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中國公民但沒有公民的權利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學法前全身都是病。頭疼、嚴重咽炎說不出話來,腸胃消化系統疾病、風濕關節炎、神經官能症,夜晚不能入睡,每天吃很多藥,花很多錢,生活在痛苦之中。自從學大法後,全身的病都消失的無影無蹤。走路一身輕幹活也不累,最主要的是心胸開闊,從此不為名利爭鬥,鄰里之間和睦相處,家裏充滿歡樂。

自從九九年,江澤民集團和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至今,我家沒過一天安穩日子。再也沒有以往的歡樂了。我學大法身心受益,家庭和睦、全身的病都好了,這是事實。使我不解的是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我以一個公民應有的權利上訪。把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說出來。九九年九月十八日去北京信訪辦上訪。可是還沒到信訪辦的門就被警察綁架了。第二天送當地拘留一個月。出來後派出所不讓回家,勒索五千元現金才肯放人,而且沒有任何收據。至今未還。

二零零零年,我在樓區內看樓,跟別人講我學大法身體好,以前為名利和別人爭鬥,個人利益很強,學大法後這些都看淡了,能寬容別人與人為善,不計個人得失。講學大法的真實情況結果被不明真相的人誣陷。片警屈寶祥帶警察抄家,搶走所有大法書和一套講法帶,非法拘留一個月。從此片警經常到我家騷擾,干擾我的正常生活。十二月份的一天半夜十二點打電話,問我在家不在家。電話剛放下他們就叫門,不給開就砸門,我怕鄰居被吵醒把門打開,看我在家他們都走了。當時我想,他們這樣怕上北京,是怕我們說真話呀!於是,二十日我真的到了北京,到了天安門,喊出了肺腑之聲,說出了心裏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被警察綁架到駐京辦,送馬三家邪惡黑窩。當時女兒正上小學,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丈夫怕受牽連被迫買斷。

在邪惡黑窩裏不讓學法煉功,不讓睡覺,每天超負荷幹活,我的身體又都是病,經檢查最後保外就醫。二零零一年九月回到家。丈夫失業靠打工生活,我沒有勞保,女兒上學,生活的很艱難,哪有錢看病。我想我還得學大法。結果我學法煉功,不花一分錢身體又好了、健康了。社區主任王科,陳抗美等人舉報派出所,片警李桂存帶一群人開車到我家。我不給開門,他們說沒甚麼事,就是看看。我被他們的謊言欺騙把門打開。進門二話不說就翻東西,像土匪搶劫一樣。搶走大法書和師父法像,煉功帶,錄音機,背包。連給婆婆做褥子的黃布也拿走。第二次被劫持到邪惡黑窩迫害。當時女兒正是初三考入高中的關鍵時刻,孩子的身心又一次受到沉重打擊,嚴重破壞了一個和諧家庭的正常生活。在拘留所我絕食抗議他們這種非法迫害。送到馬三家時因身體不好拒收。片警李桂存、指導員史大河不相信,帶我到醫院做檢查,我自付二百元檢查費,最後結果還是不行。他們就跟醫院院長說好話,非要他們收下。丈夫經不起這一次次的打擊離家出走。家裏只剩下孩子在家,艱難度日。

零三年我回家把丈夫找回來,重新過安穩日子。零四年新來的片警又到我家騷擾叫門,我說絕不能再相信你們的謊言了,覺醒的鄰居們都出來說公道話,他們沒話可說都溜走了。

零五年女兒考入大學,因家裏沒有固定收入,交不起一年一萬元的大學費用,結果只念一年被迫輟學。現今丈夫年歲大打工活不好找,家裏還有八十七歲的婆婆需要照料,這樣我們的生活更難維持,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也沒放鬆對我的監視。進入七月份又是到我家騷擾又是打電話干擾。我原本是有固定收入的幸福美滿家庭。可現在被迫害得生活都難維持。

我作為一個中國公民,就是煉功身體好、學大法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做好人,就遭到如此迫害。請善良的人們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迫害。啟發參與迫害的人的良知,我真心希望他們有一個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