即召開全班大會,說,全年級就我們班捐的錢最少,不行,我們增加吧,每人捐五十。這時,全班嘩然,同學們紛紛表示不同意。班主任老師就一個個登記。有的同學本想捐二十元,一看前面有登記表態捐五十的,就不好說甚麼,也硬撐著報了個五十。幾十元錢或者就是孩子半月的早餐,幾十元錢的額外支出對貧困家庭來說就會造成負擔。在學校這個有「團」組織,有「黨」領導的環境下,對學校的任何指令人人要表態,要表現,有的同學即使有困難也顧不上那麼多,這一關咬咬牙也的挺過去,別人出就跟著出。

這時,班上有個同學正埋頭做作業,老師問到他跟前,他只管做作業沒看見老師的臉色,也不理會其他人捐多少,一口報個二十元,老師看他幾眼想暗示他,可他頭也不抬,老師不滿意的搖搖頭,其後的同學都紛紛效仿只捐二十。看來這個班的老師卯大勁湊上的錢最終也攀不上高峰,買不到特別光鮮的面子。

其實,每個國家都有特別的資金儲備用於應付天災人禍及不可預料的突發事件,人民所納的稅裏已經包含了應付國難的風險金。每個公民,特別是孩子何須承擔這些呢?他們有甚麼義務與責任承擔這些呢?捐贈表達愛心、善心是個人的行為,不應受任何形式的攤派所制約。人人都懂得,扶弱濟貧,見義勇為,救人於水火以及捐贈救災是人的高尚的行為,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是人應該具備的本性。而中共以「黨」的名義、政府行為搞的各單位有組織的捐款活動,其捐款行為是有壓力而為,散發出攀比、浮華、好大喜功、討好、賣乖、造聲勢等等邪黨文化毒素 。令人心痛的是,在學校這一塊,也不能倖免被專製的「黨」文化污染。捐款,是校領導授意的,帶有攤派性、監督性,學生捐多捐少要讓老師滿意,老師明示暗示「湊」出來的錢要讓學校滿意,學校報出的款額要讓「上面」滿意,「上面」要掙個「政績突出」的表揚,讓上「上面」更滿意。層層滿意如層層的重負冷酷無情的摧毀孩子們的善良與純真。因為捐款所體現的是聽不聽「黨」話,響應「黨」號召是否積極的「黨」性,完全失去了原本高尚、純真的人性表達的美好意義,已不再是人真實表達善念的純潔行為。

中國人的思想與行為被邪黨操控了幾十年,在中共邪黨恐怖的紅色專制下,人們被迫的、不自覺的放棄了先天純真的自我,逐漸的以邪黨的「黨」性當作了做人的標準,逐漸的忘記了真實的自己,忘記了自己真實的本性。比如說中共污衊誹謗殘酷迫害法輪功,從人心講人們總覺得中共做的不對,可懾於強權儘量壓抑那個真我去「保持一致」。可憐的青少年孩子們步前輩的後塵,他們所承受的心靈扭曲的痛苦何止只是捐款這一點點?在學校有學習的壓力、成績排名的壓力及與學校升學率相關學校榮與辱的壓力,還有學生不該承受的骯髒的政治壓力,如反對法輪功必須簽名表態;誣陷誹謗法輪功的邪惡宣傳寫進教科書逼迫去看、讀、背;考試必須填寫反法輪功的試題才可得分等等,孩子們遭受種種封殺人性的精神迫害是人們意識不到的。邪「黨」的「黨」性牢牢控制、毒害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