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中央政策好」這道迷魂紗(中)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接前文)

四、「民生政策」落實效果到底如何?

大陸媒體報導說「民生問題」年年成為中共「兩會」不變的中心議題,新華網「網民關注的‘兩會’熱點問題」調查顯示,「看病難,住房難,上學難」這新的「三座大山」分別以76%、65%和50%的得票率位居前列(2007年2月28日《中國證券報》)。這本身就說明,民生政策的效果是多麼有限,根本不能治本,所以年年是焦點,年年是問題。

拿大家目前最關心的食品安全來說,中共狠抓食品安全的政策一大堆,大會小會開了無數,可是越抓毒食品越多。2007年因出口美國的寵物的三聚氰胺問題,中共發動了一場持續4個月的食品安全檢測運動,從中央到地方,層層設立了專門的辦公室,副總理當組長,各地省長、市長、縣長全體出動,轟轟烈烈走了一把過場。結果呢,美國寵物食品也許安全了,可是,中國的嬰兒奶粉卻變成了毒奶粉。中共把國家體制搞腐敗了,把人心搞墮落了,中共自己就是這一切的毒源,幻想中共從根本上改善民生,怎麼可能呢!

1.所謂取消農業稅

取消農業稅,媒體一炒作,很多非農人口都以為中國農民大翻身,走在了致富的大道上。不錯,取消農業稅後農民能夠得到一些好處,但對於解決「三農問題」(指農業、農村、農民),簡直是杯水車薪。

取消了農業稅,當地財政少了一塊,那就會刺激更多的「亂收費」。抓計劃生育的,就等人家生下來再去罰款;抓掃黃的,就故意設套抓嫖客創收;抓火葬的,就等農民土葬後再上門執法收錢。其實,農業稅本來就不是農民負擔中最重的一項。在我國很多農村地區,當地政府在幾年前就已經減免了當地貧困農民的農業稅,或者是貧困農民因為太貧困,根本無錢交納農業稅。不少極度貧困農民已經停止交納農業稅有多年。但是,他們的貧窮問題根本沒有能解決。而且政府放縱農業生產物資價格高漲,這一減一增,有的農民甚至比過去收入更少了。政府還從農業生產物資生產商和銷售商那裏多收稅收,實際上是將農業稅轉化為工商業稅。

中共總是每出台一個甚麼「政策」,就炒作的山呼海叫的,意不在落實,而在給自己造勢。

2.所謂減免學雜費

也是宣傳得轟轟烈烈,以為中共把教育難題解決了。其實,對於如何定義「雜費」,很難有標準。不少學校還是變相創收。校服費、保險費、取暖費、衛生費、體檢費,還有試卷費、活動費、擇校費,集資費、重修費、補考費……五花八門的收費,學習不好的還要交「補課費」。

事實上,1986年4月我國就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也就是說適齡的「兒童和少年」必須接受9年的義務教育。目前全球190多個國家中已有170多個實現了免費義務教育。連北朝鮮早就實行了。中共居然在所謂的經濟奇蹟20多年之後,才把義務教育重新提出來。而且即使目前,義務教育普及和鞏固的任務仍然十分艱鉅。即使不要學雜費了,還出現大量輟學現象。

據教育部部長周濟說:許多農村學校實驗儀器和圖書嚴重匱乏,開不齊國家規定課程,達不到教學的基本要求。學生寄宿設施更是嚴重短缺,許多地方農村學校常常是一間宿舍住幾十個孩子、一張床擠幾個孩子。許多學校防火等安全設施達不到國家規定標準,存在比較嚴重的安全、衛生隱患。農村初中大班超額現象相當普遍,學生上課十分擁擠,嚴重影響學生身心健康和教學活動發展。全國農村初中輟學率達到3.55%,其中西部地區農村高達4.64%。據教育部對60個縣初中學生輟學情況的監測顯示,一些縣初中輟學率高於7%,個別縣甚至達到10%左右。

中共對教育投入太少,怎麼可能踏踏實實的解決教育問題呢?

