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證實大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看了這位同修的故事,我非常慚愧,比起同修來,我的條件要好的多,而我卻很少有寫文章的願望,包括這次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的投稿,我原本沒想參與,理由是:自己修的太差勁,沒啥可寫的。可是這些天來,我開始轉變自己的觀念。是啊!同修們說的好:修了這麼多年,每個大法弟子修煉路上的故事都可以寫一部書,從大法中得到的益處、師父和大法給予我們的,這麼多年來怎麼會沒有感受呢?其實說來說去是證實大法還是證實自己的問題。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所有的同修好!

今天看了一篇網上交流文章,對我觸動很大,文章寫的是一位老年大法弟子修煉前不識字,修煉大法後識字了,並且克服各種困難寫交流文章,從開始很多字不會寫到終於能寫,直到最後寫了很多交流文章向明慧投稿,而且有很多文章在明慧網上發表,到現在還經常幫助別的同修修改文章的故事。

看了這位同修的故事,我非常慚愧,比起同修來,我的條件要好的多,而我卻很少有寫文章的願望,包括這次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的投稿,我原本沒想參與,理由是:自己修的太差勁,沒啥可寫的。可是這些天來,我開始轉變自己的觀念。是啊!同修們說的好:修了這麼多年,每個大法弟子修煉路上的故事都可以寫一部書,從大法中得到的益處、師父和大法給予我們的,這麼多年來怎麼會沒有感受呢?其實說來說去是證實大法還是證實自己的問題。

下面就自己目前的一些認識,分以下幾點和同修交流:

寫文章的過程本身就是修煉的過程

記的第一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徵稿後,我很積極的參與了,認為作為大法的一粒子應該配合這次大陸大法弟子的整體行動,在參與的過程中反映出了我很多的人心。從稿件發出後就在期盼著自己的文章能刊登,每一天的文章刊出後,我都在睜大眼睛尋找自己的文章,就這樣一直找到最後一天也沒有找到,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失落感。之後不斷的反思自己,發現原來自己求名的心是這麼的強,自己以為名利心基本上沒有啥了,表現在常人中:不想出人頭地,默默無聞。之後不久發現自己的文章在「走了彎路須歸正」欄目中刊出,這次經歷對我震動很大,是啊,修煉路上的任何一顆心都是一堵牆,橫在那裏阻擋住我們修煉的路。

第二屆法會我也參與了,文章也刊登了,自己的心裏那股高興勁喔!那個歡喜心、顯示心溢於言表。師父看到我這顆心的危險,所以及時點化我,文章在刊出後第二天被取掉了。這不是證實大法,而是在證實自己,早把大法放在了一邊,沒有了大法能有我嗎?

第三屆、第四屆乾脆我就不參與了,覺的沒有意義,從中反映出了我的怕心──怕自己寫了不登出來,乾脆不寫為最好,免的提心吊膽……

一個一個的跟斗摔的真是不輕啊,回顧自己的修煉歷程,真的修的太不紮實了。

這第五屆法會我覺的我應該成熟了,是證實大法不是證實自己,做而不求,以純淨的心態參與,把求名的心、歡喜心、顯示心等等這些骯髒的心統統清除,拿起筆來,以純淨的心態配合這次大陸大法弟子的整體行動,重在用心參與,不求結果。

在技術方面證實大法的超常

我是一名搞技術的同修,經常接觸到一些資料點上的同修,在接觸的過程中,發現很多的設備故障其實不是設備本身的問題,而是我們同修本身的問題。

明慧網上一同修的文章《先修自己後修機器》寫的很好,我們在遇到此類問題時首先查找一下我們自己出了甚麼問題,再觀察設備。也就是說,要轉變人的觀念,因為表面上看到的問題又是實實在在的技術問題,如果我們一味的陷在人中的技術問題去解決,往往會花掉很多的人力、物力和財力還不一定能做好。有些同修動手能力很強,設備一出現問題就動手拆卸,往往一台新機子沒折騰多久就報廢了,浪費了資源,更重要的是:該我們從中昇華的我們沒有提高上來,失去了一次一次提高的機會。設備的狀態就是我們自身狀態的反映,我們自身的狀態好,設備一般情況下都非常聽話,因為它們不是一般的生命,它們是我們的法器,是超常的。這方面的例子很多,下面就自己的經歷略舉一二。

