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好自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小弟子。通過學法,我明白了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重要性,於是我在學校裏給我的同學講真相,但是後來我忽視了發正念,所以被邪惡鑽了空子。學校老師找我,說我問題很嚴重,要花時間大力「開導開導」我。隨後,班主任就把我帶到辦公室,同另外兩個老師一起做我的思想工作。我不聽,並將「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告訴他們:王進東的臉被燒壞了,可是他的頭髮卻沒有燒掉;褲子被燒毀,可是兩腿間夾的汽油瓶卻沒有變形……

老師們說不過我,班主任又把我帶到了書記室。惡黨書記威脅恐嚇,我發正念,她就不那麼囂張了。惡黨書記又叫來我父親(未修煉),給我施加壓力,我也沒有動搖。

──本文作者

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名小弟子,借大陸第五屆書面心得交流會之際,把我修煉的歷程向師父、向各位同修彙報一下。

配合

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小弟子,那時跟我母親(同修)一起學法,並一起按照要求為大法書改字。由於學法不深,對於修心還不太明白。《九評》發表後,我就看了一遍,又配合母親製作、發放《九評》和其他真相資料。發真相資料的時候,我跟在母親後面,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清除我們周圍的邪惡因素。

有一次晚上,我們將一本小冊子塞到別人家的門把手上,誰知我們一走,裏面的大狗就叫了起來。我們沒有理睬它,繼續向前走,發放資料。當我們原路返回時,發現那裏突然出現了一個人,那人看著我們,手裏拿著資料,問:「這是不是你們發的?」我心裏先是一驚,然後馬上平靜下來,穩下心發正念。那個人站在原來的位置,一動不動。

後來我們回到家中,母親又和我發正念清除那人背後的邪惡因素。在師父的保護下,甚麼事也沒有發生。

轉變

二零零五年,在母親的引導下,我見到了一個同修,跟我們切磋了怎麼同化法,怎麼修自己,使我漸漸明白了學法的重要性。我背師父的《洪吟》〈苦其心志〉,使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由於我從小嬌生慣養,吃不了苦,愛吃好的不愛吃差的,愛聽表揚不愛聽批評,一幹活就抻懶筋,煉功也少。

吃這麼點苦我就害怕,我怎麼修啊?通過學法我進一步明白了吃苦消業,從而轉化成德,德可以演化成功。師父還曾說過「因為修煉的理和人的理是反的」(《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所以吃一點苦是好事,而安逸、懶惰才是不好的。所以我要轉變怕吃苦的觀念。

昇華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重要性,於是我在學校裏給我的同學講真相,但是後來我忽視了發正念,所以被邪惡鑽了空子。學校老師找我,說我問題很嚴重,要花時間大力「開導開導」我。隨後,班主任就把我帶到辦公室,同另外兩個老師一起做我的思想工作。我不聽,並將「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告訴他們:王進東的臉被燒壞了,可是他的頭髮卻沒有燒掉;褲子被燒毀,可是兩腿間夾的汽油瓶卻沒有變形,王進東被稱為老學員,可是連基本的結印姿勢都不會做;劉思影被嚴重燒傷,按理說應該將燒傷部位暴露在無菌室內,但是她卻渾身上下纏上了紗布;劉思影的氣管被切開,但是卻能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清楚的說話……

我又告訴了他們藏字石的情況:在一個小村裏有一個二億七千萬年前的大石頭五百年前從山頂滑落下來,一分為二,高一米,長七米,上面寫有六個浮雕大字:「中國共產黨亡」,而且無人工雕琢的跡象。電視台也曾報導過,但只報導了前五個字。

老師們說不過我,班主任又把我帶到了書記室,惡黨書記威脅恐嚇,我發正念,她就不那麼囂張了。惡黨書記又叫來我父親(未修煉),給我施加壓力,我也沒有動搖。

後幾天我對他們連續找我的行為感到厭煩,產生了一種怕麻煩的心,又被鑽了空子。老師又找我,讓我不要在學校講真相,這回施的是軟招,我不耐煩了,「嗯嗯」的應付。當晚,我回到家中出現了病狀,發高燒。同修為我發正念。我夢到我拿著小棍子把放在破浴盆裏的小怪獸蛋全打破了,一個奇形怪狀的大怪物來了,我妥協退讓,被追到了陽台。當我發現再無退路時,我開始背水一戰,用織毛衣的大長針刺入大怪物的心臟,大怪物叫了幾聲便消失了。我醒來後,出了一身汗,發燒的症狀不見了。後來聽同修說,這是一個邪惡生命被清除了。邪惡因素被清除了,但這一關我過的不好,面對壓力沒有堂堂正正。

後來,母親讓我背了一段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有些學員哪一遇到麻煩事就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就不高興了。有些學員一遇到矛盾的衝突、感情的撞擊,就不高興了。那你還修不修啊?修煉的人是反過來看問題的,把這些魔難、痛苦都視為提高的好機會,都是好事,讓它多來、快來,自己好提高的快。有些修煉人就是往出推:你別來,來了就認為對自己有看法,就是不能叫別人說。你就是要好過一點,那是修煉嗎?那能修煉嗎?到今天這個觀念還不能轉過來,我這個當師父的都不知道你怎麼樣能夠走向圓滿。求安逸,求安逸那就求安逸吧,作為一個常人求安逸,師父甚麼話都不說,因為常人想求安逸也不能說人錯,因為人他就是在這樣的追求中生活,目前人類的社會就是這樣的。現在常人的事師父不想說甚麼。但是作為修煉的人,你們就不能這樣認識問題。」

我更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求安逸,那是常人的追求,安逸、平靜、幸福,那都是人追求的,修煉人不追求常人要追求的東西。安逸就是一個執著。帶著常人的心、常人的追求,做不好歷史賦予修煉人、賦予大法弟子的救度眾生、證實法的使命。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是一個修煉人,我不要任何常人的追求,我一定盡全力做的更好,完成使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層次有限,不正之處,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