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黨「奧運」期間剝奪大法弟子盡孝的權利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中共邪黨以「奧運」為藉口加重迫害大法弟子已有半年時間,臨近奧運其間,各地下令不許大法弟子進京並要求大法弟子出門請假,奧運其間為了所謂保「奧運」,邪黨到處設卡查身份證並採取「連坐」手段層層下壓,威脅大小官員弄得內部人心惶惶。對此,一些基層執行者表示無奈,但也有一部份受邪黨謊言迷惑,是非不分卻為了一己之私而為之的人。有一大法弟子為母親奔喪的親身經歷,就見證了這一事實。

2008年8月9日下午,這位大法弟子接到了母親病危通知書後,便帶著女兒、女婿驅車趕往河北省北戴河。當車行駛至萬家收費站時,看到所有的車輛及人員一律要受到檢查。當她孩子們的身份證在電腦一放時,沒反應,而她的身份證在電腦一放就發出響聲,警察當即把她扣下,並對她說:「學法輪功的在奧運期間,不允許往進京方向走。」她跟警察說,母親病危要求放行,警察又對她說:「你們營口在這裏有駐守的,我們把你交給他們,你跟他們說吧!」

在等待遼寧省營口市駐守人來時,萬家警察又對她說:「這個收費站口搜查過往行人,已有一個多月了,主要就是扣學法輪功和養螞蟻的人,今天在你之前,查著兩個養螞蟻的,這回兒又查到了你。」

當營口市局警察到時,她向他們說明了情況。他們說:「我相信你說的話都是真的,你出來時,跟當地派出所打招呼了嗎?」然後他們給市局打電話彙報情況,並說給她求情。市局回話要求和當地派出所聯繫,要當地派出所處理,只要當地派出所發個傳真可以通行,市局就放人。

電話聯繫到當地派出所,所長讓她發一份她母病危通知書,她與親屬聯繫照發了。副所長王超還要求她加開一份母女證明發過來,這時已是夜裏11點了,她經多方聯繫母女證明無法開,因她走時沒跟派出所「請假」,故副所長王超百般刁難,並說:「必須要母女證明,要不怎麼證明你們是母女關係,還說就是開了母女證明,必須得港公安局郭局長簽字,還得報到市裏、省裏」。

營口駐守警察一看這種情況也不能再等了,便將她的兩個孩子放行,並要求當地派出所把人接回去,這時已是半夜1點了。

到第二天8月10日上午9點多鐘,她被帶回了鱍魚圈營港公安局第二派出所。8月11日早6點鐘,她母親去世,並把死亡證明傳真到第二派出所。副所長王超要求她「請假」,寫「保證」,並經「上級批准」。直至8月12日半夜2點多鐘,她才得以回家處理母親的喪事。

從這一事例不難看出中共只管借「奧運」為自己臉上貼金,連老百姓的死活都不管了。自古以來,家裏老人過世,兒女回家奔喪是天經地義之事。然而,北京舉辦奧運期間,老百姓因為煉了法輪功,回家奔喪的權利都被剝奪了。中共邪黨如此的懼怕「真、善、忍。」已到了何種程度,它已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了,所以它的滅亡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