記的去年,一位同修的筆記本電腦出了問題,有一位同修去看了,弄了半天也還是老樣子,之後告訴了我。我去後也是按照常理,進行了殺毒、殺木馬、鏡像恢復等一系列的處理後,結果運行速度還是那樣的緩慢。這時,我才想起來和同修交流,認為這不是技術問題。這位同修是位老年同修,在和他交流的過程中,我問他這段時間都動過些甚麼念頭?這時他回憶起來了,他說:前些天他對這部電腦有點嫌棄,想買台新的。我說:對了!問題就出在這兒,因為電腦也是生命,我們周圍的任何物體都是生命,我們的喜怒哀樂它們全部都能感受,當我們在不喜歡它們的時候,它們是非常難受的,就好比是誰討厭我們是一樣的,如果我們真正把它們當作生命,我們就不會隨便去發洩我們的感情。通過交流,同修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之後再開啟電腦,一切恢復正常,它又那樣歡快的工作起來了。

也是去年的事,我們這裏有兩位女同修共用的筆記本電腦上網下載的速度慢的出奇,且很多時候下載到百分之幾十就自動消失,這種狀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去看後仍然是那樣,殺不到毒,這時首先想到的是系統出了甚麼問題,於是背回家想重裝系統,結果背到我住的地方一試,完全正常,而且速度非常的快。於是我把同修叫到我住的地方叫她自己試,也是正常。我告訴她這是人的問題,不是機子的問題,叫她回去好好找找原因。

結果她拿回去後又成了那樣,這樣反覆了兩次,還是不正常,我們搞的筋疲力盡,最後決定把有類似問題的同修找來開個小型的法會。在法會上,大家的心態都比較正,在這種正的能量場的作用下,此二位同修把自己長期以來悶在心裏的對對方的怨氣全部說出來了。因為這二位同修性格差異很大,一個外向,一個內向;外向的同修從不顧及別人的感受,有甚麼想法就說,也不考慮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內向的同修受了委屈也不吱聲,悶在心裏不說在那兒記住,這樣時間一長,兩個人之間的間隔越來越大,反映到設備上出的問題就非常離奇。

我從此事中也找到了我自己那種不負責任的心,沒有真正設身處地的為同修著想。一句話:是你們的心性問題,向內找。就與自己無關了,想來自己是多麼的不負責任呀!這難道不是我自己的心性問題嗎?她的事就是你的事,體現在甚麼地方?沒有真正把事做好的誠意,當我們都發自內心的找自己的時候,設備的問題也解決了。

所以在此提醒資料點的同修及技術同修,當我們遇到問題的時候一定要靜下心來查找一下自己是哪裏出現了問題?如果沒找到心性問題,可能解決了一個問題又會有新的問題出現,因為邪惡隨時都虎視眈眈的看著我們,它會變著花樣鑽我們的漏洞,而只有當我們真正向內找,找到自己的問題並歸正的時候,邪惡也就無空可鑽了。因為我們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與我們的修煉息息相關,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

農村同修在實踐中證實大法的神奇

在中國,農村同修佔的比例還不小,農村同修特別是在農忙時,很多同修不要說講真相,就是基本的學法、煉功、發正念都保證不了。

我經常接觸一些農村同修,其中有些同修法理上比較清晰,時常用大法的法理來指導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展現出了很多大法的神跡。

