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酷刑領域取得了「巨大成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1986年12月12日,中國簽署了1984年聯大通過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 》,並於1988年10月4日批准該公約。

今年11月7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禁止酷刑委員會對中國執行《禁止酷刑公約》的情況進行質詢。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代表李保東在回答酷刑委員會專家的質詢時明確表示:「中國不容忍酷刑的存在。」11月2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回答記者提問時更是冠冕堂皇的聲稱:「中國尊重和保護人權,一貫反對酷刑,認真履行《禁止酷刑公約》規定的義務,在反酷刑領域作出了不懈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就。」

看罷上述兩位中共代表冠冕堂皇的表態,我耳邊不禁又響起了數年前曾親耳聽到過的兩次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中共不是在反酷刑領域作出了不懈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就。中共是在濫用酷刑領域作出了不懈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就。

大約是2000年,我因為向人講述法輪功遭受誣陷和迫害的真相,被當地派出所非法抓捕,關在一間置留室內。夜半時分,四下一片冷清寂靜,置留室內只剩下我和看守我的保安。就在我快睡著時,突然,從不遠處派出所的辦公室那頭傳來一陣激烈的吵鬧聲,只聽見一中年男子拼命在喊,「我不是來賭博的!我不是來賭博的!你們抓錯人了---」 隨後,一個冷漠的聲音訓斥他道:「你喊甚麼?!你喊甚麼?!」如此這般,重複了好幾分鐘。那男子的喊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憤激,而訓斥他的聲音則依舊冷漠得出奇。沒一會,訓斥者的聲音由冷漠變得兇狠起來。只聽見他唬道:「你再喊,你再喊。」接下來,是那喊冤的男子的一陣掙扎聲。再後來,傳來了一陣「劈啪劈啪劈啪」的抽打聲,和中年男子一聲比一聲高,一聲比一聲讓人聽了揪心的「哎喲哎喲哎喲」的慘叫聲,以及打人者惡狠狠的「你再叫啊?!你再叫啊?!」的呵斥。它們彼此交織,在那萬籟俱寂的深夜,令人聞之毛骨悚然。漸漸的,那中年男子的喊聲開始變的越來越無力,音量也越來越小,終至沒有一點聲音了。於是,四下又恢復了原來死一般的寂靜。

第二天,從看守我的保安嘴裏,我才得知了事情的緣由。原來,派出所當晚去一家賓館抓賭,其中一個參賭者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老闆。抓賭時,那個喊冤的中年男子正巧敲門,於是也被當作賭徒一起抓到了派出所。但他其實不是來賭博的,而是買了那個房地產老闆的房子的顧客,是來付錢的。不料竟被當成賭徒錯抓了起來,他能不喊冤嗎?!不料抓賭的公安根本不理會他,最後還把他吊起來用皮帶狠狠的暴打了一頓。

那之後不久,我被「六一零」送往江蘇方強勞教所非法關押。這家勞教所頭頂「文明勞教所」的桂冠,但卻是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大黑窩。該所二大隊更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據點。當年有一個被關押在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叫張騎虎,聽人說是個博士,在徐州師範大學教書。因為是高級知識份子,他被獄方定為所謂「教育轉化」 的「重點對像」。

為了迫使張騎虎放棄修煉,惡警們當年使盡了各種招數,比如不讓他睡覺,強迫他進行超體力的奴役勞動,對他發動親情攻勢等等,但這些花招都沒能讓張騎虎低頭。

一天上午,二大隊的絕大多數法輪功學員都被押去強迫勞動了,只剩下我和另幾位法輪功學員留在宿舍。大院裏悄無聲息,死一般的沉寂。早晨,我們就看見惡警把張騎虎叫到了大院鐵門邊的辦公室,當時我心想,今天,他們不知又要對張騎虎使甚麼招。約上午十點左右,從鐵門外的辦公室那頭突如其來的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我們屋裏的幾個法輪功學員都不約而同的被驚的一下站了起來。「怎麼回事?」「是誰?」那一刻,屋裏的空氣仿佛一下凝固了!大家心裏都有一個預感:一定是惡警在折磨張騎虎。

