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天道除惡早日降臨

一位大陸大法弟子母親的心聲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兒行千里母擔憂。更何況,我的兒子(法輪大法弟子)身陷囹圄,至今生死不明。我日日如坐針氈、萬把鋼刀穿心,經常惡夢不斷,醒時又昏昏沉沉。我年已七旬,只能時而罵幾聲惡黨,盼天道除惡早日降臨。

我的兒子曾「三陷」惡黨囹圄。那天,我們一家人正在地裏幹活,我親眼目睹了一群惡警撲向兒子,將我兒子戴上手銬推上警車。同時兩個惡漢兇煞般的阻止我生死一拼,我癱在地上,心如刀絞,不知所措,欲哭無淚,只能眼巴巴望著遠去警車的背影。從此,我日夜擔憂:兒子被非法抓捕時,只穿著短褲,赤裸著上身,天冷了,他無衣禦寒,更無基本衛生用物。

為探知我兒被迫害的情況,為尋找我兒的下落,我踏遍了大小衙門,嘗遍了惡黨大小官員的欺騙、冷眼推諉、橫眉立目、萬般刁難,當得知兒子被非法關押的地址後,全家老幼心急如焚,迫不及待千里迢迢去探監,可是諸多好言語,就是打不動惡警的心,叫不開高牆牢門。苦了獄中我兒和徒勞往返的探監人。

我兒久陷牢獄,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對牢獄的迫害手段,我早有耳聞,這正是我無休止擔憂的主要原因。曾多次夢見兒子回家了,但醒來淚洒枕巾不見人。在他被非法抓捕的日夜裏,我閉上眼睛就看到各種可怕的情景:惡警摘人體器官,綁人上「死人床」,電棒電,打毒針,將各種刑具施向我兒的身軀……我被嚇醒,呆呆地望著黑暗的角落,回想著夢中兒子痛苦的聲音,我的心碎了,滴著血……又一次,夢見傷痕累累、骨瘦如柴的兒子站在我面前,我心痛得摸著兒子消瘦的面頰,抱著兒子痛苦在夢中。醒來難熬漫漫長夜,獨哽咽。

我兒於08年5月28日被抓。此文寫於十月初探監未果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