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能無視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曾幾何時,我每次經過省婦幼保健院的門口,於不經意間,看到那些臉上洋溢著幸福微笑的大肚媽媽,那些還不會說話、卻已急不可耐的手舞足蹈著用各種動作表達自己意願的新生嬰兒,雖然素不相識,心裏總會生出一份快樂的情愫……整個城中,大概只有這個醫院帶給前來就診的人們的是喜悅多於憂愁的吧。

然而,今年十月,從友人那裏得知省婦幼門診手術室護士賀祥姑的不幸遭遇後,氣派的省婦幼辦公大樓背後掩蓋著的迫害良善的殘酷事實令我在深深震驚的同時,也讓我驀然間失去了對這個醫院所曾有過的所有美好聯想。

友人告訴我,這位名叫賀祥姑的護士不僅業務能力強,而且人很善良,對病人特別有耐心,在病友中的口碑很好,然而,僅僅是因為她修煉法輪功,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民眾「法輪大法好」,就被省婦幼伙同長沙市「六一零」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凌駕於法律之上的組織)一而再,再而三地送進精神病院,剝奪人身自由並注射損害神經的藥針,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今年七月,在「平安奧運」的藉口下,賀祥姑被第三次送進湖南省腦科醫院(即湖南省第二人民醫院精神科,原來的湖南省精神病院),當時,省婦幼黨委書記張輝、黨委辦主任胡慧等人許諾:奧運結束後就接她出來,然而,時至今日,殘奧會都閉幕一個月了,省婦幼人員仍然拒不恢復她的自由。

友人還說,十月上旬,腦科醫院要求省婦幼來接人,然而一再交涉,省婦幼都不肯接,甚至不再來看望賀祥姑。省婦幼人員毫無人性的做法直接影響了腦科醫院對賀祥姑的態度,本來腦科醫院的醫護人員都知道賀祥姑是正常人,也一直未將她當精神病看待,只是給她注射一些普通消炎藥物走個過場。但在省婦幼的惡劣做法影響下,腦科醫院四病室的醫生、護士現在已開始每天給賀祥姑注射利培酮藥劑,把這樣一個理智清醒的正常人完全當作精神病人治療。據說,這種藥是美國進口的,專門治甚麼「巫術」精神病,要一千多元一支,副作用很大,有的精神病人注射或口服此藥後,都會出現很強烈的身體反應與不適症狀,何況是一個正常人呢?賀祥姑不配合這種非人的對待,他們就四、五個人一擁而上,把她壓在床上,摁住她的手腳給她強行注射。自遭暴力注射損害神經的藥針後,賀祥姑就沒有再進食一丁點東西,目前,賀祥姑的處境非常危險。

友人的講述令我震驚,在鋼筋水泥的城市森林中日復一日地奔忙,工作的壓力,生活的瑣碎,或許讓我們在不知不覺中都有些麻木了,不願去過多關注別人的苦難,以免打擾到自己的生活。但這樣無人性的對待,這樣毫無道理地對一個正常人採取破壞神經與肌體的藥物摧殘,這樣一個一心按「真善忍」做好人,卻在中共鎮壓政策下慘遭迫害的悲愴故事,無論對於誰,想必都不會無動於衷。是誰說過,默認罪惡的發生就是對良知的犯罪。如果這位被迫害的護士是我們的母親、姊妹、女兒,是我們的親人,我們怎可允許別人如此傷害於她?!讓她的生命安全處於如此危險的境地?!

也許有人會說,我們同情她有甚麼用?在這樣一部專政獨裁的整個國家機器從上到下系統壓下來的迫害中,在這樣一群因受中共造謠宣傳毒害而不辨善惡,助紂為虐的執行者面前,我們的善念究竟能體現多大的力量呢?然而,從古到今人類社會都有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那就是「邪不壓正」,如果我們每位長沙父老鄉親都能秉承正義良知,齊聲譴責迫害,制止惡行,迫害者連立足之地都沒有了,他還敢去迫害嗎?就像在一輛公共汽車上,大家都同聲譴責小偷的時候,他還有膽量去繼續行惡嗎?!

在人生的舞台上,其實從來就沒有單純的觀眾與過客,我們每個人都是演員,我們的每個念頭,每個言行對劇情的發展都會起著不可忽略的作用,都有可能決定事物的走向與結果,甚至,將改變歷史的進程。

善良的人們啊,如果您知曉賀祥姑的坎坷遭遇,想必您也會和我一樣真心希望這位好護士能早日重獲自由,回到她所熱愛的工作崗位,那麼,請您立即伸出援手吧,用您力所能及的方式,和我們一起,幫助她早日回家!您的良知與善行不僅在援救著一個正身處險境的善良好人的生命,更是對人類普世道德與法治精神的捍衛與維護。

金秋時節的湖南省婦幼保健院大樓,依舊高大氣派的矗立在城市一隅,依舊每天人流如織,我不知道,當有一天,那些幸福的母親、純真的孩子,以及所有心存良知的人們,都和我一樣,知道這裏所發生的罪惡時,他們的心中會是甚麼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