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長三歲

從中共造「國假」說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你確信自己是16歲嗎?」「我就是16歲!」這是西方記者同中國體操奧運隊員何可欣在新聞發布會上的對白。「去年13,今年16」的年齡之爭成了北京奧運會西方媒體關注的一個焦點。

「去年13」來源於中共官方媒體2007年第六屆「城運會」的報導。「今年16」的根據則是何可欣現在的護照。

誰真誰假呢?平心而論,作為地方運動員參加「城運會」,應該沒有理由去造假。恰恰是「13歲的何可欣」(新華社和人民日報以及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語)在城運會上的出色表現,成為體操新星,引起了備戰奧運的國家隊教頭的注意之後,為奧運開路,更有可能在護照上動手腳。

不管是假的13歲還是假的16歲,中共總有一個是在造假,而且這些造假的都是中共的國家級單位,是國家級的造假,而且是為了一個所謂的「國家利益」造假,造的都是「國假」。

有句順口溜,「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聽起來好像壞事都是基層群眾幹的。其實,這真是冤枉了中國的老百姓。

現在還有誰信共產主義?可是共產主義的「四個堅持」還在憲法裏。中國的憲法裏規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示威自由」,可是老百姓在生活中哪裏有這些自由?中共最不關心百姓的基本人權,可是,中共還天天標榜以人為本,自稱最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可以說,中共從根子上就是謊言組成的。

正是中共長期的、系統的、從最高層開始的造假,讓造假之風一路從黨內擴散到黨外,從上層蔓延到下層,從成人影響到孩子,讓中國淪為天天造假、處處造假、全民造假的國家──新聞造假、學歷造假、證件造假、商品造假、政績造假、數字造假、扶貧造假、救災造假、奧運造假……真是造假造得不亦樂乎。

日本人有句諺語,「泥人經不起雨打,謊言經不起調查」,但是,這用到中共身上似乎就不太管用了。中共造「國假」的特點就是,它能夠控制一切國家資源,能夠操縱造假的各個環節,能夠用新的假不斷的去掩蓋舊的假,讓你的調查無從查起。

報導過「13歲的何可欣」的記者可以出來道歉,說過「13歲的何可欣」的體育總局局長可以上電視反悔,多年前的接生婆可以出來作證是1992年接的生,清楚的記得那天還打了個響雷呢,幼兒園的老師,街坊鄰居等都會上報紙上電視描述這孩子是如何在92年生出來的……鋪天蓋地一宣傳,不信的人,也就全都信了。就是有知情人想出來戳開畫皮,一是不敢,二是也沒有地方讓他去說啊。

最「感人」的一幕,就是讓當事人站出來在媒體面前指天發誓,「我就是16歲」。這一幕已經上演過一個簡單的版本。本文開頭提到的就是何可欣在記者會上與記者的唇槍舌戰。小小年紀的她,一定是為了所謂的「國家利益」的政治任務,當眾撒謊。孩子是無辜的,可怕的是後面的那個教唆撒謊、毒害孩子心靈的中共邪靈。

如果有人要去獨立調查「骨齡」,哈,你那是干涉中共內政,你是有雙重標準,憑甚麼對它指手畫腳。更甚者,還會以維護「國家利益」的名義組織海外的所謂「愛國華人」起來抗議西方社會對中共的不公,對華人的侮辱。

要是實在掩蓋不住了,中共也有的是辦法。拋出一個替罪羊,大肆鞭打一番,從而贏得國內百姓和國際社會的廣泛讚譽,「政治開明瞭」的虛名將接踵而至。中共仍然「偉光正」,風頭一過,仍然造假,而且造得更加狡猾。

「我是流氓我怕誰!」這支曲子,中共已經唱了多年,張口就來,習慣成自然,讓西方想與中共分羹卻良心尚存的人們小巫見大巫。

中共造「國假」撒「國謊」,壟斷一切資源,控制一切媒體,「造假」變成了一種工程學上的「系統工程」,變成了人類史上的一大「奇蹟」。

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不就是這種「國家級造假」的極致表現嗎?首先套上一個「亡黨亡國」的所謂的「國家利益」的大帽子,然後就動用所有國家機器向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百姓大打出手。迫害九年來,中共造了多少謠,如何不斷的用新的謊言去掩蓋舊的謊言,如果沒有這個造假的國家級的「系統工程」,中共又如何做得到呢?

要想破除中共的這個造假工程,只有解體中共。沒有了共產黨,中國才會回歸到對「真」的崇信,「造假」才會徹底遠離我們這個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