我認識一位農村女同修,給我講了她很多親身經歷的神跡,在此寫出來希望對同修有一定的啟發。

有一次,正值農村種早市菜的季節,這位同修的苦瓜籽已經種下去開始長苗了,此時恰好該同修有很重要的大法的事情需要她去辦,這樣以來可能要耽誤好幾天的時間,若在正常的情況下,幾天下來,瓜苗得長多高呀!會超過最佳栽種時間,怎麼辦呢?同修想到了師父,請師父幫助,讓瓜苗不要長高,等她把事情辦完了再長。憑著對師對法的堅信,該同修辦事去了。等她回來後一看,瓜苗真的沒長高,等她回來之後,那些瓜苗唰唰唰一下子長到了需要的高度,一點也沒有影響到生產。

還有一次,這位同修家的飲水乾了,同修是從山上引水來喝的,按往年的情況,是不會沒有水的,往年,即使鄰居家沒水喝,她家都有水;今年,鄰居家有水,她家卻沒有水了。她丈夫(也是同修)就打算著怎樣從新修整一下,這樣會花掉很多的人力、物力和財力,而且會耽誤很多「做三件事」的時間,同修意識到這是邪惡在干擾,在幹壞事,妄圖干擾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於是她告訴丈夫,這是邪惡在干擾,我們決不能承認這種迫害加干擾,全盤否定。於是她發正念,任何生命都不要參與干擾和迫害大法弟子證實法,擺放好自己在正法中的位置,把水送來。果不其然,第二天早上,水就嘩嘩嘩的流過來了,這件事對丈夫和兒子的震動很大,展現了大法的神奇,更加堅定了他們對法的堅信。

資料點遍地開花展現大法的超常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資料點由大逐漸化小,轉向了家庭化,逐步實現了遍地開花。在遍地開花的過程中,展現出了很多大法超常的現象。

在我所接觸的資料點的同修中,有很大一部份是老年大法弟子,這部份同修中又有很大一部份是沒啥文化的,有些連二十六個字母都認不到,更談不上有電腦基礎知識了。這部份同修有農村的、城市的,各行各業都有,他們看起來很不起眼,但在證實大法的過程中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其實這也是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因為大法是超常的,甚麼神跡都可能創造出來,只要大法弟子是站在法上。

當然老年同修學電腦,比起年輕同修來表面上看是相對難一些,也要克服不少困難,同時也要去掉怕學不會的心。往往剛開始學的時候,邪惡會給我們設置很多的障礙,讓你覺的自己笨,學不會,時時反映出讓你放棄,甚至一頭霧水。在這時就是看你想學會的心堅不堅定,你說:我必須學會,甚麼困難都擋不住,那很快這種狀態就過去了,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教導我們的:「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這過程中,不管是教的同修還是學的同修都有很多要去的心,因為這是修煉,而不是常人的工作。比如:教的同修在自己同樣的步驟反覆很多遍後,學的同修還是搞不懂之下就可能冒出著急的心、難忍耐的心、抱怨的心……往往在這個時候說話的語氣和聲調都非常的不同尋常,此時學的同修也可能冒出面子心、不懂裝懂的心、怕心,各種複雜的感情交織在一起,失去了自信,如:不停的說自己笨等等……

其實,在教與學的過程中,教的同修的心態、教學的方法以及為他人著想的心對學的同修學的快慢起著關鍵的作用。在這方面,在實踐中,我積累了一些經驗在此與同修分享。

對於剛學電腦的同修,特別是老年同修,一般來說障礙相對大一些,而且反應也不怎麼快,這時要不斷的給予鼓勵,要多讓他們想自己是個偉大的大法弟子,是超常人,而不是一個老頭子、老太婆,是光燄無際的偉大的神,而且師父的法身時時在我們身邊。這樣他們就會在學的過程中不斷的樹立信心,堅定正念,不斷的有勇氣去克服以後遇到的一系列的困難。

