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中央政策好」這道迷魂紗(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接前文)

六、中共真的關心「民生」嗎

民怨沸騰時,中共還是害怕的,怕它的統治地位不穩定。出台「民生政策」,也是為了安撫人心,根本目的還是維護統治。實際上,中共的世界觀──無神論加暴力哲學──對生命是不重視的(當然它自己的命除外)。所以,即使財政收入高速增長,關係到民生的投入卻捉襟見肘,中共並不是真的關心「民生」。

所有的「民生政策」都是要花錢的,雖然這些錢會被層層貪污,「民生政策」面臨的困境還是政府投入嚴重不足,投入不足還被層層貪污挪用,「民生政策」落實的處境就更讓人擔憂了。

《經濟學人》2006年版的便攜本《數據中的世界》列出一組統計數據。以教育投資在GDP中所佔的比例計算,中國僅為2.1%,比不上印度的4.1%,巴西的4.3%。

有人說,如果教育是國家的根本和未來,為甚麼不能先撥出10%的錢給教育不就好了嗎?是啊,為甚麼這個最重要的項目,反而這麼難得到錢呢?很簡單,因為分配錢的人,不這麼想,他有太多的其他地方需要錢了,而且是剛性的,是砍不下來的。

中共用於基本民生的投入佔GDP的比例屬於世界最低之一,而豪華項目開支則高居全球首位。2004年的數據估計,全國公款吃喝3700億元,公車消費3986億元,公款出境旅遊2400億元,公款賭資外流2000億元,僅這幾項開支合計就是12086億元。而當年的財政收入是26396.47億元。這些年下來,人的貪心越來越大,公款消費是越來越膨脹。中國的行政成本(包括上面列舉的公款消費)佔財政收入的比例,1978年為4%,2006年上升為24%,高居世界第一,大約是日本的十倍。

掌握財政分配大權的人,不是那些住不起房的人,不是那些看不起病的人,不是那些上不起學的人,他們本身就是既得利益者,怎麼可能砍掉他們自己的待遇呢?讓一個坐奧迪的官員,自己說改坐國產的奇瑞,有多大可能?很可能他要改坐奔馳。據說,上海公務員有甚麼住房補貼,北京的公務員有甚麼小汽車補貼,為甚麼這種明顯不合理的政策很容易出台,而給農村撥點錢建幾所小學,就難於登天呢?就是因為掌握錢的、分配錢的、享受分配成果的是同一夥人,在沒有監督制衡的情況下,政策向自己傾斜是必然的。

海外的人常不理解一件事,為甚麼中國會發生拖欠民工工資的事,民工很廉價的,沒有多少工錢,承包商富的流油,搞的都是豪華工程,投資很多的,為甚麼就不能付給農民工工錢,讓他們能回個老家,過個安穩年呢?還有,搞拆遷的,都是巨大投資,建豪華公寓商廈,怎麼就不能合理的補償人家呢?為甚麼要逼得人去用汽油自焚,去天安門跳金水橋呢?

其實,這些同共產黨財政以百分之三十幾增長,卻拿不出錢去解決民生問題是同樣的道理。這就是共產黨統治下的世道。

七、「壞政策」是如何得到保障的

「好政策」的實施缺乏體制的保證,可是,中共的「壞政策」的實施卻能形成一個強有力的執行管理機制,左右手配合默契,這就是共產黨的流氓本性決定的。比如,中共迫害法輪功,從上到下鋪天蓋地的造謠誹謗宣傳,司法、立法、執法機構的全力踐踏法律,軍、警、特務、外交、學校、單位、街道等等各行各業,方方面面全部都調動起來,數年不斷的殘酷迫害法輪功。誰迫害不力,就株連打擊。

中共造成了太多的社會不公,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不允許律師為受害者辯護。首先是不讓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後來是不讓律師給汶川地震失去孩子的家長辯護,最近的是不讓律師給被有毒奶粉受害者家庭辯護。有良心站出來的律師,要受到中共施加的各種壓力,或者被強行解聘,或者遭人身安全威脅。全國有一百多位律師願意為有毒奶粉受害家長提供義務法律諮詢,但是中共政府官員給這些律師施壓,讓他們不要接受任何案子。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高智晟律師,他本人和他的妻子女兒經歷了中共的長期騷擾、非法關押和酷刑折磨,目前下落不明。