3.所謂醫改新政和全民醫保

中國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是為了850萬以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中科院調查報告);另據監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國黨政部門有200萬名各級幹部長期請病假,其中有40萬名幹部長期佔據了幹部病房、幹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開支約為500億元。

比起特權階層來,普通老百姓就很慘了,「看病難,看病貴」成為三座大山之首。於是,政府搞醫改,改來改去,大家都感嘆「醫改為甚麼這麼難」。原因很多,單看看官、商、醫勾結,權錢交易的一個具體例子,就知道為甚麼這麼難。正常情況下一個新藥從研發─評審─臨床─批准至少需要五年的時間。而在中國這種研、審、批的時間可以縮短到幾十天,原因就是評審專家成了藥廠開發的高薪顧問,權威高官當上了坐地分錢的「參謀」,老藥翻新,舊藥新裝成了藥廠公開的秘密。

「全民醫保」當然好,但中共願意拿出多少錢來幫助百姓呢?目前中國實行的農村合作醫療就因為投入不足,非常脆弱,再要政府全面承擔公共衛生及全民基本醫療,難度會相當大。人多資源少,全民醫保肯定會導致病人排隊等待數月數年的現象。在一個體制腐敗和道德墮落的國度,有權有勢有錢有門路的人,總能在排隊中優先得到服務,而普通百姓就只好等死了。

政府投入不多,還被層層貪污拐騙。「杭州警方破獲4500多萬元的騙購醫保用藥大案」,「寧夏查處內外勾結挪用醫保資金3200多萬元大案」等等,看看這個社會到處都是的蛀蟲,就可知道在中國要想實施醫改和醫保的任務多麼艱鉅。

在社會發展過程中,讓誰做出最大的利益犧牲?中共的利益規則是讓弱者更多為社會發展做出犧牲。怎樣使用公共衛生資源能產生最大的效益?中共選擇了城市利益優先於農村。在醫療資源短缺的背景下,誰可優先享有?中共讓有權有勢的優勢群體優先享有成為一種下意識的選擇。

4.所謂全民社保

被稱為「救命錢」的社保,這幾年曝光出來的腐敗案層出不窮。舉幾個典型案例。比如,2006年的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目前已知的涉案人員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市委書記陳良宇,上海市寶山區區長秦裕,上海市社會保障局局長祝均一,國家統計局局長邱曉華等。該案涉及社保基金32億元。「社保基金為何大案頻發」,一度成為媒體報導的熱點。看看媒體報導的標題,「陝西漢中查處社保金大案 一批官員被處分和撤職」,「浙江金華爆數億元社保金大案 常務副市長被雙規」,「遼寧爆社保大案 地方官員挪用農村千萬養老基金」……這些是被曝光的,沒有被曝光的就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了。

老百姓自己的錢,自己都沒有辦法監督,這不悲哀嗎?

5.「民生政策」的欺騙性

中國面臨的各種社會問題,常常錯綜複雜,加上這些年體制的制度性腐敗和社會道德誠信的普遍墮落,要解決起來非常困難。何況中共還左右手互相掣肘,效果大打折扣。就本質來說,中共出台的這些民生政策本身只是針對那個領域的龐大問題的一個小小措施而已。但是,經過中共媒體的主旋律宣傳,很多人自然的就以為政府解決了這些複雜的民生問題,從而生出了對共產黨的幻想。回想當年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時代,覺得很荒唐;其實,多少年,回想今天人們對共產黨關注民生構建和諧社會的幻想,一樣會覺得很荒唐。

衡量民生政策的效果,有一個指標,就是這個社會的「和諧程度」。新華社下屬的《瞭望》新聞週刊最新一期引述政府統計說,2006年中國爆發的群體性事件超過9萬起,「並一直保持上升勢頭」。報導以甕安事件為典型,稱無論從參與人數、持續時間、衝突劇烈程度、造成的影響,甕安事件揭露了「社會底層積累的民怨不容小視」。

中共左手給出「好政策」,右手拿出「壞政策」,老問題解決不了,新問題更是層出不窮,社會矛盾肯定越來越大。所以,看見共產黨左手的「好政策」時,千萬別被迷惑,一定要盯住共產黨那只骯髒邪惡的右手在幹甚麼。

五、如何看待遲到的「民生政策」

中共在一片「盛世」的喧嘩中,陡然發現幾大民生問題「教育、就業、分配、社保、醫療、安定、公正」等已經嚴重惡化到威脅到中共的統治基礎了。民生問題如此惡化,要是放到西方國家,這個政府早就被轟下台了,哪裏還輪到中共用「民生牌」給自己塗脂抹粉呢?