如果此時教的同修表現出很不耐煩,或唉聲嘆氣等不正確狀態,學的同修就會感到很大的壓力,甚至失去學會的信心。

記的有一位老年女同修給我講了一件事情。一天,這位老年同修(該同修已經能獨立上網、下載、打印等一系列的事情好幾年了)請一位電腦高手同修給她調試電腦,順便教她一些東西。這位高手同修在教的過程中認為非常簡單的問題這位老年同修反覆多次都沒做好,以致這位高手同修就很不耐煩了,表情和語氣表現出來就令學的同修非常緊張。教的同修越唉聲嘆氣,學的同修就緊張,最後到緊張的腦子一片空白,甚麼都記不起來了。好在這位老年同修當時一下子清醒了,心裏想:我為甚麼要怕他呢?我不但不能怕他,我還要給他指出他的問題。這時,這位老年同修用比較智慧和平和的心態向這位同修講述了自己做這件事情的不容易:她每天要做好家務、要帶孫子、還要煮飯……當高手同修聽了老年同修講出自己的不容易後,理解了,從新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教會了同修。

所以,教的同修必須時時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時常說一些鼓勵的話,如:不怕的,再做一次就會好、你看比起昨天來你又會了很多等等。

另外,做好詳細的筆記也是非常關鍵的,做筆記一般由教的同修來做(因為學的同修剛開始沒有經驗,不知道怎麼做好),要做到儘量的詳細、準確,左鍵、右鍵;單擊、雙擊;擊的地方(上、下、左、右、左下、右下、左上、右上)儘量作出準確的定位,這樣學的同修不至於操作一步都要花很多的時間去尋找要按的按鈕在甚麼地方,相對來說,節約了時間,提高了效率。筆記做好後,在教的過程中還要不斷的完善補充,直到力所能及的全面之後再根據本同修本機的情況作出詳實的教學步驟,配之以適當的圖標、形像的標識、不同的顏色、線條以及儘量形像生動的比喻,之後再編排並打印成冊。這樣打印出來的效果就比手寫體效果要好很多,同修再根據打印出來的冊子反覆對照操作。

往往一個同修剛開始學時筆記一般要整理兩三次才比較完善,因為很多我們認為非常簡單的步驟對他們來說都是非常複雜的,所以就需要教的同修時常要站在對方的角度來看他們的接受能力,隨時作出相應的調整,因為往往差一步都會使他們茫然不知所措。

初學的同修在操作的過程中往往會遇到很多筆記上沒有的問題,在教的同修不在時也不要害怕,實在不行了,關掉所有的步驟從頭再來,同時也要時常想到師父,請師父幫助,往往這時神跡就會出現。

當然,在此過程中會修去我們很多的執著心,以前一聽到叫我去教誰學電腦,我的第一念反映出來的就是:甚麼時候才能教的會哦。在經歷了幾年的磨煉後,很多心是在實踐中被磨去了,現在逐漸的成熟起來,只要有同修學,我就願意教,哪怕他只滿足他一個人看,我都覺的同修了不起。心裏想:如果每個同修都有這個願望,每個同修都能成為一個獨立的點,我個人認為:那不就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最後使上萬條脈連成一片,達到一種無脈無穴的境地,整個身體連成一片,這是通脈最終達到的目地。」如果真能這樣,那不就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邪惡還有甚麼藉口來破壞我們的資料點,資料點的同修又怎麼會受到這麼嚴重的迫害呢?

記的前幾年一位同修的交流文章中講的一件事,給我的印象很深刻,文中說:大陸一地的邪惡妄圖在當地大法弟子中尋找資料點,當地同修知道消息後,大家互相交流,整體配合:就是不管是有能力與沒能力的同修都想方設法的買了電腦放在家裏,看你邪惡還有甚麼招,結果邪惡無從下手,此事不了了之。

就這樣,很多在常人眼裏看來是難以想像的事情,在大法弟子中做出來了,一朵朵的小花就這樣默默無聞的開放在中國大陸的各個角落,綻放著燦爛的光芒,解體著邪惡,救度著眾生。這就是大法的神奇之所在,大法是超常的,無所不能。大法弟子就這樣在實踐中不斷的同化著宇宙特性「真、善、忍」,逐步達到返本歸真,直至全部同化大法,達到新宇宙的標準。

個人所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