接下來,四週又恢復了原來的死寂。

約十分鐘後,又一陣更撕心裂肺的慘叫再次從大院鐵門邊的辦公室那頭傳來,我的心像被針扎了似的一陣亂跳,胸腔憋的都快透不過氣來了。只聽見另幾位法輪功學員向門外大聲喊道:「不許打人!不許打人!!」

接下來,這樣的慘叫聲又傳來了好幾次。

隔了一天,聽一個看守張騎虎的吸毒勞教說,那天的慘叫聲果然是張騎虎的。

原來,惡警見張騎虎不肯低頭,惱羞成怒,氣急敗壞,決定對他動刑。那天上午,他們把張騎虎叫到辦公室,五、六個惡警一起動手,把他強按在一張靠背椅上,兩隻手臂分別用手銬銬在另兩張椅子上,再用兩副手銬把腳銬在椅子的腿上,讓他動彈不得。

為首的惡警頭子余某坐在一張正對張騎虎的辦公桌後面,一隻腳就翹在桌子上。張騎虎被銬好後,他打開一根高壓電警棍的按鈕,握在手裏把玩著。只見電警棍閃著藍光,發出霹靂巴拉的響聲,煞是嚇人。過了會,他皮笑肉不笑的問張騎虎,「你考慮的怎麼樣了?」張騎虎鎮定的說:「該說的都說了,沒甚麼要改變的。」 余某立刻拉下了臉,「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張騎虎!」說完,他朝一旁的幾個惡警使了個眼色,他們立即就把手中的電警棍戳向張騎虎的腋下等身體的要害處。

幾分鐘後,余某命手下罷手,又皮笑肉不笑的問張騎虎,「怎麼樣,現在有新認識了罷?」沒想到張騎虎不但沒屈服,還義憤填膺的怒斥他們是知法犯法。

於是,狗急跳牆的惡警又用電警棍對張騎虎進行電擊,最多時,一次竟用了四根電警棍,直至把張騎虎折磨的昏迷了過去。

按照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 》對酷刑所下的定義是:酷刑是指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報或供狀,為了他或第三者所為或涉嫌的行為對他加以處罰,或為了恐嚇或威脅他或第三者,或為了基於任何一種歧視的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體或精神上遭受劇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為,而這種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職人員或以官方身份行使職權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許下造成的。顯然,用這個標準來衡量,無論是在被警察暴打的那位蒙冤男子,還是慘遭惡警電刑折磨的張騎虎,無一例外都是酷刑的受害者。

據我所知,在方強勞教所,遭受過電警棍折磨的法輪功學員絕不止張騎虎一人,至少有幾十人。日子長了,我還發現,被電警棍折磨也不僅是法輪功學員,惡警對其他的勞教人員也常常動用電警棍。而在公安機關,像那個因為誤抓喊冤而遭到毒打的中年男性公民也大有其人。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都知道,發生在中國的這類酷刑事例,在海外隔三差五就有報導或曝光。

一言以蔽之,大量當事人提供的確鑿事實充份證明,長期以來,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酷刑在公安機關和監獄勞教場所等乃是一種普遍的存在,不僅過去有,現在仍然有,不僅「大規模」存在於政治犯身上,也普遍存在於其他人包括普通公民身上,只是由於中共的輿論封鎖,這一惡行始終未能得到充份的曝光而異。

在公開場合,中國政府的表態一貫以掩蓋真相的冠冕堂皇著稱,但事實是,它不是「不容忍酷刑的存在」,而是在縱容酷刑的發生;中國在反對酷刑領域不是「取得了巨大成就」,而是始終停滯不前,甚至有時還有所倒退;不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禁止酷刑委員會有關中國的報告是「誣蔑、不實之詞,有悖於公正、客觀」,而是中共官方代表在公開撒謊,竭力掩蓋事實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