不過很多人認為,遲到的「好政策」總比沒有好吧?不管怎樣,民生政策在一定的時間和空間內,總是會有一些效果,社會矛盾能得到一些緩解。既然如此,為甚麼還要對共產黨說三道四嗎?

大概是中國人民被中共強權壓制慣了,太容易滿足於眼前的小恩小惠,不知道自己應該擁有甚麼樣的權利,而且不敢想像沒有共產黨的日子會是甚麼樣子。不為短期的蠅頭小利所動,著眼於保障自己和子孫後代的長遠利益,才是我們應該做的。

第一,民生問題是共產黨造成的,應該由共產黨來承擔責任,而不是普通老百姓。

中共說改革是要付出代價的,甚至必須犧牲一代人,所以就讓幾千萬老工人下崗。湖南下崗工人陳洪直氣壯地質問當權者:「計劃經濟不是我們所創造,共產主義也不是我們的發明。要付代價,首先就要讓中共付代價。要下崗,首先就應該讓中共下崗。憑甚麼要老百姓做犧牲?」遺憾的是,大多數中國人在中共的欺騙宣傳和暴力高壓下,習慣性的認為老百姓就是該為共產黨買單。

第二,不要被「民生政策」的短期效應所迷惑,不要感恩戴德誤認為共產黨有希望。

現在共產黨一打「民生牌」,人民就感恩戴德,這可說是典型的具有「中國特色」的一道景觀。政府是人民納的稅養活的,世界上除了少數共產專制國家外,哪個國家不是把打理民生當作政府的基本職責?而中共左手祭出「民生政策」,右手卻對「落實政策」的舉措橫加阻攔,這又是一道「中國特色」。如果老百姓因為中共左手的姿態,而對中共大唱讚歌,認為共產黨在改變,放任中共右手的流氓行為,到頭來,吃虧的還是我們老百姓。幾十年前共產黨就喊出了「為人民服務」,可是,為甚麼幾十年後的民生問題仍像「三座大山」一樣壓得人民喘不過氣來?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共利用媒體宣傳,讓它的「好政策」一次一次的給人民以希望,對共產黨報以希望,而讓人民放棄了對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媒體自由和信仰自由的追求,要知道正是這些自由才能保障「好政策」的落實。共產黨宣傳「從來就沒有救世主」,可是卻給老百姓強制洗腦,總是把希望放在了共產黨這個邪惡的「救世主」身上。

歷朝歷代的皇權甚至民國政府,老百姓都有相當的言論和信仰自由。我們這裏要的是讓老百姓有聯合起來監督政府的自由,自己修身養性的自由。

第三,不要滿足於「有一點效果」,不要等待中共施捨,要敢於維護自己的權利。

一個政策,表面效果加上一言堂媒體主旋律的宣傳,就能為中共買來「執政合法性」,讓人覺得共產黨還是代表人民的。可是,中共的政策是運動式的,運動是一陣風,風頭過去了,就又沒事了。何況在法不治眾,不撈白不撈的心態之下,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敢於頂風作案。中共為了應付危機,不斷出台政策,但是,並沒有為保障這些政策的貫徹執行從體制上有所作為,還是那一套腐敗官僚、沒有制衡的體制,制定政策、執行政策和監督政策的還是一家人,還是黨委書記這個一把手說了算,不管多好的政策,怎麼可能有真正的、長遠的效果呢?

如果老百姓只是被動的接受中共的「民生政策」,這樣的政策即使走錯了路,也不能及時得到糾正,就一定要等到另一個社會危機再次形成的時候,才有可能引起關注,就進入了又一輪新的「民生政策」出台,再次效果不佳,再次出現新的問題……我們的社會必定陷入一個越來越窄的死循環之中。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