這就是說,中共這個體制對於幹好事只能走過場,幹壞事卻是踏踏實實的。這個機制從根本上就偏離了為民的基點,它是一個邪惡的體制。

八、要敢於維護自己的權利

「爭取自己的權利」,這在西方社會是天經地義的事,是謂「天賦人權」。就是在中國古代,「攔轎喊冤」也是弱勢群體無所畏懼的維權行動,更有大勇之人「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相反,倒是今天,被中共強權打斷了脊梁骨的中國人民,對於「維護自己的權利」談虎色變了。甚麼這是搞政治啦,這是雞蛋碰石頭啦,甚麼慢慢來共產黨自己會變好啦等等各種各樣的藉口,充斥人們的思想。遇到邪惡的領導人,不敢去維護自己的權利;遇到親民的領導人,又說不用去維護自己的權利。很多人不但自己害怕維護權利,還對敢於維護自己權利的人冷嘲熱諷,甚至落井下石(這時好像有了無窮的勇氣)。

歷史走到今天,我們中國人一定要抬起頭來,抹去心中對共產黨的恐懼心理。人生是短暫的,我們沒有理由犧牲一代人,二代人,把希望寄託在幻想上。我們放棄維權,就是在把苦難傳遞給我們的子孫。維護自己的正當權利,就是在維護我們子孫的正當權利。留給子孫再多的金錢財富,不如留給他們做人的自由和尊嚴。

在維權的道路上,任何人都不是孤立的。法輪功學員自1999年7月以來面對殘酷鎮壓和漫天誹謗,堅韌不拔的一直在和平理性的講真相反迫害,他們的行動使得越來越多的人們明白真相,加入到為法輪功學員維權的行列中來。中共不允許律師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可是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律師,包括高智晟、李和平、黎雄兵、張立輝、李順章、滕彪、鄔宏威、郭飛雄、李蘇濱、溫海波、韓志廣,王永航等等大陸律師,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

看起來這些律師是在維護法輪功學員的權利。可是,如果律師不能替受害者打官司,那還叫甚麼律師呢?哪裏還有律師的尊嚴呢?為別人說話,就是為他們自己說話。這些為法輪功學員維權的律師,何嘗不是在維護他們自己作為一個律師的基本權利呢?

現在不是人民害怕共產黨,而是共產黨害怕人民的時代。

九、敢問路在何方?

路在嘴上。

當有人說黨的「民生政策」如何如何,對黨感恩戴德的時候,你告訴他,中共的左手給出「好政策」,比左手厲害無數倍的右手卻在鉗制言論和媒體自由,壓制司法獨立,禁止信仰自由,阻止農民和工人聯合起來維護權利。一句話,右手在阻止「好政策」落到實處。

當有人說親民領袖如何感動了他,而讓他對黨充滿希望時,你告訴他,不要把對個人的擁戴愛屋及烏到對黨的幻想。在中共的體制下,事實一再證明,個人根本不能起甚麼大的作用。黨性高於人性,共產黨不解體,再親民的領導人也做不出實質性的結果。

當有人用中共的謊言說法輪功如何如何的時候,你告訴他,就算不同意法輪功的觀點,也要維護法輪功學員說話和信仰的權利。你告訴他,對自己不認同的甚麼事,就默認對其趕盡殺絕的做法到頭來害的是自己。你告訴他, 中國社會的腐敗來自道德的墮落,誠信的喪失。「真善忍」對中華民族的道德復興有著多麼重要的作用。

當有人用民主,用穩定,用國情來為共產黨開脫的時候,你告訴他,老百姓不是要讓共產黨做甚麼,而是要讓共產黨不做甚麼。給人民自由不需要投票,也不需要金錢的投入,只是讓共產黨停止作惡。古代皇帝和國民政府都能做到的言論、媒體和信仰自由,共產黨為甚麼做不到?

當有人給你《九評共產黨》時,不要認為那是在參與政治。讓人們認清共產黨的起源、歷史和本質,是我們這個時代每個中國人的使命。在共產黨的統治下,談論根除腐敗和恢復道德誠信,沒有實質性意義。解體共產黨是其他一切復興中華民族之大業的最根本的基點。

當有人勸你退出共產黨、團、隊時,不要再猶豫。你告訴自己,退了吧!相信自己,社會沒有因為你退了黨而動亂,相反,讓人類看到,多了一顆擺脫共產邪教的心靈。

希望本文能夠幫助讀者認清「中央的政策是好的」這個迷惑大眾的口號,勇敢的加入退出中共黨團隊的行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